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錢幣的另一面:PSV燕豪芬與飛利浦的故事

2015/12/7 — 19:41

【文:吳能鳴】

足球與商業,在現今球壇已經密不可分,如果說現代足球是以錢幣堆砌而成亦不失為過,天文數字的轉播費、年年更換卻又無甚特色的球衣、價格高昂的季票…...各種足球商業化的惡果已經不再需要筆者一再陳述。但一個錢幣卻是有兩面,商業化一方面可以蠶食足球,另一方面卻可以為足球提供必要的營運資金,而筆者這次介紹的就是一個由商業引領足球甚至城市發展的故事。

工業革命

廣告

在18世紀,恩荷芬(Eindhoven)只是一個落後農村城市,但踏入19世紀,這個農村城市卻正在醞釀一場改變整個城市及荷蘭球壇的革命。1908年,當時的電燈並不是一種普及的商品,但Gerard Philips和他的父親看到的卻是一個具有相當潛力的市場,而恩荷芬就是他們大規模開拓這個市場的基地。由Gerard Philips和他的父親創立的的飛利浦(Philips)開始在恩荷芬大規模擴展其電燈生產業務——飛利浦帶來的資金及技術把恩荷芬由小農村進化成升進的工業城市。

在恩荷芬的業務擴充生產線並不是飛利浦的單一計劃,他們更希望在恩荷芬打做一個人本的工作環境及社區:在Gerard Philips與弟弟Anton Philips推動下,飛利浦在恩荷芬一帶投資興建了大量房屋、學校、醫院等基礎建設;在1910年,為了慶祝拿破侖戰爭勝利及鼓勵員工參與體育運動,代表飛利浦的足球隊、PSV燕豪芬的前身——Philips Elftal(及後易名為PSV燕豪芬)正式成立。飛利浦這次的業務擴充不但為他們取得市場領先位置,更加對荷蘭球壇做成重大的衝擊。

廣告

異軍突起

起初成立的PSV燕豪芬只是一支飛利浦員工專屬的足球隊,他們成立初期的戰績不太出色,只是能夠在甲組與乙組之間浮浮沉沉,直至1926年他們升上甲組比賽,加上飛利浦家族的女婿 Frans Otten上任體育部主席,為PSV燕豪芬打造日後在荷甲與阿積士與飛燕諾三強鼎立的重要基礎。

Frans Otten的目標是打造一支獨立於飛利浦而且財政健康的球隊,在他的改革下,PSV燕豪芬開放予非職員加入,而球會管理層亦得到自治權,飛利浦亦不再持有而轉為贊助PSV燕豪芬。開放球會為PSV燕豪芬在人材招攬上給予更大彈性,而飛利浦的贊助為PSV燕豪芬帶來看台、更衣室、訓練場等優良的配套設施。Frans Otten的改革僅僅用了三年的時間就顯示出成果,在1929年,PSV燕豪芬為這個城市贏得首個聯賽的冠軍。

共同進退

PSV燕豪芬歷史上的第一場比賽,請來飛利浦家族的一員,8歲的Frits Philips(Anton Philips的兒子)在飛利浦球場進行開球禮,自始Frits Philips就與恩荷芬的市民與PSV燕豪芬結下不解之緣。Frits Philips成年後在宗教團體工作,到三十歲才正式加入飛利浦工作,但在他加入不久,世界的局勢就出現急劇變化。1940年,納粹德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佔領荷蘭,大部份飛利浦家族成員都帶著資本徹離荷蘭,但自小在恩荷芬成長的Frits Philips卻決定留守家族的大本營。Frits Philips的留守不但維持著飛利浦的營運及對PSV燕豪芬的贊助,而且拯救了一部份猶太人的生命。

納粹德軍佔領期間,飛利浦被迫協助德軍生產,但Frits Philips卻不打算與德軍全面合作,在他領導下,飛利浦故意以低效率生產低質素的零件給予德軍使用。與此同時,Frits Philips亦在這段時間盡可能招聘猶太人工作,並且向德軍聲稱他們是生產不可或缺的元素,避免他們被送到集中營。在戰後,Frits Philips的義舉被以色列猶太人屠殺紀念館評為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的一員。

退休後的Frits Philips最喜愛的是回到小時候的立足之地:飛利浦球場欣賞PSV燕豪芬的比賽。有別於大部份球會的贊助商及高層,他並不愛高調地坐在球場的貴賓席,而是與球迷打成一片,坐在飛利浦球場的D區22排43座默默地支持球隊。在他離世後,PSV燕豪芬將這個座位封存,以紀念他對球會及城市的貢獻。

三強鼎立

飛利浦能夠在商業市場取得成功或許在於對員工的重視,而PSV燕豪芬能夠在荷蘭球壇取得成功,在於他們能夠發掘優秀的進攻球員。過去數十年比較突出的有洛賓、雲尼斯達萊、朗拿度、羅馬尼奧…...但數到最具影響力的,不得不數到70年代帶領PSV燕豪芬與阿積士與飛燕諾這兩支球隊班霸抗衡、荷甲入球皇:Willy van der Kuijlen。

Willy van der Kuijlen是典型的9號半球員,優秀的球技加上出色的射術為他帶來Shoot Willy的稱號;他在效力PSV燕豪芬的17年期間為球隊贏得三個聯賽冠軍並且攻入311球,至今仍然是PSV燕豪芬及荷甲的入球紀錄保持者。可惜的是他在球會表現出色的並未能帶到荷蘭國家隊,主要原因是他與告魯夫之間的不和,告魯夫曾經威脅國家隊教練要在他與Willy van der Kuijlen之間作出選擇。最後,當時名氣較大的告魯夫贏得這場內鬥,但卻輸了國家隊的整體利益,而且加劇了PSV燕豪芬與阿積士之間的敵對意識。

後記:錢幣的另一面

現今的恩荷芬、飛利浦、PSV燕豪芬已經起了很大的變化:恩荷芬已經由從前的小農村發展成世界首屈一指的科研發展城市;飛利浦的業務已經擴展至電子產品與醫療領域;PSV燕豪芬則奪得22個聯賽冠軍,擠身荷甲Big Three行列。儘管經歷各種變化,飛利浦與PSV燕豪芬仍然保持一定的合作關係,今年的11月飛利浦再與PSV燕豪芬簽署十年的贊助合約,但不包括球衣的贊助,這意味著在下賽季開始將會是PSV燕豪芬30年以來首次穿上非飛利浦贊助的球衣作賽。

要總結飛利浦與PSV燕豪芬的關係,筆者或許會以父子關係來形容,他們在多年來一起成長,遇到時困難一起面對,直到現在PSV燕豪芬已經有自立的能力,飛利浦則漸漸退居幕後,默默支持它。適逢香港足球代表隊在今屆世界杯外圍賽有不錯的成績,不少商業企業都對這個品牌贊助虎視眈眈,PSV燕豪芬與飛利浦的故事或許是對港商的一個重要啟示,與其視足球作短期、投機的搖錢樹,倒不如將著眼點放在商業配合足球的長遠發展。

Reference:

1. New York Times, ‘Frederik Philips Dies at 100; Businessman Saved Dutch Jews’ 
2. How Philips Is Using Sponsorship To Promote Health Technology
3. PSV & Philips, A Unique History
4. Huffingtonpost, ‘PSV Eindhoven Fans Protest Against Wi-Fi Installation At Philips Stadion
5. PSV Eindhoven…still part of the family
6. Stephen Morrow,《The People's Game?: Football, Finance and Society
 

其他參考及原文,見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