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騎師梁家俊:因為苦過,甜才芬芳

2015/6/17 — 15:53

「捱過之後就會甜」是梁家俊在騎術學校經常會聽到的一句。現年26歲香港賽馬會自由身騎師梁家俊(Derek),十年來一直把這句說話銘記於心,即使於年輕時有不少艱苦的訓練,但全因這句說話令他都一一捱過。今年Derek更有著大躍進的表現,並暫以25場頭馬名列騎師榜十大,令他真正體會到苦盡甘來。

Derek出身自公屋家庭長大,由小到大都是「波牛」一個,但在14歲那年,Derek因一次機會去屯門的騎術學校一嚐騎馬滋味,自此正式踏上騎馬生涯:「當年爸爸帶我去屯門的騎術學校試騎馬,還記得第一次接觸馬匹感覺十分陌生,怎知在學會了控制馬匹後,也漸漸建立了自信心,興趣也隨之而增長。」自此之後,騎馬慢慢成為Derek的興趣,但同時他亦到了要考慮前途的年齡。

廣告

15、16 歲的你我剛懂事卻又十分稚嫩,亦是於中學階段一個十分值得紀念時期,但Derek當年已了解到自己學業成績平庸與其故步自封不如另覓出路,因此毅然選擇了離開中學,更膽粗粗地遞交了一份轉變他一生的表格-騎師學校報名表。回想起學堂時的一點一滴,Derek直言當年在學堂時亦捱過不少苦頭:「在騎師學校生活得要有規律,早睡早起是基本。每天都要上堂、體能訓練、清理馬房等工作,但對我來說最難過的,是控制體重及犧牲了以前同學間的友誼。」

廣告

完成4年訓練後,Derek雖然正式獲得見習騎師牌師,但這並不代表Derek從此就可以「嘆世界」。作為一名騎師,除了要苦練騎術外,亦要花時間對馬匹付出大量愛心。自小便喜歡小動物的Derek對於馬匹更是無微不至:「馬和人一樣能夠感受別人對牠的付出,牠們有著不同的特性,有的比較愛玩、有的需要鼓勵。要馴服牠們,必先要了解牠們的熟性。」Derek現時每天清晨4時就要操練他的座騎,有時亦會替牠們刷身,培養感情。過程雖然辛苦,但他深信一場賽事只有一個好的騎師並不足夠,馬的質素與騎師的互動才是致勝關鍵。

艱苦訓練不易捱過,在豐富的物質環境下生活,「放棄」兩字常常輕易掛在新一代的嘴邊,但Derek直言自己從沒想過放棄:「以前在騎術學校經常會聽到的一句就是:『捱完之後就會甜,艱辛過後在遠處就會看得見成功。』加上當時有楊明綸、蘇狄雄等『老死』於受訓時互相扶持,所以幾難都捱得過。」Derek堅毅的性格正可以從3年前策騎「奇葩」時看到,即使曾落後甚遠,但最終憑不放棄的精神,於最後僅300米的直路力追8個馬位反超第一,此事至今仍教人津津樂道。

當年青澀的四位小子(右起)楊明綸、梁家俊、蔡明紹、蘇狄雄已是獨當一面的騎師。

不至是訓練,賽馬進行中的墮馬意外大家也應該見過,所帶來的後果可以很嚴重。即使每次的墜馬意外就如與鬼門關擦肩而過,但正因為「堅毅」,令Derek連死也不怕:「第一次墜馬真是不懂得反應,有次更試過頭盔都撞爆過,回到家知驚。但我不會退縮,反而更努力搏盡,再小心點就是了。」

經過多年來的努力、對騎馬的執著,Derek近年已於馬壇奠定「大師傅」的地位。「 開始時捱一些苦,栽種絕處的花  幸得艱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花了十年時間去嚐苦的Derek比一般年青人更了解苦味的真締,因為馬術他學會了鍛練,因為鍛練學會了接受苦味,最後因為努力過後而嚐到甜。敢說Derek所嚐到的一定是甘苦,而不是苦澀,因為他從沒有半點埋怨過訓練所受的苦, 這就是我們最愛吃黃蓮卻不說出口的香港騎師-梁嘉俊。

Derek今年第一次入選「最受歡迎騎師」選舉,希望得到公眾更多的支持,並揚言會繼續做好自己,在煞科前交出更多頭馬。由公眾選出的「最受歡迎馬匹」、「最受歡迎騎師」以及「最受香港馬迷欣賞海外馬匹」,於6月9日至6月24日接受公眾投票,除了在馬會網站之外,今年更新增Facebook及WeChat平台,讓馬迷以一人一票方式,以行動支持喜愛馬匹及騎師,投票人士還可以參加幸運大抽獎,有機會贏取豐富獎品,包括信用卡簽賑額及時三星智能手機。

文、圖:蘇子傑(部分圖片由香港賽馬會提供)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