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青年時代宣言— 支持香港運動文化

2016/3/22 — 2:27

學苑製圖

學苑製圖

在這匆忙的地方,我們很難看到運動的蹤影。城市的人快得像賽跑一樣,卻又不是在運動。時間在追趕人們,人們在追趕金錢。不實際的夢想,在萌芽時已被扼殺掉。這片土地,彷彿只是暫借的寄身之所。體育政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紙上空談。不過,我們仍相信運動文化應與這片土地緊緊相繫。

從小,我們就被老一輩灌輸﹁當運動員是沒有前途的﹂。每個人的﹁我的志願﹂都要是醫生、律師;最能賺錢的就是好工作,﹁踢波的﹂一定是讀不成書,當運動員一定處於社會低層。人們甚至會鄙視低收入的足球員,諷刺他們不能捱過生計現實,就得考慮轉行。學校也會灌輸以學業為先的意識形態,不論成績好壞,每個人的目標也是要考好試、進大學;考不進大學的人都是失敗者。

更甚者,即使家長送孩子去學踢足球,也只是為了弄好履歷,好讓孩子能進名校,運動素養淪為功利價值。不論你球技有多高超,最終都是走向升學一途。我們天生就是不一樣的,為何每個人都要走一樣的路?為甚麼年輕人不可以專心當運動員?

廣告

不過,社會刻板印象根植於扭曲的制度環境,即使年輕人能成為運動員,都不一定有好的待遇。以足球員為例,很多年輕球員只有數千元月薪。大家都讚賞最出色的運動員,卻總是忘記了很多默默耕耘的人。商家不願意贊助運動項目,政府又只按競賽成績分派資源,令很多項目不夠資金。舉例而言,很多地區足球協會︵如元朗、黃大仙、大埔︶的資源不多,怎能令球員有理想的薪金?每一個有付出的運動員也應獲得合理的薪金,有尊嚴地過生活。我們願不須再受制於社會的壓力,能自由地追夢;夢想當運動員的,得以全力以赴,不受資源所限,不被人潑冷水。

運動競賽不只限於運動員,也涵蓋觀眾。在香港,本地運動項目的觀眾不多。以足球為例,熱愛足球的港人多的是,可是本地聯賽的場均入座人數卻只有約一千。外國球星的名字,人人都能如數家珍:法比加斯、泰利、柏度、夏薩特等,那麼本地球員呢?英雄輝、爆房的陳七、看AV的林嘉緯,沒有了。在街上很易見到穿外國國家隊球衣的港人,香港隊的球衣卻買也買不到。港人寧願穿著日本國家隊球衣,幻想自己是林源三,也不願意入場支持土炮的足球小將。外國球會的球衣銷量當然極好,本地球會的卻無人問津。是本地足球的水平太差嗎?那為何英國技術水平較低的次級聯賽仍有過萬人觀看?我想,只是香港人對自己土地的歸屬感不夠。我們常說﹁自己香港自己救﹂,卻沒有真正實踐。入場撐本地賽事,如足球、籃球、單車,才是實實在在地支持本土。我們可入場支持鄰近的球隊、觀看本地的體育賽事,以行動拯救資源不多的運動界。

廣告

即使有市民的支持,缺乏資源的運動員也難以進步。現時香港政府多把資源投放在取得良好成績的運動,對其他項目及年輕運動員的資助卻嚴重不足。不被香港體育學院選為﹁精英項目﹂的運動,如足球、籃球,就只獲得少量資助,不能翻新訓練場地和配套。香港的運動員面對很多困難:球隊練習只能限時使用康文署的場地,例如兩隊友賽也只能使用九十分鐘,經常未完場就要腰斬比賽。在這奇怪的社會,要去練習桌球也未必能一帆風順。前亞運金牌選手陳國明去年乘搭港鐵時,被指球桿盒超長而違反港鐵規例,當場收到警告信。中國水貨客卻能公然在港鐵違規攜帶行李,為香港人爭光的體育代表卻不能𢹂帶用具去練習。運動員出國比賽也只有少量資助,要自費六位數字開支。有帆船運動員被總會以沒有成績為由拒絕資助,影響他們爭取奧運資格的機會。速滑運動員呂品韜要自費數十萬到國外訓練,在參與奧運時更沒有隊醫隨隊。運動員不能是一份職業嗎?為何在香港偏門的運動就一定欠缺資助,要選手自掏腰包參賽?政府坐擁無數金錢,為何不資助默默為香港付出的運動員?我們要求政府能令運動員有合適的場地訓練,不用自費訓練或參賽,真正培養鼓勵運動員的風氣。運動不一定是業餘,不一定只是閒暇的興趣 。

運動也不只有以體能為主的,也有以智力為主的。﹁智力運動﹂一詞於一九九七年的世界智力運動奧運會首次被廣泛使用,指智力比體能要求顯著多的運動。智力運動包括橋牌、象棋、圍棋、電子競技等。香港一般人對智力運動的概念陌生,獲港協暨奧委會承認的智力運動總會也只有象棋、圍棋及橋牌總會。近年最受關注的智力運動一定是電子競技,當中英雄聯盟的世界賽備受注目,不少國家更有職業的電子競技選手。以台灣為例,電子競技有職業的聯賽,隊伍台北暗殺星更在二零一二年的英雄聯盟世界賽獲得冠軍,台北市長柯文哲拍片支持參與二零一五年世界賽的台灣隊伍,教育部體育署也承認電子競技為運動項目。

相反,香港一般人對電子競技的印象負面,認為只是﹁打機﹂,浪費時間。香港也有願意為電子競技追夢的年輕人,甘願到六千人民幣月薪的中國隊伍發展。可是,有記者問及立法會議員吳亮星對此的意見時,吳表示十分反對,認為年輕人只是沉迷電子遊戲。為何電子競技不能是運動?年輕人能從中學會團隊合作、溝通技巧,頂尖選手更能賺取可觀的收入。其他智力運動如數獨、Scrabble在全球也有發展的趨勢,泰國、巴基斯坦等國家正大力推動。希望香港社會能正面看待智力運動,特別是電子競技,讓另一班同樣在追夢、為港爭光的選手能被承認,不會被視為「廢青」。

談了很多關於運動員的想法,但運動當然不只局限於競技層面。一般市民也應該有運動的空間,促進身心健康。政府常說要提倡全民運動,卻配套欠奉。譬如,香港缺乏單車徑,令市民難以單車代步。政府於二零零九年起興建貫通新界東西的超級單車徑,建成後卻被揭發錯漏百出,有單車徑闊度低於標準,部份路段更有設計問題,令騎車人士要頻頻落車。香港人生活忙碌,很多人根本完全沒有時間做運動,即使是小孩,也只能埋首於做不完的作業。要改變香港人只顧工作的想法固然天真,但要減輕孩子的課業負擔,讓他們有時間運動卻並非難事。取消全港性系統評估已是一個簡單直接的做法。我們要求政府增加讓市民運動的設施,並從小孩著手,培養香港人的運動風氣。

我們相信香港需要運動,為了我們的健康,為了我們的光榮,為了我們的未來。以下是我們需要的改變:

一、透過入場和關注,支持香港的運動員;

二、增加對所有運動項目的支援,讓運動員不至要為運動自掏腰包;

三、改變單調和高壓的教育制度,讓年輕人自由地追夢,有均衡的身心發展;

四、增加運動設施的配套,讓一般市民和運動員也受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