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步是關於失敗

2016/6/25 — 9:00

多倫多藍鳥隊(Toronto Blue Jays Facebook)圖片

多倫多藍鳥隊(Toronto Blue Jays Facebook)圖片

在多倫多生活的日子,我迷上了美國職業棒球,90年代適逢多倫多藍鳥隊處空前(至今絕後)盛世,親眼目睹勇奪兩次世界冠軍,畢生難忘 。職棒球季約半年,打162場,差不多日日有比賽。入場、睇電視、聽收音機,連賽後球迷phone-in節目也不放過,我算是標準球迷。

棒球引入入勝的地方多不勝數,最扣人心弦是防守的投手和進攻的擊手之間的對峙,這對峙被認為所有運動中最考腦汁和最緊張刺激。擊手的打擊率 (batting average) 平均低於三成,整季賽事維持高於三成打擊率,算是好非常好的成績;最後一次有球員整季維持高於四成打擊率,發生在1941年。棒球是思考型運動,注重數據,勝負很多時是關於能否把握微少的優勢,打擊率是數據中重中之重。十次失敗七次,也算是成功,或者我們須細想失敗的定義。

跑步也是須要思考的運動,因為跑步也充滿失敗感覺。失敗似是必然的,每個跑者都經歷過,定下目標跑sub-4不代表跑到,即使幾個月來操練充足,做足教練吩咐的每一件事。如果跑步有「失敗率」這回事,或許未至棒球的七成,但我的感覺是約五成。換句話說,跑者有一半時間能夠做出心中所想,便應該心滿意足。跑步受心理影響,具體解釋是跑者怎樣處理失敗帶來的失望。

廣告

從棒球例子見到,衰七成已算成功,成敗得失不可一概而論。接觸過不少「前跑者」,不再跑的原因跟所謂失敗有關,例如不能突破成績、受傷患困擾等。不想接受失敗,不想面對失敗,是一道很大的負面力量。

然而,如果跑者重新為失敗作出定義,跑步的吸引力可能不一樣。關於失敗,我經驗豐富,有些看法,從過來人角度,所謂失敗的背面很可能是一片新天地。衰七成也算成功,告訴跑者,初期應定下合理目標。如果跑步目標變成棒球目標,衰五成已經大幅跑贏大市。閣下PB是4:15,即使下足苦功,不代表下場比賽可做到Sub-4,定下4:05目標或更好。我明白Sub-4是終極目標,不過之間加插中途站,可能是抵達終極目標的最佳方法。

廣告

跑者最脆弱的地方,是容易被捲入負面漩渦。跑者有很多時間需要跟自己相處,相處中難免跟自己說話,這些說話可以很負面,例如「我盡了力,就係做唔到」、「今日唔應該跑步」..... 跑步的失敗可以一浪接一浪,又可以失驚無神,又可以全無解釋。跑者腦海中不停分析失敗的由來,全是負面思維。今日跑得不好,可能有原因,對症下藥,下次改進;找不出原因的話,不要多想,騰出自信,相信下次又一條好漢。

跑者仍然覺得自己好失敗,我有一個建議:跟其他人傾下自己認為是問題的問題。我喜歡和家人傾,老婆不跑步,但她有耐性聽我解釋所謂問題,她插一兩句咀,講到大半,我自己找到問題的答案。跟小男孩傾更正,他說:「嘩,你可以不停跑5小時,好叻呀!」

跑步是關於失敗,關於跑者怎處理失敗,毋忘棒球,衰七成算成功。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