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里奧直擊】「一人單車隊」時代是時候告終?

2016/8/22 — 10:33

黃金寶、李慧詩、陳振興

黃金寶、李慧詩、陳振興

【體路里約奧運直擊】里約奧運會落幕,今日(里約時間21日)隨山地單車賽結束後,陳振興亦正式告別港隊。總教練沈金康領香港出戰6屆奧運中,得意愛徒黃金寶、陳振興都已經退下,李慧詩亦於未來全職之路去留再作決定。未來香港單車隊發展何去何從,還能靠「一人代表」港隊令香港強大嗎?

香港單車隊在1994年沈金康教練領軍下,多年來把單車隊由獎牌渺茫的運動,發展成今天在香港社會上具影響力的精神運動。當年黃金寶在沈教練訓練下成為全職單車運動員,21年的成績為香港單車發展定下根基;李慧詩的女子短距離項目中,亦只有她一人自我訓練,完了里奧之旅後,她說最希望的是未來可以有足夠的隊友參加團體項目;陳振興14年的山地單車生涯,直到退役這刻,依舊只有他一位全職山地運動員。

廣告

沈教練說他們的強大,不是單車隊的真正強大:「比如說李慧詩的項目,短距離就得她一個人,她要找一個人陪她一起練她的項目都不行,那麼一個人的強,不是真正的強,一個隊的強,才是一個地區的強,才是代表一個項目的強。」

廣告

沈教練指旁人說香港單車隊強大,但它並不認同:「我們要把公路、場地及山地組在一起才叫車隊,但分開來看就只是一個人,像陳振興在奧運跑到這強度,亞運拿了冠軍,但仍缺少了一個隊;李慧詩很強,她是世界冠軍,奧運跌倒後也拿了第6名,但是她也只能說是一個運動員,不能說一個隊。所以有些項目我們很單一,我希望香港現在有空間去推動,就要立即很認真得去看待這問題。」里約奧運香港單車代表

里約奧運香港單車代表

沈教練指香港缺乏推動梯隊的體制,並不與金錢有關:「香港單車聯會應該是在推動上作主管角色,要推動單車全面性、整體性,香港有很多愛好單車的青年、學生,應該怎樣利用單車在目前在社會上還有地位的時候,政府還會給錢的時候,利用這些資源,利用社會對單車產生的影響,包括李慧詩今次回去後,大家對她的影響很好,好像凝聚了整個香港對單車一個好的認識。我們應該利用這些機會,去好好推動青少年的發展。那麼若干年後,李慧詩一邊可以在場上爭取獎牌,後面還有一堆人給她在推動。我希望我們利用現在這個很好的社會影響,有充足由體院及政府提供的資源,我想應該很好的考慮未來青年及梯隊的發展。」

香港單車隊目前在公路項目上發展規模較穩定,但所有的公路單車運動員都要兼顧場地單車的項目,陳振興亦是屬於公路單車運動員,以公路訓練耐力為主去輔助山地車的表現,亦正因山地單車沒有青少年梯隊,令山地運動還不能成為體院的精英項目,兼項亦令運動員在大型運動會上影響表現。

沈教練表示未來陳振興會轉型當教練,但難題就在於能否找到運動員去訓練:「現在在陳振興背後有2、3個小孩,但他們還沒決定會否當全職,如果要玩亞運、奧運會,沒有全職訓練是不可能,這也是香港其他運動項目、其他單車項目,都需要面對的問題。我相信他當教練時會考慮這些,未來的運動員怎樣去全職訓練。」

他特別提及過去22年執教香港單車隊的過程中,都讓他感覺到值得開心,因為看著香港單車隊的發展,包括黃金寶、李慧詩及陳振興在香港單車界的角色:「希望香港人學黃金寶、陳振興、李慧詩,他們真是英雄。」

他說黃金寶從1994年全職訓練後,21歲開始訓練,足足21年都是不可思議的事:「黃金寶是薪薪之火,如果叫沈教練21歲開始練,一練就21年,我肯定我做不到,但是我要他做到,所以我覺得是非常可貴的,是一種精神支配的。沒有黃金寶,就沒有香港單車隊的今天,所以我覺得要好好把這些精神,應該傳授給社會上的年青人,不要今天剛練,明天就想拿冠軍,沒有冠軍就拍著屁股走。」

另外李慧詩及陳振興,同樣為香港人帶來了希望:「李慧詩在奧運會上拿到獎牌,就讓我們看到了香港運動員是能夠在奧運上拿獎牌的,並不只是在亞洲,我們能闖出亞洲的。陳振興就給人一個明明沒有希望的項目裡面,比賽只是考慮不被淘汰的目標下,他還能堅持14年,就為了淘汰。不淘汰是什麼概念?就是重在參與,重在我的精神,一邊別人在爭獎牌,另一邊陳振興是沒有機會拿到金牌,但他為了在奧運不被淘汰,整整踩了14年,這種精神不亞於李慧詩跌倒爬起來,14年的意志就為奧運不淘汰,但他今天沒有被淘汰,所以我非常感動,陳振興是一個代表性的運動員。」沈教練指被陳振興的精神感動。

沈教練指被陳振興的精神感動。

沈教練特別提及亞洲上沒有一個地方跟香港一樣拿到這麼多次世界盃冠軍,「這證明香港運動員經過刻苦訓練,是能夠進入世界的,但系統還不完全、不全面,不全面不是現在因為沒有錢,是梯隊沒有建成,建成需要技術,所以我一直希望香港的運動員退役後能從事單車,我們需要一批這樣的運動員去做技術,離開這些技術力量就不能發展。」

里約奧運會後,沈金康教練再次為沒有為香港帶來獎牌說了句對不起,但香港各界要把握延續運動員場上的精神到未來發展上去,今天就不得再空談。

圖、文:徐飛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