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運動禁藥

2016/7/19 — 13:35

運動禁藥一直是體育界關注的一大焦點。

運動禁藥一直是體育界關注的一大焦點。

【文:史博仁;圖:BBC提供】

運動員在世界大賽奪獎是無上的光榮,但長年以來體育界使用運動禁藥的問題卻令這份光榮蒙上陰影。雖然現時國際體育界對打擊禁藥的態度堅定,但現行制度又是否能打擊運動員使用禁藥,成為有效而公平的「黃金鐵律」?

運動員在比賽中以藥物提升表現由來已久,早在二千五百年前的古希臘已有先例,但至二十世紀冷戰時期,此問題才引起公眾關注。因為東德及蘇聯為了展示國力而研發合成代謝類固醇,在田徑場、溜冰場等處處壓過其他國家。

廣告

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為國際體壇訂下嚴格的藥物檢測守則。

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為國際體壇訂下嚴格的藥物檢測守則。

廣告

曾任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主席、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的龐德指出:「一九八八年漢城奧運是我遇到的第一個難題,我的同鄉、加拿大田徑選手賓.莊遜的藥檢呈陽性反應,加拿大奧委會要求我為他辯護,最終奧委會亦沒有隱瞞任何藥檢結果,但使用禁藥的風氣卻未有被遏止。」

受藥檢監察的運動員需要每三個月詳盡列出每日的行程,讓WADA人員能突擊收集藥檢樣本。

受藥檢監察的運動員需要每三個月詳盡列出每日的行程,讓WADA人員能突擊收集藥檢樣本。

清白選手不平待遇

九十年代體育界使用禁藥的情況達至巔峰,單車界更是醜聞不斷,於是WADA定下目標,致力協調全球各地的反禁藥機構修例,制定世界反禁藥條例,並於2004年雅典奧運舉行前生效。但WADA規定參與藥檢的運動員必須遵守其嚴格的突擊藥檢制度──需要犠牲私隱,每三個月填寫日程表,詳細列出未來每日的活動,以便組織隨時派人抽檢。美國田徑選手多莉.寶兒透露:「只要反禁藥組織人員找上門收集藥檢樣本,我就必須與她們一同進入洗手間,讓她們見證我把自己的尿液倒進樣本收集器,再簽名確認。」 作為一位奧運級運動員,多莉‧寶兒只能選擇接受嚴苛的規管,或是不再參與競賽。

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WADA及USADA在反禁藥檢測中的結果,與專家估計的比例相差甚遠。

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WADA及USADA在反禁藥檢測中的結果,與專家估計的比例相差甚遠。

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是WADA的附屬機構,其行政總裁泰加特指出藥檢制度的目的是希望有阻嚇作用。美國鉛球選手亞當.尼爾遜指:「最初填寫日程表時我很興奮,認為此舉可捉拿違規的人,但後來覺得這些日程表很過份,運動員就像坐牢或假釋,需要報告二十四小時身在何處,如有藥檢人員不能到訪的情況,更要解釋原因。」

亞當.尼爾遜(左)在雅典奧運錯失金牌,事隔八年才證實當時奪金的烏克蘭選手曾服用禁藥。

亞當.尼爾遜(左)在雅典奧運錯失金牌,事隔八年才證實當時奪金的烏克蘭選手曾服用禁藥。

WADA的藥檢制度非常嚴緊,但成效存疑。亞當.尼爾遜在2004年雅典奧運,就因藥檢制度未能檢出其對手曾服用運動禁藥,而失落金牌,繼而失去大量支持其運動生涯的贊助。雖然八年後證明當日奪金的選手違規服用禁藥而被褫奪金牌,令尼爾遜補回失掉金牌的遺憾,但其運動生涯及人生已為此事付上巨大代價。

梅威瑟(左)與帕奎奧的拳賽藥檢只依合約進行,沒有按WADA的反禁藥條例進行。

梅威瑟(左)與帕奎奧的拳賽藥檢只依合約進行,沒有按WADA的反禁藥條例進行。

美國職業體壇很少採用WADA的反禁藥條例,不少職業運動聯盟都傾向透過集體談判達成藥物檢測政策,但WADA對集體談判不賣帳,而且又不願公開或解釋其藥物檢測背後的科學理念,所以各職業運動聯盟大多選擇自行制定藥物檢測政度。

職業拳擊界沒有統一的藥檢標準,對拳手的人身安全造成很大的威脅。

職業拳擊界沒有統一的藥檢標準,對拳手的人身安全造成很大的威脅。

專家指出,百分之十至二十的運動員有使用運動禁藥,但USADA的檢測結果卻顯示只有百分之一左右的違規個案,與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自行制定的藥物檢測結果相若,即使WADA將「治療用藥豁免」的個案計算在內,驗出的違規個案亦只有約百分之一點四,數據上的落差突顯出WADA的反禁藥政策嚴重失效。雖然單車界傳奇人物岩士唐的禁藥案,確立了USADA在藥檢界「超級警察」的地位,亦令該組織接到更多第三方檢測的工作,但這些「受僱工作」亦同時暴露了USADA的藥檢政策可以為生意作出讓步。

牙買加跑手近年揚威世界,但該國的藥檢系統卻跟不上發展。

牙買加跑手近年揚威世界,但該國的藥檢系統卻跟不上發展。

為公義仰或為交差?

禁藥檢測原意是維持公平的競爭環境,但反禁藥組織本身也不一定會按照WADA的反禁藥規條行事。在職業拳擊界,因禁藥會令拳手力量增強,加重對手受到的直接傷害,因此藥檢工作理應更加嚴格,但不少職業拳賽卻因各種利益關係未有遵從WADA的藥檢守則。如去年梅威瑟對帕奎奧的世紀大戰,USADA所做的藥檢就沒有跟從WADA的條例,反而按照與拳賽舉辦機構所定的合約條款進行。在其他賽事,USADA甚至沒有向相關州份的拳擊委員會上報呈陽性反應的拳手藥檢報告,如此充滿利益衝突的檢測,目的何在?

學界運動員使用止痛藥的情況非常普遍。本來前途無限的學界美式足球員岩斯特因大學隊醫長期為他注射強力止痛藥克多羅多克,出現嚴重的心臟病。

學界運動員使用止痛藥的情況非常普遍。本來前途無限的學界美式足球員岩斯特因大學隊醫長期為他注射強力止痛藥克多羅多克,出現嚴重的心臟病。

若果藥檢制度無法達到有效遏止運動禁藥的使用,卻要運動員承受過多監管,而制度更可能因利益衝突,令反禁藥組織對遏止體育界使用運動禁藥的成效不顯著,這樣對運動員及其支持者是否公平?

岩士唐(中)與美國單車協會合作多年,但禁藥醜聞對後者未有任何影響。

岩士唐(中)與美國單車協會合作多年,但禁藥醜聞對後者未有任何影響。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奪金背後》逢星期三晚上9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