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度慶祝

2016/7/2 — 9:00

Cristiano Ronaldo Facebook 圖片

Cristiano Ronaldo Facebook 圖片

10年前,美式足球聯盟(NFL)訂立一條新例,叫「過度慶祝」(Excessive celebration),防止球員取分後大肆慶祝。立例之前,聯盟曾以罰款阻嚇,不過富翁球員俾得起,一於少理,取分後繼續誇張跳舞,甚至動用道具。訂新例後,犯規球隊被罰15碼,改變一切,因為不是個人罰款,而是連累整隊受罰,並有機會影響賽果,起實質阻嚇作用,過度慶祝情況大為改善。近年英式足球也收緊入球後過度慶祝,例如除衫,不過尺度較為寬鬆,視乎個別球證的執法作風。我在想,跑步有沒有過度慶祝這回事?

情況應該不算嚴重,跑10K或半馬,對大部分跑者是例行工事,不值得慶祝。馬拉松跑者情緒可能較激動,但捱過終點,跑者通常全身僵硬,倦至乏力慶祝。另一問題是,到終點的時候,未必找到親友一同慶祝,很多時時間失預算,與親友失散,一個人不知怎慶祝。香港渣馬終點區嚴禁親友進入,跑完注定孤單一個人。

除了客觀原因,跑步與慶祝扯不上關係,也牽涉跑者的情緒。跑者的通病是自責,永遠埋怨做得不夠好,例如應該着另一對跑鞋、前段留多一點、早點食gel.... 時間總是不夠滿意,錯誤都是人為。安多芬的情感,被自責的負面感受掩蓋。

廣告

另外,跑步與慶祝彷彿格格不入,跑者沒有一套公認的慶祝方式。C朗入波後狂奔,向天狂叫 ,然後展示腹肌,這連串動作毫不核突,不少女球迷睇波就是等這一刻。相比之下,跑者不管怎樣排除萬難,克服外人難以想像的辛苦,衝過終點後,也不覺得慶祝是合適行為。跑者在終點做出C朗的動作,我估會俾人當面嘲笑。

但跑者確實很激動,一個星期前,隻腳痛到不能行,或者感冒至成日瞓床,怎想也想不到能夠完成比賽,而且創出PB,真的想忘我慶祝一番。然而,最後多數收回慶祝,低下頭領獎牌後回家。跑者怕被人指指點點,特別是被其他跑者,好像是不明文規定,慶祝是自戀,自戀在跑步界沒有容身處。

廣告

我建議跑者是時候挺起胸膛,盡享這屬於自己的一刻,在終點大肆慶祝是理所當然,因為跑步是一個太少掌聲的運動。為了避開太陽,四五點起身練跑,回家後沒歡呼聲,還被老婆投訴製造聲浪。即使有掌聲,只是來自三數個知音跑者。跑者總是孤獨的,各顧各,獲得的支持不會持久。跑者在無聲中渡過,久而久之,習慣了把情感埋藏心底。

這篇文章不是以跑者含屈結束,跑者永遠足智多謀,以上一切,是跑者發現世上有件東西叫Facebook之前。跑者遇上Facebook,感情如黃河決堤,一發不可收拾。終點或者繼續不慶祝,但在Facebook上巨細無遺,圖文並茂記錄賽事過程,包括25K怎痛苦,30K想念腸粉。不止是賽事,平日跑5K,跑者也急不及待把記錄放上網。或者跑者平日太被束縛,發現Facebook是一大解脫,每日吃什麼,買了新跑鞋,腳指生水泡,全都在Facebook緊貼報道。

陳仔,在終點C朗式繞場一周,我非常接受,但接受不了每日Facebook轟炸,對不起,我要unfriend你!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