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追女篇

2016/7/16 — 8:00

Nike facebook 圖片

Nike facebook 圖片

「好少見妳這時候跑,今日咁熱,打算跑幾多K?」

這句追女仔開場白不錯吧,這條路是我主場,有這樣質素的女跑者在這時段出現,我怎會走寶。這句話果然奏效,我們一路跑,一路傾偈,有伴陪跑,特別是這樣高質素的女伴,零捨醒神,今日真的很熱,但我如有神助。對頭的男跑者以羡慕的眼光望我們,準確一點,是以男仕一貫望女仔的眼神望她,然後以羡慕帶無奈的眼神望我。這一刻,我像在飛。

忍無可忍,我終於開聲:「這個速度對妳來說,是否太快? 」從呼吸聲清楚分辨到,她仍有大把貨,我則想死。今日起碼32度,濕度又高,兩個不同體能和狀態的人一齊跑,很快便出現差距。莫講話平日跑,即使比賽之中,我記不起曾經這樣用力,把自己推向極限。平日做不到或不願做,然而雄性動物為了在雌性動物面前扮威,原來可以去到這麼盡。她笑着說:「我都辛苦。」這女子真有品,她才剛開始出汗。

廣告

以上情節當然是我從朋友口中聽回來,我是有家室兼怕醜的跑者,怎會跟陌生女人搭訕。跑步其中一個樂趣,是可以跟不同人在不同地方一起跑。這些年,很多約會是在跑道上,邊跑邊吹水,不亦樂乎。大伙兒出外施行,一個指定活動是晨早跑步。然而,跟朋友一起跑是一回事,跑陌生異性一起跑卻是另一回事,男跑者為了炫耀自己的能力,做出不應做的事,應該是與生俱來的特質。

科學家當然有辦法證實。科學家要求一群年輕男性滑板者做出一連串動作,然後量度他們的腎上腺指數,實驗分開兩部分,一部分在一班男科學家面前,另一部分在一群外表吸引的年輕女性面前,然後比較結果。你已估到結果,滑板者在女性觀眾面前跌倒次數遠高於在男性觀眾面前,因為他們嘗試難度較高的動作。滑板者在半空中,那半秒腦裏決定是否去到盡,做出更危險的動作,這決定源自誰人在觀看。我相信沒有人懷疑這實驗結果的可信性。

廣告

滑板者事前不認識女性觀眾,事後也未必能有進一步發展,但在這情景下,就是會自自然然做出這種行為。跑道上遇到外表令人醒神的女跑者,即使不開口傾偈,也會跑快一點,目的是留下一刹那印象。這動作沒甚麼道理,因為回報渺茫至不可能,日後遇到不會記得,但跑快一點的決定是不需要理據的。例如實驗中的滑板者可能是曾經在滑板場上風光過的中年男人,久疏練習,時不與我,不過這一刻是屬於他們的,他們的實驗結果跟年輕男人一樣,理智和經驗告訴他們這動作不應做,事前他們或者也不打算做,但在半空中,他們腦海泛起二十年前的自己,和眼前的女性觀眾,死就死啦!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