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體育姓「黨」I don't care

2016/8/29 — 19:39

資料圖片:中國泳手孫楊,圖片來源:孫楊 微博圖片

資料圖片:中國泳手孫楊,圖片來源:孫楊 微博圖片

【文:松木】

八九之後,我不再理會中國在國際運動比賽的成績和表現了。

九零年的亞運會在北京舉行,中共正好借此突破制裁,強調和平、友誼,體育無關政治。那年—月才結束自六四事件實施的北京戒嚴,國際間有鼓吹抵制北京亞運。九月亞運成績美滿,中共獲得一百八十多個金牌,冠絶亞洲。一年多前的屠殺搜捕清算,就掩埋於—遍歌舞昇平聲中。

廣告

二零零八年的北京奧運會,傾黨國之力,同樣勝利地完成其政治任務,金牌數目,冠絶世界,形象地宣示大國崛起,黨國體制強大優越,政治何須改革。

在中共,體育從來都為政治利益服務。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乒乓外交,突破封瑣,謀劃跟美國建交,便宣傳「友誼第一,比賽第二」,常常故意輸掉比賽。到了後來要宣示國力,便成金牌至上,不容有失。勝出者歌頌黨恩,失敗者包括銀銅牌得主,便是愧對黨國。體育當然從來姓「黨」。

廣告

一九四二年毛凙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提出文藝為人民(工農兵)服務。根據中共的説法,中國共產黨代表人民的利益,中共就是中國人民,文藝理所當然為共產黨服務,體育自然没有例外。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常跟父母回廣州探親,還是中小學生的我,常疑惑市面為何見不到任何運場或運動設施,親戚告訴設施場地都設在單位、工廠。我心想不屬於單位,連運動也没得做?後來我才知道若没有單位,連做人的資格也没有。每個人都縛在户囗和單位,職業工作都由黨分派,婚姻要黨批準。要當專業運動員,當然由黨選派!

後來一位中學的體育主任告訴我,每次參觀大陸的體育學院,總見到有地方供養—群殘廢者,他們都是各種訓練致殘的運動員,有些一世都要躺在床上。

在如此體制下,運動員只是黨國(國家)體委的工具,要勝要敗,吃藥耍詐,都得服從,没有個人意志可言。表演娛眾,為黨國宣傳,即使賽後疲累,都得完成任務。傷患嚴重的劉翔便不得不賽。如不服從,便得付出沉重的代價,九十年代的乒乓冠軍何智麗(小山智麗)不肯詐敗,被迫去國,後來的李娜,雖然成功,但為掙脱體制,歷盡艱辛。

如此體制之下,中共今年奧運成績大幅滑落,是否宣示在零八年的頂峯國力也大幅滑落?在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即之際,得獎運動員來港表演,又是怎樣的工具?要完成怎樣的任務?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