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體路 JUNIOR】足球女判官專業贏尊重 羅碧芝「吹」出一片天

2017/1/12 — 17:48

一場足球賽事中,左右賽果的除了球場上的22位球員、場外的教練職員,還有4位球證。今期《Sportsroad Junior》特別訪問了香港唯一國際女球證羅碧芝(Gigi),讓她現身說法,分享一位嬌滴滴的女生,如何在「男人堆」中執法。

S:Sportsroad Junior記者 / G:Gigi

S:可否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G:我由2006年開始展開球證生涯,2013年成為國際球證,現時是香港唯一國際女球證。我會擔任男子甲組、女子聯賽主裁判,以及以助理或後備球證身分執法香港超級聯賽(港超聯)。

廣告

S:女生做球證有否優勢?
G:比起男性,女生會比較心思細密,我較易『聞』到場波有沒有火藥味,當感覺到的話,就要捉雙方隊長傾計,以防衝突發生。而且女生的說話,通常男球員會較易接受!

廣告

S:做球證可以「搵到食」嗎?
G:在香港做球證不會太高人工,兼職每場只約300元,要糊口其實很困難,但若是學生兼職的話就相當不錯,因為既可賺錢又可訓練自己應付壓力,對足球有興趣的話,是球員及教練以外的另一個選擇。

S:男子足球世界裡,女生如何立足?
G:當年剛入行時,他們會用說話Challenge你,『你識唔識波㗎?』但只要做好本份,當他們看見你每星期日灑雨淋,認真執法每場球賽,久而久之就知道你不是「玩玩吓」,會尊重你。但都是那一句,對男孩子一定要強悍一點,不然他們會覺得你不夠專業。

S:有沒有球員不服你的判決?
G:曾經執法過一場乙組賽事,有球員不滿判決,之後用波『省』我。雖然事後他有道歉,但當然還是被我用紅牌直接趕出場。

S:球證與球員在場上關係猶如天生宿敵,雙方場外關係又是怎樣?
G:我和很多球員都很熟絡,有時在球員通道或賽前都會問候大家。但只要落到場,就要變得鐵面無私,盡量不要與球員交頭接耳,以免影響球證的專業身分。

S:做球證,最重要是什麼?
G:最重要是體能,我們每場最少都跑10公里,若是港超聯更要跑10至12公里,少一點體力都不可。

S:被球迷噓或用粗口謾罵,有甚麼感受?
G:我只會相信自己的判決,別人說甚麼我不理會。何況當身處球場時,只會集中眼前的比賽,老實講,場外的說話很難聽得見。

S:最難忘的一場執法?
G:去年(2016年)緬甸的東南亞賽,當地足球氣氛濃厚得令人難以置信!記得四強時有球迷騷動,又掟櫈又掟玻璃,所以我緊接負責執行的季軍戰非常重要,我每一個判決都要好小心。很開心導師對我的信任,幸好最終都順利完成球賽。

S:做球證執法稱職,踢波又如何?
G:小時候已喜歡運動,越野跑、排球,當然還有足球,以前曾代表過學校踢大專盃,我是一名前鋒,還贏過不少獎項!

 

圖:蘇子傑

原文1月2日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