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體育界聲援反送中的「後果自負」

2019/8/6 — 10:51

或許,在這場運動中,體育界人微言輕。

「反送中」運動事件早期,香港體育界零星有運動員對反送中運動支持表態。然後四十多位體院運動員聯署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現今科技發達,在社交媒體都得到不少最新影像,活生生血淋淋地展示政權的殘暴。晚上在住宿的房間﹐人人輾轉反側,掃著一段段未點擊已經教人難過的片段,徹夜未眠。

無疑「更快、更高、更強」的運動員在這件事情的反應是遲鈍的。為一年後的東京奧運資格而努力,運動員、教練和支援人員,很多都在這風雨飄搖的日子裏,在深山不知處艱苦鍛練。隔了幾個小時的訓練,又會有新的暴力事件教人咬牙切齒。平時練習的敏捷反應,突然在這大時代毫無用處。

廣告

當社會不同界別人仕,甚至不同公務員隊伍都用委任證明志,運動員展示體院證件再寫上五大訴求,雖有延誤,卻是召集了正在不同時區訓練和比賽的運動員意見集合一起,犧牲和運動表現有關的休息時間,已經十分難得。

雖然,他們都不知道他們的聯署有多大影響力,因為前特首梁振英講過,運動員沒有經濟貢獻。每屆大型運動會的授旗禮和慶功酒會,達官貴人衣香鬢影,運動員教練們可能沒有太多對政府掌權者的愛,甚至每每自嘲是特首和民政事務局局長的佈景板,卻知道運動員有出席活動對社會的責任,因為他們都知道,現在他們得到的資助和訓練環境,用的是納稅人的血汗錢。

廣告

到 8 月 5 日大罷工,有體院職工響應,得到上司口頭同意後再到人力資源部請求申請程序,換來了部門主管一句「後果自負」。同事十分氣憤,將事情在網路討論區上分享再有傳媒轉發。

首先,我作為一名前員工,希望大家先了解體院是一個怎樣的機構:體育學院註冊為有限公司,拿的卻是政府康文署、賽馬會獎劵基金和恆生銀行的資助。所以,當你期望體院是私人機構做事的靈活性,管理層就會說要有法定政府機構的道德操守;談到薪酬待遇和運作制度要和政府機構看齊,管理層就說體院是家有限公司。

能在體院待上一定年月的職員,一定對香港隊有很多愛和責任——因為講到錢,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體院職員薪酬待遇都追不上私人機構,更遑論是薪高糧準的公務員。而體院亦只此一家,就像三十年前的 TVB ,沒可能有「東家不打打西家」的瀟灑。

所以,在罷工一事上,體院職員沒有公務員得到政府最直接的優厚待遇,但比公務員有更大的心理包袱。因為一旦如人力資源主管說要「後果自負」離開體院,等於沒可能再為香港最優秀的精英運動員服務。可以比體院工作賺更多錢更不用頻頻出差的工作也多的是,但體院員工就是有這種可愛的偏執。

很多委屈,就是送著這些愛和責任吞下去的。

習訓期間,軍人出身的大老闆也在問,為甚麼香港的公職人員都膽要向行政長官抗議。我答:「不論政權更替,公職人員必定盡忠職守,確保制度行之有效,運作暢順。」制度從政府決策到警隊執勤都崩壞透頂,公職人員抗議,其實也算是執行職務。

晚飯桌上,我要用力以雙語解釋海峽時報和防火牆內收不到的資訊和論點。按摩床上,中國藉陪練在臉托下放了手機,不播抖音不播宮廷鬥爭電視劇,反而是 YouTube 配上了字幕,香港電台記者利君雅向林鄭月娥質詢要特首「講人話」的記者會片段。

這個有點超現實的畫面,原本在他們面前揹著包袱,突然間變得輕飄飄。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