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護膝下的脈搏奔流

2018/9/25 — 22:00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有讀者問,他早前十字靭帶受傷,自此跟據治療師指示在康復後穿護膝打籃球,但自從有天偷偷摘掉然後在練習後無任何痛楚,就沒有乖乖地繼續戴下去。他問,護膝應否長戴?應戴而沒有戴的話,會否不自覺地傷害關節及其軟組織?長戴的話,肌肉會否造成依賴?

有無發現,這條問題很有問題?有近視的,不會再想日後會否有機會可以戒掉眼鏡;有扁平足足底筋膜炎的,也不會量身造好鞋墊後問何時可以戒掉它來跑步。為甚麼大家一直似為護膝是可以戒掉甚至必須戒掉?要講的話,要由媽媽的那遠紅外線護膝講起。

中醫有理論說,膝痛是氣血阻滯、經脈不通,所以除了開藥推拿針灸外,任何可以發熱的東西都可以成為輔助治療。所以,在國貨公司旁邊夜冷店的磁石遠紅外線護膝,成為了一眾師奶的恩物。你問,這樣的東西套上膝蓋管用嗎?各位媽媽或許會給孩子不同答案。但肯定的,我們不會相信護膝的磁石和不知從哪兒射出來的遠紅外線可以令膝蓋已經退化的軟骨可以補完。

廣告

調查發現,不同物料造的護膝,都不能提高膝關節的表皮及內在溫度,止痛的效果也似乎和發熱這回事沒甚關係。毋論是是直筒將膝蓋壓向和大腿股骨在較貼近位置,還是有將「菠蘿蓋」套牢的裝置,要將之向內推的矯正,也好像和止痛的成功率沒有太大關係。沒有寫包單的治療方法,買護膝的錢,成了真愛的賭注。

外國曾經推出過要量身訂造的股脛骨外翻護膝,研究證實可以在四星期改善生活功能,例如走路或上落樓梯的能力,亦明顯有止痛效果,但花多了的錢,療效未必和「笠」上去的成比例,更有血管栓塞、皮膚刮傷、關節不適等副作用,所以最後都沒有在醫護人員間流行起來。

廣告

而前十字靭帶損傷的護膝主要分術後護膝和沒做手術的運動護膝。通常當前十字靭帶受傷,由運動員變成一名病人,無助的感覺只好乖乖聽醫生指示在術後戴上支架式護膝,由兩星期到八星期不等。諷刺的是,有物理治療師研究發現,短期來說戴上護膝反而會影響消腫及減緩四頭肌的增生,但長遠對功能、活動幅度、彈跳力等康復指標影響不大,所以現時也有零星骨科醫生毋需為術後病人配上護膝,只要求病人撐拐杖,這也和醫生對自己刀功有無信心沒有甚麼關係。當骨科醫生容許物理治療師自行決定病人是否可以拆掉護膝,通常是看步履是否能達致平衡。若體感恢復較慢,肌肉控制可以在步伐反映出來,如果一拆開護膝就一拐一拐的,擔心的通常不是病人看完治療後在地下鐵碰著她,靭帶應聲再斷一次,而是步態的偏差會衍生前膝痛或加劇膝關節退化。

而在運動期間戴的護膝,主要是改變膝關節的週邊肌肉在不同功能的持份。前十字靭帶受傷已證明和大腿膕繩肌力不足、內側四頭肌在著地一刻的遲緩收縮有關。而現時由醫護人員處方的護膝的確可以在短時間改善這些問題,但暫時沒有研究去證明使用一定時間,改變肌肉控制的效果能否持續下去,亦沒有研究去探討術後有無戴護膝的關節退化狀況。而不一的長期效果,現時也沒有研究去探討是用家的肌肉控制已經在戒掉護膝的狀況下已永久改善,還是護膝經年使用後在配戴因彈性損耗,令往膝關節壓力減少有關。

所以,關於護膝要留意:

  1. 護膝或有止痛效果,但成效不一。療效和關節血液循環、溫度、結構改正和退化速度沒有直接關係。
  2. 特定為某種膝關節病症而設的護膝可以在短時間內改變肌肉控制,達到止痛和恢復功能效果,但長遠會否造成依賴,又或者可以患者可以自行相應控制該肌肉再戒掉護膝,暫未有科學實證。
  3. 運動員間傳聞的專家之言,原來都可以沒有科學根據。而專家敢向大眾講沒有科學根據的建議,是因為他們深信這是經專業訓練出來的常識。這世代看面書太多的話,就會發現常識比科學根據更罕有。

至於讀者問題,做運動沒有痛楚,不代表落地動作無存在前十字靭帶再受傷的風險因素,例如盆骨歪斜或膝關節外翻問題,還是給專業人員做個脫掉護膝後的風險評估吧!那日後就可和心愛籃球愛多千遍萬遍了。

延伸閱讀:點解鞋墊(唔) work

參考文獻:

  1. Beaudreuil, J. (2017). Orthoses for osteoarthritis: A narrative review. Annals of Physical and Rehabilitation Medicine Volume 60, Issue 2, 2017, Pages 102-106. doi: 10.1016/j.rehab.2016.10.005
  2. Beaudreuil, J., Bendaya, S., Faucher, M. & et al. (2009).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for rest orthosis, knee sleeves, and unloading knee braces in knee osteoarthritis, Joint Bone Spine Volume 76, Issue 6, 2009, Pages 629-636. doi: 10.1016/j.jbspin.2009.02.002
  3. Coudeyre, E., Nguyen, C., Chabaud, A. & et al. (2018). A decision-making tool to prescribe knee orthoses in daily practice for patients with osteoarthritis. Annals of Physical and Rehabilitation Medicine Volume 61, Issue 2, Pages 92-98. doi: 10.1016/j.rehab.2018.01.001
  4. Hunter, D.J., Harvey, W., Gross, K.D. & et al. (2011). A randomized trial of patellofemoral bracing for treatment of patellofemoral osteoarthritis. Osteoarthritis and Carvtilage Volume 19, Issue 7, 2011, Pages 792-800. doi: 10.1016/j.joca.2010.12.010
  5. Ornetti, P., Fortunet, C, . Morisset, C. & et al. (2015). Clinical effectiveness and safety of a distraction-rotation knee brace for medial knee osteoarthritis. Annals of Physical and Rehabilitation Medicine Volume 58, Issue 3, Pages 126-131. doi: 10.1016/j.rehab.2015.03.004
  6. Smith, J., Malanga, G.A., Yu, B., An, K-N. (2003). Effects of functional knee bracing on muscle-firing patterns about the chronic anterior cruciate ligament-deficient knee. Arch Phys Med Rehabil 2003;84:1680–6. doi: 10.1053/S0003-9993(03)00280-6
  7. Smith, T.O. & Davies, L. (2008). A systematic review of bracing following reconstruction of the anterior cruciate ligament. Physiotherapy Volume 94, Issue 1, 2008, Pages 1-10. doi: 10.1016/j.physio.2007.04.007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