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進神醫的世界,禾花治究竟是何方神聖?

2015/4/22 — 13:48

禾花治已經為拜仁工作了超過30年。

禾花治已經為拜仁工作了超過30年。

早前,拜仁慕尼黑隊醫禾花治請辭,引起球壇及體壇一陣哄動。因為禾花治並非一名尋常的隊醫,他絕對稱得上為體壇第一名醫。行醫數十年,他的醫術別具一格,雖然引起業內爭議,但他享負盛名,不少運動員都慕名求醫。

禾花治全名Hans-Wilhelm Müller-Wohlfahrt,其姓氏Wohlfahrt在德文的意思是福利。如他的名字,他的出現,實乃當代運動員之福。禾花治生於1942年,1977年加入拜仁慕尼黑,開展他的神醫之路。一代德國名將如碧根鮑華、梅拿、路明尼加等都是禾花治的病人,這些球員都對他讚口不絕。在1996年,他還兼任德國國家隊隊醫。

廣告

禾花治的名聲並非一朝得來,而是經過年月的累積,口耳相傳,他的大名漸漸由德國傳到歐洲,再傳到世界;由拜仁傳到球壇,再傳到整個體壇。馬圖斯、波歷克、奧雲、朗拿度、謝拉特以及一班現役的拜仁及德國球員都曾向他求醫,而鮑維、保特、格連、基爾等多位響噹噹的田徑名將,都曾造訪禾花治的診療所,慕名求醫的還有NBA的籃球之神米高佐敦、法國中鋒諾亞,網球壇的碧加、梅利等。

在云云星級病人之中,就以牙買加「飛人」保特成就最高,連續兩屆奧運奪得男子100米、200米及4乘100米接力金牌。在2012年的倫敦奧運後,保特感謝禾花治的悉心治理,「他是世界上最好的醫生,是最偉大的醫生。」倫敦奧運在2012年8月舉行,但保特6月受傷患困擾,他決定立刻飛到慕尼黑夫禾花治。

廣告

保特說:「在檢查中,他仔細看的肌肉,進行他的治療,之後他告訴我:『保特,不用擔心,你會成為傳奇。你回去,繼續訓練就可以。』他不但是醫生,他還會帶我去吃晚飯,照顧我的所需,就算周末都不例外,前往醫治我,確保我無大礙。我要感謝他為我所做的一切。」最後,保持健康地出戰奧運,贏了3枚金牌。

禾花治不但是保特的醫生,還是他的伯樂。保特續說:「我有今日成就,他有很大的功勞。當我18歲時,教練就帶我去見他。」禾花治說:「那時候,保特還是寂寂無名,他的教練帶保特來,問我值不值得訓練這個年輕人,他不肯定保特能否承受艱辛刻苦的訓練。」

禾花治續說:「我告訴他,只要保特做某些訓練,他就可以,會成功的。他們聽我的說話去做,保特取得成功,而且越來越成功。昨日,保特才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的訓練,我們一直保持聯絡。」全靠禾花治當日慧眼識英雄,才有今日的短跑世界第一的保特。

2009年,田徑世錦賽在德國柏林舉行,很多運動員都趁機到慕尼黑找神醫,還出現過一幕有趣的場景,保特及基爾兩大短跑手竟然齊齊坐在禾花治的診所,等待治理。禾花治透露,不只是保特及基爾,當屆世錦賽男子100米決賽的8位參賽者中,有5位都是他的病人。

英國長跑手拉迪莉菲是女子馬拉松世界紀錄保持者,大概20年前,她在約20歲時,就曾經因足部骨裂向禾花治求醫,之後就成為禾花治的忠實支持者。近年她每隔幾個月就會到禾花治的診所檢查,「我看了禾花治很多年,他知道檢查甚麼地方。很多田徑運動員都認識他,並且信任他。」

受過神醫恩惠的還有西班牙高爾夫球手奧拿薩巴,他是1994年的大師賽冠軍,前途無可限量,但他在1996年足部受傷,職業生涯差點完結。他說:「我連行都行不到,這是我人生的低谷。」他看過幾名醫生,他聽醫生所講,休息、食藥、接受治療,還有保持耐性,但等了又等,經過大半年,他的腳傷仍然沒有好轉。

在9月,他決定到德國找禾花治。經過半年的治療及康復療程,到1997月的2月底,奧拿薩巴復出,參加了杜拜的比賽,最終得到第12名。1999年,奧拿薩巴再次奪得大師賽冠軍。奧拿薩巴的同胞球手荷斯比特感嘆:「我們都以為他無可能再回到高爾夫球的世界,甚至可能終生坐輪椅,但他回來了,大家都很驚喜。」

在去年的巴西世界盃前夕,禾花治牽涉列貝利受傷的爭議中,但他獲得列貝利的全力支持。在6月初,列貝利因背傷加劇,無奈地退出國家隊,法國隊醫指禾花治在季尾判斷出錯,迫列貝利倉促復出,導致傷上加傷。列貝利就反擊隊醫,指法國國家隊不肯放人、讓他回到德國接受禾花治的治理。禾花治都公開表示,只要法國肯讓他醫列貝利,後者很可能參加世界盃。

列貝利說:「我在拜仁7年了,禾花治醫生為我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我完全信任他。我不怕打針,說我怕打針而拒絕治療的講法大錯特錯,法國隊醫想給我注射一種激素,我知道這種東西對我職業生涯沒有好處。雖然我很想踢世界盃,但我更要為長遠考慮。」問到接受禾花治治療的話,能否趕及參加世界盃,「我真的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我在慕尼黑完成他的療程後,我一定會健健康康。」

要數神醫禾花治的威水史,多幾千字都講不完,例如碧加、基爾、洛賓等運動員都曾經讚賞過禾花治的醫術。不過,神醫之所以為神醫,正因為他的療法與普遍醫生不同。

有記者曾見證禾花治如何治療英國長跑手拉迪莉菲。拉迪莉菲躺在床上,醫生就用針刺向她的皮膚,這些針有兩至3吋長,刺入後,就將一些自然潤滑劑、透明質酸及藥物注射入去。禾花治在拉迪莉菲的腰打了14針,還有兩枝打進她的右髖關節,另有4支就打進她的左腳。


禾花治為病人治療。

禾花治為病人治療。

禾花治不喜歡叫人做手術,而喜歡在病人的肌肉及關節中注射一種叫Actovegin的藥物,促進新陳代謝。Actovegin由小牛的血液中提煉而成,可以加強組織吸收養分的能力,提升新陳代謝,加快傷勢復元。問到禾花治常不常用Actovegin,他說:「幾乎每個病人都會用。」除了Actovegin外,禾花治都喜歡使用各種以動植物提煉而成的藥物。

禾花治使用Actovegin數十年,「我認為這是地球上其中一種最好的藥物。我用它幫了很多人,此藥應該更廣泛使用。不但是肌肉受傷,肌肉痙攣也可以用,例如你頸部痙攣導致頭痛,我幫你在肌肉打Actovegin後,就不會再頭痛。Actovegin可以加速新陳代謝,增強血液循環,給予肌肉更多能量及較好的復元。」

不過,北美一直禁止Actovegin,甚至有位醫生因攜帶Actovegin進入加拿大而被捕入獄。國際反禁藥機構亦一直有留意這種藥物,覺得Actovegin或含有禁藥的成分。禾花治說:「那些組織會保留運動員的尿液樣本很多年,如果他們日後有技術驗到我用了禁藥,我無話可說。」雖然醫學界對此藥有爭議,但禾花治以數十年的臨床經驗證明,Actovegin的確幫到他的病人。

在3年前的訪問中,禾花治還大談他的醫術。在球場上,他透過捉摸,就可以判斷出球員的傷勢。他說:「我首先用一兩隻手指感受一下肌肉緊繃的程度,然後我慢慢地打直摸一摸肌肉,再打橫地摸一遍。球員會告訴我哪個地方更疼。然後我找到受傷肌肉的中心,這裡就需要高度的集中了:我探入到肌肉內部,逐個檢查你會在解剖學上看到的那些精細構造,看是否能摸到出問題的地方。」

「肌肉表面被一層薄且光滑的筋膜包住,如果我摸上去感到筋膜破裂,那就是肌肉纖維撕裂了,可能是一小束, 也可能是一大塊。假如筋膜表面手感光滑,但明顯特別緊繃,那就是遇上了肌肉硬化。如果肌肉繼續受力,可能就會受傷。」

「如果我感受到有少部分液體積聚在肌肉表面,這可能超出普通人能理解的知識範圍,感受起來像打了肥皂那樣滑動,甚至是厚厚的一層積液在筋膜和肌肉之間。再仔細一看,肌肉出現水腫和泛白, 那我就知道,肌肉的神經受損,因此無法維持正常的鬆緊和彈性。」筆者都沒有足夠知識判斷他說了甚麼,只能按翻譯文章原文照錄,但感覺他很厲害的。

禾花治表示,用手指在幾秒鐘判斷肌肉傷勢,這並非一項神技,是他勤加苦練以及多年經驗積累的成果。「我摸過不下數千次的正常肌肉,知道他們健康的時候摸起來是什麼感覺,並將其牢記在心。我診斷過三萬五千次肌肉損傷,這些(不正常肌肉的狀況)我也都記在腦海裡。這些記憶就像幻燈片一樣可以隨時播放。」


禾花治與他的兩位助手,分別是Lutz Hansel及Peter Ueblacker,兩人都一同辭任拜仁隊醫。

禾花治與他的兩位助手,分別是Lutz Hansel及Peter Ueblacker,兩人都一同辭任拜仁隊醫。


辭職的還有左邊那位,禾花治的兒子Kilian。

辭職的還有左邊那位,禾花治的兒子Kilian。

有醫學界人仕批評過禾花治只顧開診所賺錢,而沒有將他的療法以科學化的方式傳揚開去。禾花治反擊這些批評,「有人說我不做科研,不去用科學證明我的醫術,但我沒有時間去做。我所做的一切,全部建基於經驗,我所說的是實戰的醫學,而非甚麼理論。一直以來,我的目標是幫病人,而非搞科研,我有很多病人需要我,你可以見到他們一個接一個來找我,我要盡力去幫助他們。」

「的確,因為工作忙,我過去沒有很多時間教人,但由現在起,我會視傳揚醫術為我的目標,我希望將我的知識傳授給更多的人。在我退下來之前,我要確保有足夠的年輕人繼承我,去做我一直以來所做的事。」近幾年,禾花治的診所就多了3名年輕的醫生,其中一人就是他的兒子。由於診所多了人幫手,他還可以抽時間著書,以及出席研討會。

雖然禾花治外表很年輕,就像50歲的中年人,但其實他已經72歲了,就算今次不辭職,相信他都不會留任太久。如今,禾花治的團隊離開拜仁,絕對是拜仁的損失,但換個角度去看,這名神醫未來將會騰出更多的時間,可以寫多幾本書、講多幾場講座、教多幾個徒弟,也是運動醫學界之福。

 

參考資料:
The doctor they call 'Healing Hans'
Healing Hans, the celebrities' favourite doctor
Usain Bolt Credits Bayern Munich Doctor Hans Wilhelm Müller-Wohlfahrt for Olympic Success
[翻译]沃尔法特神医专访:我这35年——摸骨秘籍和养生大法

 

原刊於足球群英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