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陸俊彥:遲來的滑板金牌

2015/3/2 — 15:54

「當年去第二屆亞室運包尾,一個花式都無做到,完左一坐低就喊!」今年27歲的陸俊彥在去年底和隊友鄧俊彥參加第四屆亞洲沙灘運動會,分別於滑板花式個人比拼和滑板公園賽兩個項目,為香港贏得2金1銅。陸俊彥踩了滑板14年,冀盼這面金牌能令外界對香港的「滑板仔」改觀。

去年11月於泰國布吉舉行的第四屆亞洲沙灘運動會,香港隊共收穫3金2銀7銅,3面金牌之中有2面來自極限運動的滑板項目,苦練了14年,陸俊彥終於等到自己頸上掛上一面大型綜合運動會金牌,他說這是一面「遲來的金牌」。

廣告

廣告

300人的運動聚會

陸俊彥,朋友都叫他「俊仔」,13歲時仍然是中學生的他,從一位小學同學那裡借來一塊滑板,從此展開他的滑板人生。「俊仔」見證著香港滑板運動的變遷:「以前細個去沙田大會堂和灣仔稅務大樓外面,日日有50、60人踩板,星期六日更會有成200、300人,我一放學就去,星期五可以踩夜點,因為第二日不用返學,每次好似Party咁好玩。」

滿足感大十倍

滑板運動跟其他運動項目的不同,踩滑板不需要特定的專業訓練場地和器械設施,他們只要有一塊滑板,在街上任何地方一個石壆、一道欄杆、一個扶手、幾個梯級已經可以成為「滑板仔」的練習場地。「俊仔」試過整天由朝練到晚,練足八小時,一個花式做100次,他說成功練成一個花式,滿足感比他跟朋友踢足球入球大十倍。

滑板仔 = 壞孩子?

但偏偏「滑板仔」多年來總予人「壞孩子」的印象,試想像若現在有300人在灣仔稅務大樓門口踩滑板,場面說得上壯觀,結果經過政府多年社會規劃,亦以安全為由,滑板公園設施陸續落成,一個圍欄內有齊高台、石壆、矮欄,不過卻令滑板運動這種街頭文化漸漸消失,「俊仔」的練習場地亦由室外移師到觀塘一工業大廈內。「室內場得四面牆似困在籠中,當然無在街踩咁自由。」

受盡鄰居白眼

「俊仔」以前受過街坊鄰居的白眼,鄰居深怕自己子女會被「俊仔」帶壞,但多得「俊仔」母親的處處維護。「中學時阿媽會來滑板場接我,當鄰居問起會說我沒有學壞,她很開通見我踩滑板多年,現在更會在比賽前提我要多練習。」家人的支持在運動生涯上是一道很強大的力量,即使面前有難關也能夠跨過去。

18歲的陸俊彥2005年首次出戰香港大型運動會—亞洲室內運動會。

18歲的陸俊彥2005年首次出戰香港大型運動會—亞洲室內運動會。

滑板不是精英項目

在香港,滑板運動不是精英項目,缺乏政府資助,但「俊仔」以自學回來的技術,中學時已有參加本地比賽,並成功獲得本地品牌的青睞,成為品牌運動員獲滑板等器材贊助。2005年,18歲的「俊仔」首次代表香港出戰第一屆曼谷亞洲室內運動會(亞室運),總成績第4名;一心以為首次參加已經有不俗成績,偏偏2007年第二屆亞室運慘敗收場,「俊仔」憶述:「當年去第二屆亞室運包尾,由頭到尾一個花式都無做到,完左一坐低就喊!」難過的除了是責怪自己表現失準,還有的是,沒有為滑板界帶來改變。「如果在當年能拿到金牌,香港的滑板運動可能更早有人留意,也會得到更多資源。」

慶幸的是,香港現在很多地方已建有滑板公園,「俊仔」亦看見很多家長願意週六日帶子女穿齊保護裝備來踩滑板,代表著這一代的家長已接受「滑板仔」不再是「壞孩子」的運動。「俊仔」說一直冀盼香港能像歐美國家一樣,他羨慕在外國長大的孩子從小就能接觸滑板運動,並以滑板作為代步工具,這樣才能做到真正普及。

「俊仔」現於藝人李燦森的Subcrew公司工作兼任攝影師。

「俊仔」現於藝人李燦森的Subcrew公司工作兼任攝影師。

 

文、圖:徐嘉怡(部分相片來自陸俊彥facebook)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