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陳銘泰 — 我可以跳到幾遠?

2015/1/27 — 17:23

田徑場上,最曯目的項目大抵不會是跳遠。論美感,三級跳的可觀性高得多;論柔靭度,跨欄亦讓人叫好叫座;論爆發力,短跑的比賽更是座無虛席。那麼,堅持當跳遠運動員的動力在哪?近兩年分別在學界和仁川亞運會中兩度刷新香港紀錄、年僅19歲的「跳遠王子」陳銘泰(Theophilus),年紀輕輕就踏上跳遠之路,更希望用自己大學生涯的幾年裡,測試一下自己可以「去到幾遠」。

「當你做一樣東西有成績的時候,你會想去到更遠,想知道自己可以去到那一個位置。」—陳銘泰

廣告

天生好像屬於跳遠的陳銘泰,小學時跳過芭蕾舞、花式彈床,中學時參與過兩項鐵人和越野長跑,代表學校出賽亦獲得不錯的成績,但眾多項目中,他卻鍾情跳遠。自小四開始接觸跳遠、小六已於全港排名第九,陳銘泰形容他自己的跳遠之路,如其英文名Theophilus喻意,順利得像「被神眷顧」一樣:「基本上每一年都做到個人最佳成績,每一年都會有進步。」他計一計,試過的最大增長,是中五升中六的一年,足足進步了30厘米。

廣告

為了鍾情的跳遠,小學時就已找來私人教練、即現役田徑港隊教練陳慧賢為他特訓。九年來的師徒關係,助陳銘泰在沙池上跳過一個又一個港績外,突破,原來源自二人有一套特殊的溝通方法:「比賽的時候通常都會好嘈,就算教練嗌你個名嗌足十次,你都唔會聽到,但佢一好大聲咁『Seep』我,我就會知佢叫緊我。」要他用一個形容詞去形容他們的關係,陳銘泰說是「合作無間」:「每次我一鑽牛角尖,她都會立即知道究竟我有咩問題。」

要數經典合作,陳銘泰於2013年首度於學界破紀錄,以7.64米、足以於2012年世青奪牌的成績,打破了由前輩陳家超於1986年創下、塵封27年的香港紀錄,令這位「跳遠王子」一鳴驚人,傳媒爭相報導,花名亦一簍簍。「記得個陣有份報紙既標題係『矇豬眼靠肚屙破學界紀錄』,好好笑,其實我仲有另一個花名,叫『鐵sir』,係個陣係男拔玩兩鐵,有一次遲到比老師罰要點名,之後佢地就叫呢個名叫足6年。」什麼名字,他都不介意,沙場上的數字,才令這位「矇豬眼」真正在意:「因為那年破港績是正值考DSE的時期,那一年的進步可算是跳遠生涯以來最少的增幅,只有9厘米。但那年不會常常都跳到7米6,打破港績後,自此就以這成績作標準,加強訓練。」7.64米除了是當日陳銘泰喜出望外的成績外,亦是他再向前跳得更遠的踏腳石。

生活= 跳遠

為了跳得更遠,可以做的只有是反覆的練習。從小被運動佔去生活的大部分時間,陳銘泰指很幸運有家人的支持和體諒:「中學六年都寄宿,細佬都習慣了沒有我在家的日子。」或許就是屋企人對他的包容,令他無後顧之憂去走自己想走的路,生活也就離不開一切有關跳遠的訓練。一星期六天,朝早上課,下晝訓練,「幸好第一年的大學時間表課堂安排都在上午,時間會好用點。」

所謂的「大學必做五件事」,陳銘泰笑言他雖然有寄宿,但卻沒有參與學校舉辦的活動:「每個人在大學追求的東西都不同,有些人會不停補習做兼職賺錢;有些人會搏盡上莊;但我只想在跳遠方面好好發展,看看自己可以做到幾多。」他解釋,在香港這個對體育發展有限的環境配套下,不是很多人能做到這個成績:「過不到別人認為『正常』的大學生活,不會覺得可惜,清楚自己的定位,覺得值得就可以。」去年10月,陳銘泰再於仁川亞運會上刷新港績,7.73米的新紀錄,就是他口中提及值得及對的事。

隨著年紀的增長,進步的空間會愈來愈少,對於怎樣看待每一厘米的進步,他指在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想法:「以前每一年的進步都很大,但當你去到越高水平和層次,想進步1厘米都很難。」沒有灰心的語氣,只有盼望的一句:「知道自己處於那一個階段便可。」新一年的目標,是達到7米9至8米的水平,為的是要在世錦賽中爭取得好成績,然後再到奧運:「我覺得現在是一個很好的時機去讓我放手一搏,讓自己試一試想做的事,追一追夢,畢業的時候看看自己去到世界那個水平,再決定將來的去向。」去到幾遠,到最後或許不重要,重要是將來,能夠跟別人說:「我曾經盡最大的努力走到很遠。」

 

文:Diamond Kwok

圖:阿倩(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