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蕩無罪

2016/12/10 — 6: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其他人未必,不過跑者一定明白,跑步是消除煩惱的最佳方法。轉工定留低,不知怎抉擇,跑步吧;近期創意閉塞,個腦實哂,跑步吧;剛和老婆頂嘴,條氣唔順,跑步吧。一位跑者曾經認真的告訴我,跑步之後所有人生重要決定,都是跑完步之後決定。

跑步真的這麼厲害?我相信發生的事情是,跑友作出重要決定之前,其實考慮了很多因素,包括找朋友傾、自己做研究等,但只記住跑步之後煩惱盡消,把所有功勞歸於跑步。跑步的確有一種神奇力量,跑步時腦袋特別清晰,平日糾纏不清的困局,跑完步之後彷彿完全掌握問題所在。這些「Aha」時刻,跑友之間心照,試過太多次。

跑步之前腦交戰,跑步時問題開始變得清晰,跑完步之後大踏步作決定,這循環一再出現。跑步彷彿令跑者變成另一個人,一個決斷的人。跑步帶給跑者複雜的情感,不過有一項從未出現,至少在我身上,是後悔。周身痛,落雨,出門前有萬千猶豫,最後跑了,之後從未後悔,只怪自己怎可能存有懷疑。

廣告

科學家或者可提供線索,例如跑步令腦細胞更醒神,但跑者不需要科學證據,有些事情肯定出現過,具體過程不重要,而且不同科學家總有方法提出不同理論。跑者相信自己的感覺,不需要引經據典,或者專家意見跟自己感受有出入,都不重要,跑步是關於自己的事。

跑步能消除千年煩惱,我提出沒科學根據,但經過實戰證實的原因,關乎兩個字:「遊蕩」。遊蕩即是沒事前計劃,沒運作手冊,不含法則,漫無目的跑。我們活在一個太有規律的世界,每做一件事,先前要有準備,有三年計劃,事後檢討。開會前要先開會,「會前會」是為了真正開會時更有效率,但一個會變成兩個會,條數無人想計,你聽過腦震盪前的腦震盪嗎?我聽過。現代人生,是關於規劃、諮詢、檢討..... 遊蕩?遊蕩好似是一種罪行的名稱,差人拉的。

廣告

近年興起一種東西叫Mindfulness,用心和用身體關注每一件事,例如呼吸,四周氣味,每一個微小聲音,重點是活在當下。Mindfulness當然有好處,否則不會吸引這麼多信徒,但Mindfulness有時令人疲倦,因為專注是一件很用力的事。連呼吸也要專注,事無大小須觀察和分析,可以是一件令人洩氣的事。有時候我們只想相信心靈和身體自有方法照顧自己,其他的不想深究。有人認為Mindfulness的反義詞是Mindlessness,我叫遊蕩,每次跑步時都練習。

最懂得遊蕩和遊蕩得最過癮的時候,是一個人跑步。人家怎樣做是人家的事,我這樣呼吸是因為過去五十年,我都是這樣呼吸。我信發白日夢的思考過程是重要部分,我信遊蕩是創意泉源,好主意在最不經意的時刻出現。我們無時無刻在規劃人生,遊蕩是一種奢侈,所以我珍惜跑步的時間,可能是全日唯一「自決」時刻,我就是想發夢。遇到人生最重要的決定,我信遊蕩多過找專家分析,我的事情最專家是我。想十日和想十秒,決策的質素其實差不多。

腦𥚃面這個問題,跑完步之後,變得清晰,答案是No!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