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5年前,兩個碧咸,15年後

2015/11/17 — 13:39

2000年,奧脫福。

「看看是誰,呀,是布魯克林。你好嗎布魯克林?」身穿18號的史高斯在前方叫著。

「布魯克林今天看起來很像帥哥。球衣是爸爸買給你的嗎?」他慢慢蹲下來看著布魯克林,布魯克林猛地點頭。

廣告

「布魯克林還認得我嗎?我是誰?」他摸摸布魯克林的小頭顱,布魯克林仍然像個賣笑公仔,只懂賣笑,並沒有答上話,但這個可愛的笑容已把史高斯溶化掉。

「布魯克林,認得出叔叔嗎?是Paul叔叔。」碧咸也蹲下來,向著細小的布魯克林耳朵說。

廣告

布魯克林這時看起來有點呆滯,但表情依然帶萌,彷彿沉默了一回,在那細小和未發育的腦裡用力思考,然後得出一個結論,略帶猶疑下輕輕點頭。

「大衛,甚麼叔叔呀?我才不過是26歲,還很年輕耶,布魯克林,你說對不對?」布魯克林對著史高斯展示他最能溶化掉別人的心的笑容。

這時,史高斯摸著布魯克林的頭,輕輕說道:「布魯克林,你知不知你爸爸很厲害?他腳下功夫雖然不是太出色,比我還差很遠很遠,不過他的傳送卻是當今之最!」旁邊的碧咸尷尬地笑了笑。

史高斯續道:「你將來也要像爸爸一樣出色,長大後回來這裡,穿起他的七號球衣,好不好?」史高斯伸出他的尾指,布魯克林看見,本能反應緩慢地伸出他的小手,一張大手,一張小手,就這樣相疊一起,一個承諾就此許下。

「不過記得不要像你爸爸那樣以光頭示人.....沒女仔喜歡,很醜的....」史高斯用手掩咀,輕輕在布魯克林的耳邊說。

「Fuck you Paul.....」碧咸踢一踢史高斯的屁股,史高斯哇的一聲跳起來,然後帶著一個鬼笑臉轉身離開。

驀地,碧咸轉身蹲下來,望著布魯克林。他將身上那個1999-00聯賽冠軍獎牌除下,然後掛在兒子身上,甜絲絲說著:「布魯克林也有一個獎牌嚕。」布魯克林笑得合不攏咀,也手舞足蹈起來,碧咸從身後看著兒子細小的背影,份外窩心,不知這兒子,將來會怎麼樣?

兒子跑得遠了,碧咸趕忙追上前:「好,騎在爸爸膊上,爸爸讓你君臨天下!」然後,碧咸輕輕抱起布魯克林,讓他騎在自己膊上,這是布魯克林第一次以這個視線,環觀整個奧脫福球場,這個老揹少的畫面,恰巧被攝影師捕捉著,穿起同一件球衣的兩個碧咸。

-------------------------------------

2015年,奧脫福。

「哇,布魯克林已經這麼大了?都已經高過我了。」同樣身穿18號的史高斯叫著,不過面前的布魯克林已經不再像以前般賣萌,而史高斯不需再蹲下來,反而要將視線抬高少許。唯一相同的是,布魯克林仍像以前般害羞。

「當年我看你的時候,你還是這麼細小。」史高斯以手勢附助。

「時日過得真快!」

「對,這次他終於可以叫你Paul叔叔了。」碧咸說笑。

「Fuck you man,原來你這麼記仇?布魯克林,千萬不要學你爸那樣。」這時候,三人也不禁大笑。

「爸爸有沒有傳授他的獨門七旋斬給你?」史高斯附帶浮誇動作。

「爸說我資質不夠,學不來。」布魯克林搔搔後頸,說起來有點尷尬。

這時,史高斯皺起眉頭,額上的那幾道「火車軌」更是明顯:「你應該將七旋斬這套技術薪火相傳下去才對吧!」

「其實我是怕他學得太好,搶了我風頭,你知吧,他網上很有多粉絲的,我也要顧一點面子.....」碧咸偷偷地向著史高斯說,布魯克林顯得一頭冒水。

「哈哈,去你的,不過孩子也要有自己的風格.....布魯克林,不要緊,多點跟叔叔踢波,爸爸不教你,我來教你,助你打贏他!」這時,史高斯伸出拳頭,布魯克林同樣本能反應地伸出他的拳頭,這一次,不再是小手和大手了,但承諾同樣也是許下,像15年前一樣。

「好吧,我不阻你兩父子了,好好享受未有記者訪問的時刻,一會兒可會很忙。」說罷,史高斯便離去。

就這樣,碧咸兩父子一同站在奧脫福場上。

「爸,我剛才踢得好嗎?」布魯林克打破沉默。

「可以更好,應嘗試多一點突破。不需要時刻傳給我。」

「我不太敢向前,我怕傳失。」

「大膽一點便可以了。」

布魯克林聽後,笑了笑,然後輕輕點頭。

當你一天,你不再將球傳給我,而是自己一直向前,那時我便知道,你已經長大了。

「我倆父子終於可以同場並肩作戰了。」碧咸說。

「什麼終於?我都一直都在你身邊耶。」布魯克林認真地說。碧咸霎時感觸,再一次想起了15年前抱著兒子君臨天下的一幕........

時日太快,無知的小孩一晚長大。這次,爸爸抱不起你了,將來的路,你要自己一個人行,而我只能當做你身邊的同行者.....

「爸,我知道我繼承不了你的事業,但我會學習你的努力,創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布魯克林視線向著前方說,堅定不移。

碧咸回望兒子,靜沉無言,原來不用傳球,我也知道,你已經長大了。

碧咸思索一會,輕輕一笑,然後將手搭在兒子的肩膊上,看著奧脫福面前數萬名觀眾,輕輕說:「好的。」



完。

*故事屬純虛構
 

原刊於足球說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