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馬壇的畸型生態

2015/7/7 — 13:17

馬會圖片

馬會圖片

今屆香港馬王料為「步步友」與「友瑩格」之爭。筆者雖傾向支持由前者當選,但如由後者當選筆者也沒有太大的異議。但無論是「步步友」還是「友瑩格」當選,香港馬壇也會出現近二十屆馬王均是閹馬的情況(詳見表一)。在其他賽馬發展成熟的地區,這是匪夷所思的現象。純種馬被安排作閹割手術,除了有部分是因健康緣故外,大部分情況均是因預期馬匹的競賽成就不會太卓越,所以不保留其生育的能力。

這種「汰弱留強」的情況,早已遭到部分動物權益關注者的詬病。但更可怕的是,香港馬壇連「留強」也未能做到:香港絕大部分精英馬匹也沒有生育的能力。例如,歷屆最佳香港短途馬或曾勝國際一級賽香港短途代表(詳見表二)和歷屆最佳中距離馬或曾勝國際一級賽香港中距離代表均是閹馬 (詳見表四) ;歷屆最佳香港一哩馬或曾勝國際一級賽的香港一哩代表(詳見表三)和歷屆最佳長途馬或曾勝國際一級賽的香港長途代表(詳見表五)分別只有一匹和兩匹而已。

廣告

另外,近十九屆香港打吡冠軍馬匹中,只有四匹在退役時仍保持着生育能力(詳見表六)。還有,近廿年來,在香港出賽而有條件(但不一定)轉為種馬的雄性馬匹亦是屈指可數,較著名的分別有「告魯夫」、「日月神駒」、「丹山王」、「丹山飛駒」、「幸運馬主」、「風雲小子」、「俊歡騰」、「冠軍廊」、「爆炸」、「好先生」、「軍事攻略」和「事事為王」而已。雌性馬更只有「勝威旺」和「東成西就」兩匹(詳見表七)。這樣的數據,反映出香港馬壇有不重男但明顯輕女的現象。

香港馬壇出現閹馬壟斷精英階層的局面,原因最少有兩個:

廣告

首先,賣往香港的馬匹多不是預料中最頂級的良駒。例如「精英大師」雖備受練馬師告東尼、騎師高雅志、販馬問派斯(David Price)和馬主施雅治及費葆奇的一致看好1,但在馬主購入「精英大師」前,該駒已進行了閹割手術。正所謂「有早知,無乞兒」,如果在把「精英大師」賣往香港前,已有人能預料到牠的卓越競賽成就,相信牠的生育能力已被保留下來。「精英大師」的案例其實只屬冰山一角。不少運往香港服役的馬王佳駟在一出生便被進行閹割手術。另外,如果外國大馬主認定馬匹的能力超卓的話,他們多不願意「割愛」,更遑論閹割馬匹。故此,有不少香港馬王佳駟原是不被全球馬壇看好的。因此,在事前的角度而言,安排這些馬匹進行閹割手術並沒有違反「汰弱留強」的配種理論(儘管香港以至世界各地均有行內人預計錯誤的情況)。

另一個原因在於香港馬主的意識不足,當中有部分情況是香港馬主安排馬匹進行閹割手術,亦有部分情況是香港馬主要求賣家先替馬匹進行閹割手術。事實上,馬匹被閹後性格多較溫馴,加上沒有發情期,故可專心競賽,這與香港某些中學不准學生談戀愛以便專心操練公開試的原理大同小異。香港賽馬會每年均會提高賽事的獎金,這令馬主和練馬師不惜一切提高旗下馬匹的競賽能力。然而,由閹馬壟斷精英階層的局面,則反映着香港的賽馬水平仍與世界其他頂尖的地區有一段距離。

其實,香港雖不宜發展配種產業,但在全球化下,馬主安排戰績彪炳和/或血統優良的馬匹往外國配種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事實上,愈來愈多香港馬主安排已退役的馬王佳駟往海外的頂級牧場生活)。如果頂級馬匹的生育能力被保留下來,馬主和練馬師多會更關注馬匹的健康狀況,他們甚少會安排馬匹勉強出賽以免大敗或受重傷,從而影響馬匹的配種前景。如果馬匹的健康狀況不再適宜參與高強度的競賽,馬主便會安排馬匹退役配種以賺取配種費。這或多或少是多贏的局面。香港亦不乏有血緣關係的星級馬(詳見表八),只是人類總是不斷重覆地犯錯。不過,香港馬壇缺乏可持續發展的意識,恐怕只是整個香港社會甚至是整個世界的縮影。

 

註釋:

1. 吳嵩、謝少強、余伯樂、馬天尼斯和楊集榮:《香港名駒系列5:精英大師紀念集》。(香港:賽馬天下出版有限公司,年份不詳) 。

作者按:馬匹評分的標準或因年份不同而有些差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