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朗 — 12年前;12年後

2016/7/11 — 11:07

相隔12年,C朗拿度終於舉起歐洲國家盃冠軍獎盃

相隔12年,C朗拿度終於舉起歐洲國家盃冠軍獎盃

時間的長河裡,總有幾個讓你痛哭流涕的時刻。

12年前,他懷著雄心壯志踏上歐國盃決賽,最後卻不敵希臘神話告終。那年他19歲,第一次嘗到職業生涯的失敗,在家鄉最後的一個鏡頭,是他雙眼通紅,淚灑球場的畫面。

因為年輕,不害怕跌倒,也不害怕哭泣,那年的眼淚,流得多麼年輕。

廣告

12年後,他再次踏上歐國盃決賽,如今他不再是當天那個黃毛小子,臂上的隊長臂章讓他多了一份使命,也許是國家隊生涯另一次最接近冠軍,但一次碰撞粉碎了他的美好開局。

倒地一刻,球迷心知不妙,但我們總是相信這個鬥心永遠處於100%的C朗定能爬起來,如像往日一樣,無論再痛苦也會撐下去,更何況這是一場決賽?然而當中的痛是何等程度,我們只能從他表情得知,實際那份痛又有誰能感受?

廣告

他一拐一拐的步伐,叫球迷看得痛苦也心酸。他不斷叫自己撐下去,就算他沒有說出口,從他的忍痛臉容上也清楚知道,他多渴望繼續拚下去,因為葡萄牙不可能沒有C朗!

平日的C朗也許有點自大,也有點自我,不時責怪隊友幫不了手,讓人看得有點討厭,但如今看著C朗苦苦堅持,隨意包紮過便繼續忍痛上陣,如像《Kano》裡面負傷投球的吳明捷,讓人看得心痛,但更甚的是看著這個永不言敗的人也被迫向現實低頭,在25分鐘退下火線,而在眼裡一直翻滾著的淚水,終在將臂章交給蘭尼之際也不自覺掉下來。與此同時,一隻不知從何而來的飛蛾剛巧飛到C朗臉上,彷彿輕輕親吻了一下,安撫面前這個受傷的男人。

換出的一刻,全場的球迷,包括法國球迷也用代表祝福的掌聲向這位退下火線的戰士致敬,但你我知道,C朗並不想以這個方式離場。因為不知道將來再次打入決賽是何時?就算有機會,也許時代已不屬於自己,這次的眼淚,流得多麼沉重。

失去C朗後的葡萄牙有點方寸大亂,如像相機失去了對焦,球員慣常於進攻尋找的身影不再是C朗,霎時間要習慣這種的不習慣,不過當看到加時階段,帶傷的C朗上前逐一安撫隊友、甚至看比賽時肉緊得像小朋友一樣的畫面,便知道C朗只是身影不在,他的精神依然長存。

平日被球迷恥笑為「豬隊友」的戰友,這刻也爭氣地打出高水準表現,不論是比比、蘭尼、哥利斯馬還是被看輕一線的艾達,而艾達的一記割草式射球更帶領葡萄牙領前。也許往日他們是豬隊友,但這夜決賽葡萄牙一眾球員絕對唔豬,甚至才是真正的英雄。

12年前,葡萄牙未能以主辦國身份捧走冠軍,卻造就了希臘成為歷史之中的傳奇神話,但12年後葡萄牙,卻上演了如像當年希臘的神話,在看淡之下高舉冠軍。若然伍晃榮先生仍在生,未知會如何以這一場比賽呼應當年他的精彩報導?

足球場上,汗水和淚水各佔一半。淚流滿臉的C朗,在哨子聲響起過後再一次放聲块堤。12年前和12年後同樣是淚灑球場,但兩次的眼淚卻有不同的狀況,而這次他身邊也多了一個夢寐以求的獎盃。

人生中總有幾個讓人痛哭流涕的時刻,但無論是甜或苦,動容時刻掉下的眼淚卻是真實得令人難忘,笑著也哭著,只因有種哭泣,叫喜極而泣。

即使今場C朗未能將汗水揮發到完場,也肯定難忘這個奪冠之夜。至少,這刻他圓夢了。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