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首嘗驛傳 意料之外的結局

2018/3/27 — 17:01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Connie @ WeakEndsHere】

機緣巧合,可以代表WeakEndsHere參加「Polar大尾篤半馬接力賽」。因為好奇心作祟,從未跑過接力賽的我抓住這次機會。

二月份我借閱了《強風吹拂》,這本小說以日本的箱根釋伝為背景,內容精彩得讓我想體驗一下接力賽。

廣告

我的首場接力賽,3名隊員要在相同路段跑輪流跑7公里。我一直在想我丶Yuki, 和Helen,誰跑先和誰跑後。問過男隊友們的意見,以「不受別人影響」去跑第一棒最佳。有隊友建議我跑第一棒,可是負責第三棒的不想擔任最後一棒。只因大家都明白,最後一棒責任重大。

廣告

我想只要心理質素好丶跑哪一棒都是全力以赴就沒有分別,所以第三棒讓我來!果然,我的決定沒有錯。

負責第一棒的Helen很有效率地取釋帶和上線,我在槍聲響起時似乎仍未清醒,反應甚慢。實在有點不對勁,跟Yuki交代一聲便獨個兒熱身,順道再往洗手間。對,我緊張便要去洗手間。

回到現場,Yuki已不見了。原來Helen比預期更早回來,該死的我錯過了她們交棒一刻。

Helen不慌不忙地告訴我釋帶太鬆可如何處理,水站位置等等,讓我心中有了概念,心安定下來。然後我們走到交棒區,等叫號碼。我估計,Yuki應該9時35分左右便回來。聽到「428」被叫出,我迅速站到交棒區的最前線。心裏祈禱「神給我平安和力量」。Yuki到了!把釋帶交給我,我立即出發。

不加思索,也不顧慮美醜,只求舒服地跑。因此我立時把釋帶打結,以免釋帶過長會有阻礙。其他人也許有更美的方法,而我只用適合自己的方法。

最初2公里,似乎順利,配速都在4分45秒至4分50秒之間。好景不常,到達2.5公里左右的水站位置,感到右邊小腹痛,不得不減速。想起隊友Jason提過我「要好好控制呼吸」,我盡量穩定呼吸減少痛楚,痛楚控制到可接受的程度。

眼看前方,有一名配速穩定的男跑手,用他做配速員吧!我盯著他,不許他離我而去。臨到終點,我和他的距離大約由原本的5米變成15米,他的身影越來越遠。沒法子,我最後500米只好拼了老命。看到有人用走的,我多想放慢步伐。想到在終點等著我的Helen和Yuki⋯⋯我慢不下來,盡力跨出一步,抬腿丶加密步頻,呼吸亂了也不理,就是要衝向終點!  

抵達終點一刻,我的表情該很難看吧?

感謝Helen幫我拍下衝線時刻和岑師兄發給我的片。我稍作休息,就把抽獎機會留給Helen,獨自離開。因為由大尾篤回公司,真的需時。跑還跑,工作仍要認真對待。

背著大背包走到巴士站,電話響起以為自己遺下什麼。Helen說: 「快回來吧!我們得獎了,第一名」!原來Helen查看第3名成績以作下屆目標,意外發現這賽果。

我,真的不敢相信。

那麼多高手在前,跑得比我們快,我們竟然得到組別第一名?跑步遊戲最有趣是「分組」。接力賽更有趣,跑步時不知道身邊的人跑哪一棒。

再次感謝天父,讓我又感受到偶然遇上的驚喜。感謝隊友對我信任,願意跟我組隊參賽。感謝Helen穩定地跑第一棒,換了是我一定很亂。

感謝隊友Jun,上次做配速員把大尾篤路線結構分析得非常詳細,又教會我如何分配體力。今次就算自己跑,想起你的話就不是獨跑了。再次感謝WeakEndsHere的師兄師姐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