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雅加達亞運】港隊添 1 銀 1 銅!莫宛螢太極拳及太極劍全能首奪獎牌 袁家鎣苦等 3 屆終願獎牌夢

2018/8/20 — 12:13

袁家鎣(左)與莫宛螢雙雙為港添兩面獎牌。(體路圖片)

袁家鎣(左)與莫宛螢雙雙為港添兩面獎牌。(體路圖片)

【體路雅加達直擊】香港繼昨日憑 4×100 米女子自由泳接力奪銅、取得今屆印尼雅加達亞運會首面獎牌後,港隊獎牌接踵而來。香港武術代表莫宛螢今日(20 日)於女子套路(太極拳 + 太極劍全能)項目為港添銀牌,港隊兩天賽事暫獲一銀一銅。

廣告

月初於世界大學生錦標賽奪得太極拳金牌及太極劍銀牌的莫宛螢持續強勢,於昨日的太極拳率先出擊,獲得 9.71 高分、以 0.04 分僅次「東道主」印尼郭利娟(Lindswell Lindswell)之後暫列次位(相關報導:莫宛螢太極拳位列第 2 明戰太極劍爭牌)。今日決賽 16 位選手中,23 歲的莫苑螢被排於印尼的之後登場,主場觀眾為支持這位金牌大熱,早早 9 時到場支持,連總統佐科都有到場支持。今仗印尼的郭利娟排第 4 出場,在全場打氣聲下出戰,再獲高分 9.75,最終奪得金牌,賽後她更向總統握手道謝。

郭利娟

郭利娟

廣告

緊接出場的莫苑螢雖然首戰亞運會,但大賽經驗豐富,穿上印有區旗及紫荊花的紅色戰衣出場,表現高水準下,繼太極拳後再獲 9.71 分後,總分 19.42 分、力壓菲律賓選手為港添銀牌。賽後她高興拿著首面亞運會獎牌表示:「出場前不多不少都有點緊張,但踏上場上就變成了另一個人,我覺得今天表現比去年 8 月世界大學生錦標賽時更穩定,練出訓練時的水準。」

郭利娟每次完成高難度動作都獲全場觀眾鼓掌叫囂支持。

郭利娟每次完成高難度動作都獲全場觀眾鼓掌叫囂支持。

拿著銀牌及吉祥物,莫宛螢表示多謝師父李暉的教導,高叫:「師父我得咗喇!」她指師父於 2002 年亞運同樣奪得銀牌,今次奪獎意義重大,可以繼承當年「太極皇后」的成績。

賽後她高呼:「師父我得咗喇!」

賽後她高呼:「師父我得咗喇!」

袁家鎣苦等 3 屆終奪銅:多謝身邊的人沒放棄我

莫苑螢以一面銀牌完成亞運之旅,至於「三朝元老」袁家鎣在南拳南刀全能賽上出戰,今日於南刀項目獲得 9.68 高分,追回昨日失準的南拳不少失地,喜獲銅牌。賽後獲悉終奪獎牌的她,立即跪地哭成淚人,不停問領隊:「我真係銅牌呀?真係第 3 呀?」

袁家鎣

袁家鎣

確定僅以 0.01 分在中華台北選手之後奪得銅牌後,與團隊表示:「我終於沒令你們失望。」她表示今日完成賽事後,感覺享受,放開心情來打,但沒有預計獎牌:「2010 年袋了半面獎牌後又落空,去屆又因病上陣被扣分,等了 8 年終於等到了,多謝身邊的人從沒有放棄我。」她又說多年來曾質疑自己沒有獎牌夢,但幸好身邊的人都支持我繼續走下去,今年 30 歲了,這一定是給我 30 歲的最好禮物。」頒獎禮後,她拿著獎牌,笑說「咩都諗唔到!」

兩位土生土長的香港運動員首天武術隊賽事已為香港武術隊帶來一銀一銅,袁家鎣希望「開了好頭」後,能為隊友帶來鼓舞,為他們之後的比賽打氣;至於莫宛螢認為為本土運動員爭了一口氣,希望將來更多香港人參與武術運動。

武術隊男子代表今日亦有出場,劉紫康於男子刀術棍術全能出賽,於刀術賽事以 9.68 分暫列第 6;至於男子南拳南棍全能代表梁倬熙則以 9.56 分於南拳項目暫列第 10 名。

武術賽事將於明日繼續,會於男子棍術項目、南棍項目及槍術項目後誕生三面獎牌。

 

圖、文:徐飛
原刊於體路

3 屆亞運終奪銅牌 南拳南刀袁家鎣那等待的 8 年

獲得銅牌的一刻,袁嘉鎣激動痛哭。

獲得銅牌的一刻,袁嘉鎣激動痛哭。

場上是兇神惡煞的刀客,場外她是揹著背包、走路有跳步的小女孩。說是女孩,香港武術代表袁家鎣今年已經 30 歲,從加入港隊 18 年到今天,她終如願奪得亞運獎牌。雖然只需多 0.01 分,獎牌的顏色將由銅轉銀,但一面銅牌有多珍貴,從她在混合採訪區得悉奪獎後跪地痛哭一刻開始,就肯定這面塊銅鐵,足足彌補了過去她所有的等待與質疑。

2010 年廣州亞運場上,袁家鎣 22 歲狀態大勇,於南刀完成後曾一度暫列次位,但下午因壓力大失準痛失踏上頒獎台的機會。一次失誤,換來 8 年等待。袁家鎣仁川亞運欲再一戰,卻因生病影響再次無緣獎牌。那年她在混合採訪區曾抱著當時預計奪得長拳銀牌後、最後一屆參戰亞運的「大師姐」耿曉靈痛哭。4年前哭因不捨得師姐退下,今天於同樣地方哭起來,旁人看見既開心又心痛。

筆者對採訪袁家鎣有種情意結,在她今天踏上賽場一刻,我就跟身邊行家說特別喜歡拍她,但原因不詳,只能對行家說:「睇佢比賽好好睇!」看過她比賽的觀眾,應該對其印象特別深刻,排第 10 位出場的她,今天在場上依舊如8年前一樣有氣勢,抱著雙拳,抑或拿著刀的她,簡單說,在場上的她就是會嚇死人。

完成賽事後她走到混合採訪區接受訪問,她當時排名第 3,緊接還有 2 位選手。我在場邊看對手比分再計數:「她有機會嗎?」心裡卻總因早兩屆的成續,認為她未必有運氣。所有比賽完成後,計分板上第 3 行登出「Yuen Ka Ying」的名字,就如她賽後所說:「我一直都質疑自己,但原來好多嘢係人估唔到,只有等天去決定。」

「也多謝自己,在這段沉寂的時間沒有輕易說放棄。」

不過這面獎牌並非是運氣而來,她今天在場上的淡定表現獲得評判的高分,亦足以彌補她口中「昨天打得好差」的南拳失地。賽後她還是不相信說:「等了足足 8 年,你們都知道我第一次亞運時袋了半塊牌又失了,今次等了足足 8 年,我也想過我是否沒有獎牌運,一直質疑自己『袁家鎣究竟你得唔得?』、『究竟你仲可唔可以重新企上武術場上?』,幸好身邊的人都支持我,叫我不要放棄,我想多謝他們,也多謝自己,在這段沉寂的時間沒有輕易說放棄。」訪問最多,她談的是質疑,即使確定獎牌後她還是感覺不真實。

對自己抱疑,因為她於 2016 年時曾因半月板受傷,右腳大腿肌肉全失,等待康復及正式復操的時間為兩年,今年 4 月 18 日,她才第一次正式復操:「當時體能是零,一個跳躍都做不到。」她感激總會、隊友之外,還有於四川都江堰集訓時,教練李付魁犧牲假期陪著她練習,賽後她立即致電四川報喜,李付魁第一句說:「終於等到你了!」

質疑自己 8 年,等待了 8 年,今日早上一面銅牌的歡喜,也值得行家趕在場館之間,終於等到由廣州到仁川至今天,在雅加達寫上袁家鎣沒有放棄的故事。

 

圖、文:徐飛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