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適可而止

2016/9/17 — 8:00

Hong Kong 100 Ultra Marathon Facebook

Hong Kong 100 Ultra Marathon Facebook

最近在雜誌看到一個關於跑步對心臟影響的學術報告,指跑者的死亡率跟完全不跑的人沒分別;換句話說,跑步與心臟健康之間的關係是疑問。我沒興趣(也沒資格)判斷報告的真確性,即使是準確,我也繼續跑。對於這些學術研究,我的反應是:So what?我跑,不是為了健康;健康是跑步的副產品。

跑者為了不同原因跑,不過有一類跑者,可肯定這些人不是為了健康而跑,是超長途的Ultra跑者。在不久以前,科學家認為超長途跑步對身體有害,因為人類身體構造的極限欠缺彈性,不宜受挑戰。一小撮人不理勸告,以自己的方式不斷尋求突破,今日超長途的定義,不停被改寫。

我媽媽是老人家,兼且是非跑者,這些年,她對我Ultra跑步,由最初的不太喜歡,到後來的「無符」。她最不喜歡聽到我經常受傷,不明白為何做令自己身體痛楚的事。話唔聽,她轉為勸告,近年最常說是一句是: 「適可而止」,意思是,跑還跑,不要跑這麼長。奈何我愛上Ultra,越跑越長。想不到細個時出街要呃阿媽,幾十歲出街跑步,仍然要呃。「朝早返嚟喇!」我當然沒說清楚,是明天朝早。

廣告

我其實想駁咀,點解要適可而止呢?Ultra跑者的字典內絕對沒「適可而止」這幾個字。相信「適可而止」的話,根本不會跑Ultra,因為Ultra從開始便不「適」,整個運動是關於不「止」。10K不夠跑50K,50K不夠跑100K,近年流行跑另一種100,是100英里,即162K。我是認真的,本港今年有起碼四個162K賽事。

Ultra跑者也有不同原因,除了肯定不是為了健康之外,什麼原因相信也有。我跑Ultra的原因很直接,是愛Long Run的感覺。準確的一點,是愛「跑完」Long Run的感覺。跑100K最有快感的時刻,是就快跑完以及跑完的一刻。其餘95%時間都是受苦,為的是5%快感。5%或者說多了,不過唔好拗,當5%吧。

廣告

練毅行者最怕練「雙坳」,但唔練又唔得,最難忘永遠是到達大帽山的山頂 ,下一個動作是轉波衝下去。忽然間忘記周身痛楚,之前的不快一掃而空,渾身興奮,因為就快跑完。衝下去的感覺是隨風而飛,這種快感很難形容,做過的人才知道。還有,做過的人會繼續做,因為從其他活動得不到這純潔的快感。之前付出的一切,忽然間變得值得的,Long Run之後,這世界好像變了,變得美好。

TC說,十幾年前跟KK操山,有一味叫「孖Day」,聽到已經驚,是連續兩日Long Run。我未試過,想起也有點驚,他們第二日怎樣激勵自己起床,再折磨自己多一次?只可肯定不是為了健康。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