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跑步轉波

2015/1/18 — 10:35

學過揸棍波車,便會體驗過轉波的過程,具體理解波箱的齒輪組合與引擎輸出的關係。因應不同路面情況及速度要求,駕駛時需要轉波讓汽車能順暢地行走。轉波,就是用不同大小的齒輪配合引擎轉速,在速度與力度之間不斷調整,以取得汽車最佳的行走表現。

轉波是汽車為要適應環境而作出的機械調整,不轉波也可以持續行走,但會因運作效率低而導致額外的能量消耗,即是嘥油。跑馬拉松,是一場速度調整與能量分配的耐力運動,人體經歷大概三十公里走動後體力會急速下降,身體發出很多訊號令你渾身不自在。能準確處理這種叫停的訊號,是每位馬拉松跑手經驗與智慧的功夫。

除非是專業跑手,否則體能只屬一般水平如我,必會遇上30公里後的體力急降和它所帶來的一切困難。在種種身體叫停的噪音中,我認為大腿瀕臨抽筋邊緣的訊號最可怕。全馬來到中後段,跑手開始倒數距離,大腿在極限線上不停轉動,跑手通常不願在此停下休息。此時,它慢慢地從肌肉深處發出呼喚,如西伯利亞凍土下的一層毒氣,在無法停止的全球暖化之下,冰層陸續解封毒氣逐漸釋放,直到一發不可收拾的殘局最終出現。

廣告

5 前速波箱

跑馬拉松的難度不遜於毅行一百公里,跑山上上落落,不停轉換肌肉同時也提供了休息機會。跑全馬時雙腿不斷在重複動作,對某組肌肉的耐力要求甚至高於毅行水平。除非體能突飛猛進,要不然我只好嘗試學習調整,開發身體上新的動力來源,以轉換交替的方式,藉此延長跑步的耐力。

全馬的首個 10 公里,精力充沛心情興奮,通常不怎樣留意自己的跑姿。一股勁兒地跑,很容易單靠大腿肌肉來帶動前行,並且會以平日更快的速度完成10公里。帶著這良好感覺,我直奔下一個里程,大腿雖仍在努力轉動,腰部卻開始有點疲勞。用大腿肌肉跑,如開車用 1,2 波上高速公路,十多公里後我感覺一路不順。

廣告

為減少能量消耗,稍稍放鬆腰部肌肉,就如解開了鎖扣,讓上身自然向前傾一點,感覺到重心向臂部位置下移,雙腿的一開一合變得順暢自然,步伐驟然放鬆了。要刻意把重心放於下身,這調整動作很抽象,日常生活裡沒有這樣的需要,一切感覺很陌生,我像個幼兒在重新學走路,經過幾年全馬的摸索,始能掌握到重心轉移的技巧。 15 公里,踩下離合器,我轉入 3 波,跑上全馬的高速公路。

30 多公里,借用臂部的動力跑了十多公里,大腿沒有抽筋跡象,重心低雖然比較省力,但平日没有鍛練臂部肌肉,其耐力不足夠捱到終點。人窮智生,唯有再另找動力。有跑步高手談論過用腹部肌肉提腿的跑法,我一直無法掌握運用。直到有一次的寒跑練習,身體與冷風正面衝突,跑過五公里仍熱不了身,低溫中雙手努力擺動,強風裡收緊腹部肌肉,我只想拉闊一點步距,趕快跑多十公里完成了事。翌日,腹部下半的肌肉感到酸痛,腹部的動力就此於寒風中解開封印,意外地開發出第4波的動力,足夠支持從30多公里跑到全馬終點。

跑步轉波這個人比喻,在我的跑步歷程中,它實在地解決動力不足的問題,是一場有趣的身體探索旅程,而我肯定這是更多發現的開始。跑馬拉松仍想有突破,我看見有很多練習與進步的空間。

跑步,是否一種全身的運動,在乎能多善用自己的身體。一部靚車,波箱通常配置更多更精細的齒輪,令行車的表現更慳油更順?。至於我的第5波,暫時還未開發到,然而我對它會怎樣出現,感到無比的好奇和興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