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剖 100K

2018/5/26 — 6:22

每個人感受不同,但100K的長度確保跑者的心情經歷激烈起與跌。即使是頂尖跑者,100K賽程之中,同樣感受到有時自信爆棚,有時自我質疑。十小時以上與自己共處,做一件不容易的事,100K跑者的心情有如賽道的elevation chart 。我嘗試解剖100K的不同心理階段:

起點至20K:無敵

起步前是嘉年華會,跑界朋友聚集一起,談笑、聚舊、影相,把心情推向高點。比賽前積累的期待,在起步一刻爆發出來,跑者起步的感覺是無敵。這時候跑者最需要做的事,是抑制自己的高漲情緒。唯一的心理鬥爭(100K中將出現太多鬥爭),是說服自己100K沒有「袋住先」這回事,前段太快,非但不能幫助到餘下賽程,還會做成後段的痛苦。無論如何,這些屬於沒即時殺傷力的問題,精神爽利蓋過所有陰雲。

廣告

20K至40K:有點感覺

感覺是指身體有點感覺,跑了幾個小時,雖然已控制住速度,跑者開始感覺到自己在參與一場長途比賽。這時候所有事情算暢順,感覺良好,最重要食得飲得,賽前擔心的胃部功能,運作如常。不過,對腳有點感覺,跑者不肯對自己坦白,對腳這些感覺不算什麼,一陣沒事。一陣或者沒事,又或者將會發展為大件事。有點感覺,最好不多想,低着頭跑吧。從跑者外表察覺到的,笑容不見了,面容認真起來。

廣告

40K至50K:OK,我仍在跑

這時刻因人而異,對我來說,總是在40K至50K出現,有事發生了。可能是對鞋、件衫、小腿、膊頭,總之有個地方的不舒服,上升到不能不處理的地步。為何在40K至50K出現?因為跑者開始在心算,還有半程,這些不舒服不能不正視。「還有半程」這四個字很響亮,只過一半,已經是這樣,我應怎辦?所有之前不想或不屑正視的問題,此時全部拿出來,老實地面對。

50K至60K:有可能完成嗎?

過了半程,一個不速之客駕臨,叫自我懷疑。這客人散發負能量,專門包拗頸,之前拒諸門外,但這時候大爺般在大廳中央。這是關鍵時刻,60K是很有趣的數字,因為餘下還有一個全馬的跑程,跑者在計數,以現在的狀況跑馬拉松,有可能嗎?腳底的不舒服已昂然成為水泡,跑者嘗試想像這個身世,站在全馬的起跑點....

60K至70K:今生今世不再食bar和gel

100K跑者最重要的身體部位,不是對腳,而是個胃。關於對腳的訓練通常充足,但個胃永遠像個謎,賽前沒法知道今日是好胃或衰胃出現。跑者這時候後悔仍有這麼多bar和gel,見到便眼冤,世上為何有這麼難食的食物,跑者向自己大聲發誓,從今以後,不再食bar和gel。

70K至90K:點解

跑者的感受,正式由享受變成捱。然而,接近尾聲,這時候退出不可能,兵來將擋,用盡方法處理身體各種不妥。周身有問題,但身體像機械人咬實牙關,向前行,突然間,腦裏泛起這問題:點解?點解要折磨自己?有咁多嘢好玩,點解玩100K?自我懷疑不再客氣,升華為自我責備。好辛苦、好痛、好眼瞓,對自己的唯一說話,是破口大駡,如果世上有喪屍,個樣應該跟自己差不多。

90K至99K:I don’t care

仲有10K,點都捱到終點,但真係好辛苦,安多芬,你去咗邊?跑者在夢遊,知道終點在望,但跑極都觸摸不到。這時候唯一安慰,是四周圍的人的狀態,跟自己差不多。想着的,是可以瞓一覺,可以吃真正食物。

99K至100K:Yeah!

聽到終點的人聲和音樂聲,100K我愛你,太愛你!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