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雄雞登頂 最大敵人只是自己

2018/7/16 — 16:16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世盃終極一戰,未到半場,身處俄羅斯直擊的同事已通報,現場閃電大作,是風雨之兆。結果賽事一完,傾盆大雨直瀉,遮掩了克羅地亞眾將面上淚水,更添悲情。力盡而敗,不足為辱,克羅地亞在以逸待勞的法國面前,從未放棄,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終以較接近的比數2:4完場。當莫迪歷接過金球獎,代表成為世界上最好的球員一刻,依舊神色木然;或者只有女總統不顧儀態,不理雨水,用力擁抱,才能安慰每個上台領取亞軍獎牌的克國球員。

足球曾經是浪漫的,是天才橫溢,是華麗眩目,但那早已是上世紀的事;「森巴」、「香檳」、「性感足球」全已過時。今日足球經過精密計算,每步都苦心經營,先做好防務,力求於不敗之地,然後徐圖進攻,所以防守反擊,成為全球趨勢;逼搶加壓,才是足球王道。法國封王,功臣很多,但真正支撐起球隊的,是一對防守中場。得簡迪,得天下,若加上保羅普巴,城池固若金湯,就是立於不敗的脊骨,難怪兩人一齊上陣,法國的戰績是19戰15勝4和。今時今日,冠軍保證,早非星級前鋒,或者派牌中場,而是掃蕩大將,做最不起眼的工作,獲最多的掌聲。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廣告

賽前分析決賽勝負,由此至終都堅信法國會是王者,其實在世盃開打的第一天,已經寫下《雄雞高唱 98再現!》,之所以支持法國,並不因為是其fans,而是人腳齊整,最重要是有失敗經驗。今次比賽,只看錯了德國,本以為德法會於決賽會師,再續歐國盃前緣,結果包尾出局,怪不得人。論人材,德國不遜於任何一隊,講心態,德國卻輸在起跑線。難怪迪甘斯領法國登頂後,也坦承在歐國盃之失,造就了胸口上的「第二粒星」:「兩年前錯失歐國盃冠軍,實在十分傷痛,但那次失利,讓我們吸取了教訓;若當時贏了歐國盃,今日便不會成為世界冠軍。」

廣告

連續幾場悶悶哋贏,法國讓球迷明白,進攻贏票房,防守贏冠軍的金句有多真確。賽後我說法國有運,不是因為那VAR,現實是比列錫的手的確有接觸到足球,並令球隊有得益,那一刻,不能強求球證視若無睹;球迷抗議,只因對克國同情大於一切,若易地而處,球證不吹,肯定被球迷插得體無完膚。有運,也不是指那球烏龍,基沙文精準的落點,克國不能不頂,縱非文迪蘇傑,尾柱的法兵也肯定可以頂破網。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有運,是克羅地亞歷經三場120分鐘的賽事,已是強弩之末,難以強求,法國踢來比淘汰賽任何一場都要輕鬆。來到決賽,球迷當然希望兩軍都有100%狀態,可是今仗明顯不是。或者是克國的意志和堅毅說服了足球之神,讓他們殺入決賽,所以這晚決賽,才會灑下大雨,是上天也不忍看到這結局吧。

一開波,克國瘋狂進攻,因為他們知道球隊以精神意志支撐身體,不利作持久戰,所以希望搶先入球,以打亂法國部署;可惜先失守的卻是自己,就算隨即扳平,但轉頭又被VAR判了死刑。在高科技面前,足球是否更加公正?這問題就等於何以判斷波打手或手擋波一樣,都在一念之間。今屆關於這問題不是被拿來討論,始終沒有答案,只是比賽有更多12碼,比起紀錄的18球,今屆足足有29球之多,因此而產生22個入球,難怪64場比賽,有63場都有交收。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克國在下半場並未放棄,縱使30分鐘左右球員已舉步維艱,但為了四百多萬的國民,他們咬緊牙關,拚命突圍,可是法國太完美了。先是換出有黃牌的簡迪,以免有打少個危機,換來身型高大的尼桑斯,更能堵塞克國的高波;然後把握克國谷上前後的防線鬆散,於7分鐘內將比數拉開至4:1,到此克國大勢已去。就算我懷疑是張家輝假扮的諾里斯送大禮,讓文迪蘇傑追近至2:4,也只是讓最後20分鐘添上少許緊張,因為克羅地亞真的跑不動了;如非普巴失機,更會是5:2完場。

正常來說,決賽之後,總有功臣罪人,可是今仗,真的難尋輸家;體育精神,就是全力以赴,不輕易認輸,那克羅地亞諸將,用意志透支身體,莫迪歷、文迪蘇傑、比列錫及拿傑迪錫,縱知道難以反勝,也努力到最後一刻,豈會是罪人?就算負於同一個對手,已比「黃金一代」進了一步,由季變亞,非常難得。也希望這班戰士的精神能夠刺激國民,因為國內政治腐敗,官商勾結,足總也屢爆醜聞,洛夫雲和莫迪歷都涉嫌作假口供,國內年輕人的失業率更高達33%,所以不少人都離國出走。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今次世盃佳績,會否成為振興國民的契機?暫時未知,可是不比年輕的法國,克羅地亞的「黃金二代」,大都已過三十,隊中最年輕的波索域,都已25歲。反觀法國年輕得多,最年輕的麥巴比只是19歲,最年長的門將諾里斯也只是31,不要說四年之後,就算八年後,可能仍有大部份球員留下,就看他們能否以戰養戰,不失鬥志,不重蹈德國覆轍。

自2006意大利封王之後,歐洲球隊連贏四屆世界盃,今屆更是四強皆歐洲天下,非歐洲球隊,就只餘巴西能夠抗衡。世界大同,資訊發達,其實所謂歐美差距,越來越少,勝負在於球場上的執行和紀律,當然本身的身體質素,以及足球土壤,都有影響。今次的冠軍法國,早非傳統的歐洲隊,比起98年那支冠軍隊,有更多移民後裔;98一隊22人大軍名單中,有14人都有其他國籍血統;今次這一隊,則有15人與非洲有關,如烏姆迪迪來自喀麥隆、簡迪是馬里、麥巴比父親是喀麥隆,母親是阿爾及利亞,普巴則是法屬圭阿那,所以法國既有歐洲球隊的戰術和部署,也有非洲人的氣力和爆發力。非洲隊在分組賽全部出局,法國成了他們的代表,這也因為法國昔日的殖民政策,加上國家的足球學校廣收13、14歲的新移民球員,造成球隊陣容黑白夾雜。雖然不少北非人其實相當討厭法國,可是為了脫貧,也只能選擇穿上雄雞球衣,這又是另一個足球看歷史的問題了。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法國人才鼎盛,那是否鐵定主宰球壇未來十年?當然不是。法國自82年柏天尼翩翩起舞後,一直不乏人才,若果團結一致,其成就不會比德國遜色;可是法國民族高傲率性,缺乏紀律,之前就多次內訌,在2010年那一屆,逼宮罷操都齊,堂堂傳統勁旅,成了球迷笑柄;最好笑是教練杜明尼治教波之餘也懂占星,於是選人排陣每每以星座作依據,據報連皮利斯都屬不利杜帥的天蠍座而落選,難怪被稱為「星座小王子」,啼笑皆非。而之後賓施馬和華布拿的性愛影帶勒索事件,也見到法國隊內麻煩多多,加上不時死灰復燃的極右主義,強調「法國人優先」的政策,都令法國足球蒙上陰影。

迪甘斯成為世盃史上第三位以球員及教練身份均成功捧盃的傳奇,其威望足以壓倒不同聲音,看他用人夠大膽,提拔班捷文柏華特是例子,也能讓桀驁不馴的普巴嚴守紀律,最重要是令基沙文和基奧特犧牲自己,前者寧願減少進攻而墜後控制節奏,成為實際上的「10號」;後者就在前場鑽營,拉開空間而讓隊友有更多進攻機會。晉級之路,贏盡亞、非、南美和歐洲球隊,這座冠軍,證明了法國的雄厚實力,最大的敵人只是自己,只要沒有內訌,團結一致,那巴西也好、德國也好,都不易阻止雄雞繼續高唱!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圖片來源:FIFA world cup fb)

原刊於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