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拉松基因與 Eliud Kipchoge 的新世界紀錄

2018/9/17 — 18:52

Eliud Kipchoge,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Eliud Kipchoge,圖片來源:新聞片段截圖

「02:01:39」——鏡頭都聚焦在 Eliud Kipchoge 身上。他在昨日 (16.9) 柏林馬拉松中,打破 2014 年跑手 Dennis Kimetto 創下的 02:02:57 紀錄。

兩小時一分鐘三十九秒的成績,歸功於他認真和持之以恆的態度。 Kipchoge 作息定時,堅持每日 5 點起床晨跑鍛練。《紐約時報》 Scott Cacciola 撰文記錄, Kipchoge 每次跑步,他也會在筆記本寫下自己的成績,每一行字、每一本簿都可謂有血有汗,至今他已寫下了足足 15 本。這位肯尼亞跑手其實在去年 Nike Breaking2 Project 已創下 02:00:25 的最快紀錄,惜多個因素影響之下,那次佳績未被視作正式世界紀錄。他在柏林破下世界紀錄後,接受訪問時表示:「意大利蒙扎的比賽令我知道這一切是無止境的 (there is no limit) 。而(比賽)也如計劃般。跑步的教訓是一定要練習得好,對自己的訓練有信心,並在比賽中展現出來。 」

跑步挑戰自己的確是無需懼怕有限制,但讓這一切變得可能的,還有多年的演化。

廣告

比起其他靈長類動物,人類的長跑能力更佳。人類無需只靠一時的爆炸力,而是以持久力取勝。短跑跑不過鹿兒?不要緊,繼續追;直至對手無氣無力為止。汗腺發展、較長雙腿、較少毛髮,都為人類祖先提供了絕佳條件在平原中狩獵。那究竟在基因生理上,人類與其他靈長類動物有甚麼差別?

此前,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醫學科學家 Ajit Varki 發現,人類雖與其他靈長類動物一樣,都有基因 CMP-Neu5Ac Hydroxylase (CMAH) ,我們的基因卻有殘缺,令我們無法產生一種依附在細胞表面的糖份。 20 年過去, Varki 的研究隊伍無意中發現缺乏 CMAH 基因,且患上肌肉營養不良症的小鼠,病情比起其他病鼠更差。因此,他們希望再了解 CMAH 對於肌肉與跑動有沒有關係。

廣告

研究人員在兩組小鼠身上,分別置入 CMAH 或有破損的 CMAH 基因,並訓練牠們在小型跑步器上跑動。他們發現,擁有破損基因的小鼠跑得比另一組快 12%,時間也長 20% 。細心檢測小鼠基因變化,研究人員觀察到小鼠腿部肌肉有較多微小血管,氧氣用得更有效率,而取出的肌肉收縮得也較久。當然,此研究只集中於小鼠, CMAH 在人類身上未必也會有類似的表現。 不過,以現時證據看來, CMAH 或扮演了重要角色。 Varki 等人亦估計 CMAH 基因變化,可能是在 200–300 萬年前發生,也是人類祖先逐漸變得更善於長時間運動的原因。

現代人類已不再需要狩獵,跑步變為挑戰極限的運動。基因只是入場券,Kipchoge 相信成功關鍵在於心態:「跑步重點不有於雙腳,而是心和意志。」這一切也許可在他衝線一刻可見。狀甚歡喜的他不只是比賽冠軍慶祝,更重要是自己再次戰勝了馬拉松。這位跑手相信,自己想做到的只是不斷突破個人最佳成績。

「02:01:39」將成為他個人最快的紀錄;更重要是,Kipchoge 不會因此停下來。 

參考資料:
Runners' World, Eliud Kipchoge Crushes Marathon World Record at Berlin Marathon, 16 September 2018
Science, This broken gene may have turned our ancestors into marathoners—and helped humans conquer the world, 11 September 2018

報告:
Okerblom, J., Fletes, W., Patel, H.H., Schenk, S., Varki, A. & Breen, E.C. (2018). Human-like Cmah inactivation in mice increases running endurance and decreases muscle fatigability: implications for human evolution. Proceedings of Royal Society B, Published Online. DOI: 10.1098/rspb.2018.165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