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年四歲系列賽實力馬點評

2017/1/3 — 11:45

佳龍駒(馬會資料圖片)

佳龍駒(馬會資料圖片)

踏入2017年,在沙田馬場舉辦的新一屆四歲系列賽即將分成三個月舉行,剛轉四歲的「巴基之星」無可避免地成為焦點的所在。

然而,自2006年把四歲系列賽由兩關增至三關後,迄今尚未有一匹賽駒能夠勝出此系列賽的所有賽事,而在近廿年中,能在四歲系列賽勝出兩關,或連續在三關跑入前兩名的賽駒,絕大部分也能躋身香港最頂級賽駒之列(見表)。如僅參考這項數據,各位馬迷要做好心理準備,「巴基之星」在四歲系列賽最少有一關未能勝出。

當然,這種以單一的過往數據作為未來表現的指標,未免見樹不見林。無論如何,即使完全不理會這個歷史宿命,而單比較「巴基之星」與其他同齡賽駒的背景、實力和狀態進度,也不難發現,今屆四歲馬匹不乏其他有力稱雄爭霸的賽駒。本文在以下將逐一介紹牌面實力「有睇頭」的賽駒(必須事先強調,天氣狀況、騎師的臨場發揮和馬匹的健康狀況會使賽事出現變數):

廣告

1. 佳龍駒:筆者在去年已撰文介紹過「佳龍駒」,並毫無猶疑地認為牠才是上季的三歲王。此駒在2016年5月29日的獅子山錦標(一哩途程的香港三級賽)以一又四分之一個馬位擊敗當打的「美麗大師」。雖則說「佳龍駒」在那場賽事受「美麗大師」讓十六磅,但當時「佳龍駒」年僅三歲,賽前沒有任何級際賽的經驗,而「美麗大師」的級際賽經驗則已非常豐富(且在天氣良好的情況下角逐)。現今的「美麗大師」已貴為2016年的香港一哩錦標(國際一級賽)的盟主,這便可再度證明「佳龍駒」跑一哩的強橫實力。

事實上,「佳龍駒」現時的評分為114分,比「威爾頓」在2014年參加香港經典一哩賽時還要高3分,所以在平磅角逐的情況下,已證明實力的「佳龍駒」明顯佔有磅利。其實,「巴基之星」的幕後和「佳龍駒」的幕後均意屬由莫雷拉主轡他們的賽駒出戰香港經典一哩賽,而莫雷拉雖對「巴基之星」不乏讚美之詞,但在須作出短期上的抉擇時,他似乎意屬實力得到更多證明的「佳龍駒」。此外,「佳龍駒」的練馬師約翰摩亞(下簡稱「大摩」)接受《南華早報》訪問時示,「佳龍駒」的評分較「巴基之星」的高23分,若莫雷拉因「巴基之星」而棄騎「佳龍駒」,實為反智的決定(原文為:「Really, Pakistan Star? You are talking about one horse rated 91 and another 114, you do the maths – it’s not confirmed but Joao has been asked to ride Rapper Dragon」)。

廣告

不過,「佳龍駒」並非沒有自身的隱憂。在去屆打吡冠、亞軍「明月千里」和「凱旋生輝」相繼重傷後(後者更已退役),大摩原定計劃由「佳龍駒」補上進軍國際賽,然而該駒在備戰國際賽前哨戰時兩度出現右後腿不良於行的問題,大摩迫於無奈取消此冒進的計劃,改為在國際賽事日中安排該駒出戰一場一班的千四米賽事作熱身戰。在該仗中,「佳龍駒」雖敗不遠,而較牠早過終點的四匹馬中,其中一匹為去屆香港經典一哩賽和香港經典盃的雙料季軍「有得威」,另外有曾撃敗「巴基之星」的「威力川」和「宅大大」。眾所周知,「佳龍駒」的幕後旨不在此,所以牠在該仗的成敗不足掛齒。然而,「佳龍駒」的健康狀況如何,將直接影響牠在四歲系列賽的表現。還有,「佳龍駒」尚未證明自己有1800米和2000米的長力,反之以「巴基之星」的腳法和血統來看,角逐香港經典盃和香港打吡大賽將更合發揮。

無論如何,「巴基之星」在新馬錦標一役中仍顯示出非常稚嫩的一面,但「佳龍駒」肯定已踏入大熟大勇的階段,所以在牌面上,「佳龍駒」在香港經典一哩賽肯定比「巴基之星」全面佔優。若拿「巴基之星」在新馬錦標一役的進度與「佳龍駒」勝出獅子山錦標的狀態作比較,「巴基之星」會以約4個馬位的距離敗給「佳龍駒」。假如「佳龍駒」的健康狀況沒有大礙,那「巴基之星」要有極為驚人的突飛猛進,才有望在不足廿天後的賽事中縮窄兩者之間的差距。粗疏地說,若「巴基之星」與「佳龍駒」能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中同場較量,那便好像是流川楓與澤北榮治的對決,這樣說或許能令更多人對兩駒的進度和在一哩競賽的實力分野有初步的理解。

2. 鷹雄:這匹在香港的處子戰(一哩)便撃敗了「巴基之星」的2016年澳洲昆士蘭打吡冠軍賽駒,將是大摩另一匹在四歲系列賽的爭標希望。大摩對該駒的部署方式,被喻為是2015年澳洲昆士蘭打吡亞軍「明月千里」進軍2016年香港打吡大賽的翻版,而「鷹雄」的擬定主轡騎師,同時是「明月千里」的主轡騎師布文。「鷹雄」的長力肯定不成疑問,反而牠在2016年曾在澳洲角逐1630米的三級賽僅以第八名完成,所以一哩未必是牠的最佳射程範圍之內,能夠在港一出即勝是新鮮感搭夠使然。

另一方面,過往的數據顯示,自1987年起,沒有練馬師能名衛冕香港打吡大賽,強如愛倫(1997,1999年)和大摩(2014,2016年)也只能隔年再捧盃。恰巧的是,大摩去年已憑「明月千里」捧起此盃,換言之這項數據會得出不利「鷹雄」和「佳龍駒」的結論。然而,數據也可以是用來打破的,而賽馬比併的是賽駒的實力,而非過往的數據,所以各位意欲下注的人士相信哪一套的解讀,悉隨尊便,反正筆者是不會下注的。

無論如何,在牌面上,「鷹雄」跑一哩較「佳龍駒」遜色,但跑二千米則佔有絕對的賽績優勢。如「巴基之星」能加入戰局,那形勢將更為複雜。簡言之,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中,「巴基之星」和「鷹雄」的比併,就像流川楓與仙道彰的較量,但在角逐二千米的香港打吡大賽時,「鷹雄」的實力便比仙道彰高。

3. 劍斷浪:這匹隸屬蔡約翰馬房的賽駒,被莫雷拉形容為有力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中擾亂大局的另一匹賽駒。話雖如此,這匹迄今7戰取得4冠的馬匹,極其量是莫雷拉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中的第三選擇。不過,在「巴基之星」勝出新馬錦標的同一天,「劍斷浪」在尾場賽事撃敗接下來介紹的「美麗傳承」重敲勝鼓,並因此被加至與「巴基之星」同分。「劍斷浪」的父系Mossman性能廣泛,勝出途程包括1200米和2040米,但牠無論在名氣上,還是配種成就上,仍遠及不上「巴基之星」的父系Sharmardal。如果連同「劍斷浪」和「巴基之星」的母系血統來看,「巴基之星」在角逐1800米或以上途程的能力在牌面上絕對優於「劍斷浪」。不過,如果「劍斷浪」能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中交出最高的水準,而其他主要對手稍有差池的話,「劍斷浪」便有不俗的條件取而代之。但筆者只會視牠在牌面上具備與宮城良田級數相若的賽駒。至於牠的練馬師蔡約翰,則憑「首飾太陽」在去年首奪香港經典一哩賽。

4. 美麗傳承:郭氏家族購入以美麗系命名的賽駒時,向來野心勃勃,例如筆者頗常提及的「美麗大師」(2015年的香港經典一哩賽)、2010年的香港經典一哩賽盟主「締造美麗」、2015年中銀理財馬會一哩錦標(國際二級賽)盟主「美麗之星」等。郭浩泉名下的「美麗傳承」貴為2016年澳洲玫瑰崗堅尼(2000米,3歲一級賽)亞軍,打吡長力肯定不成問題,但該駒來港後只曾在2016年12月27日的二班千四米賽事上陣,在港出賽經驗和適應水土方面及不上主要的對手。

過往「美麗」系列賽駒在經典一哩賽的戰績非常彪炳,但翻查「美麗傳承」在外地出賽的紀錄,牠在一哩途程勝出的賽事,只是澳洲蘭域馬場舉辦的歲及以上 指標評分 78 讓賽,而且牠當時僅負119磅;「美麗傳承」在同為一哩途程的蘭域堅尼賽(3歲一級賽)中,僅能跑入第五名。另外,雖然「美麗傳承」在變化場地角逐時,能於水準較低的賽事中勝出及上名,但血統顯示,牠的父系Road To Rock較擅長跑乾快的場地。所以一旦在變化場地角逐時,「美麗傳承」能否在精英雲集的場合中保持競爭力,實為一大疑問。

無論如何,購買賽駒首要考慮的,是賽駒在最佳路程的戰鬥力如何,然後才再考慮賽駒能應付怎樣的路程範圍。「美麗傳承」的級數在外地已得到不俗的證明,甚至乎牠在澳洲三歲馬的排名中較「鷹雄」高,故在牌面上來看,「美麗傳承」的級數直迫牧紳一。而牠與過往能在四歲系列賽勝出其中一關的「美麗」系列賽駒不同的是,牠並不是由告東尼訓練的。近幾年,郭氏家族加強與大摩的合作,目的自然是矢志加強在大賽的攻力,但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郭氏家族能否在香港打吡大賽取得零的突破,只能拭目以待。

5. 喜蓮彩星:「喜蓮」系列賽駒和「美麗」系列賽駒一樣,同是大賽的常客,例如1993年香港打吡冠軍「喜蓮之星」(賓康)、父系為Peintre Celebre的兩項香港一級賽雄馬、2008年香港打吡冠軍「喜蓮福星」(告東尼)、「喜蓮標緻」(方嘉柏)、現役的2015年渣打冠軍暨遮打盃冠軍「喜蓮巨星」(告東尼)、雄馬「喜蓮獎星」(大摩)和「喜蓮歡星」(大摩)。胡氏今次購入的「喜蓮彩星」,來頭比以往的「喜蓮」系列賽駒有過之而無不及:「喜蓮彩星」為2016年巴黎大賽(法國聖格盧馬場2400米,左轉場地,3歲一級賽)冠軍。值得一提的是,「喜蓮彩星」同年3月在法國高濱馬場勝出3歲表列賽利傑威錦標,而當時的場地為大爛地(其實巴黎大賽一役的場地狀況也為好地至軟地),由此可見「喜蓮彩星」擅跑變化地,反而若在乾快場地角逐,「喜蓮彩星」的戰鬥力便不知會否打了些折扣。

但更大的不確定性是,該駒尚未在港出賽,所以不知牠適應香港水土的情況如何。不過,幕後明顯安排牠只為大賽而戰,若然級數搭夠的話,根本不用太多的熱身也力足言勝。更何況,「喜蓮彩星」是筆者介紹的六匹馬中,唯一一匹尚未閹割的賽駒,足見牠的幕後對牠寄望甚殷。如果說「鷹雄」角逐二千米時可能具備高於仙道彰的級數,「喜蓮彩星」在牌面上也必具備不遜於諸星大的實力。而更瘋狂的是,牠們同樣隸屬大摩馬房。

6. 明月青天:接下來介紹的「明月青天」,同樣是隸屬大摩馬房的賽駒。沒錯,是同樣隸屬大摩馬房的賽駒!這匹與「明月千里」同主的賽駒,亦為2016年澳洲昆士蘭打吡亞軍,程凱信購入牠時,直言目標直指香港打吡。不過,High Chaparral的子嗣尚未有一匹在港勝出一級賽,而「明月青天」亦要面對在2016年澳洲昆士蘭打吡撃敗過牠的「鷹雄」。

另外,「明月青天」與「喜蓮彩星」一樣,尚未在港出戰,不知牠們能否適應沙田馬場的場地特點。此外,在沙田馬場舉辦的香港打吡大賽中,尚未有一個馬主能夠連續兩屆捧走錦標。

現時所有的數據均不利於「明月青天」,包括尚未有練馬師,亦未有馬主能衛冕香港打吡、牠尚未在港出賽,反之撃敗過牠的「鷹雄」已證明能夠在沙田馬場爭勝,以及牠的父蔭沒有覆蓋香港馬壇的網絡。若然「明月青天」能以擊敗「鷹雄」的方式勝出香港打吡大賽,那絕對稱得上是香港馬壇2017黑天鵝事件,但倘若如此,更顯得世事無奇不有吧!

總結

介紹過以上6匹賽駒後,讀者理應很容易明白,「巴基之星」在未來幾個月將面對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如果牠果真能夠勝出香港打吡大賽,那絕對能載入香港馬壇的傳奇事跡。如果筆者是「巴基之星」的練馬師,筆者按理只會用順其自然的方式操練該駒,反正該駒很可能到5歲才踏入全盛期。這個道理,告東尼比筆者清楚得一萬倍,不過練馬除了要對專業判斷有所堅持外,還要應付馬主各種的疑問和施予有形(馬主可安排馬匹轉倉)和無形的壓力(希望對馬主有所交待),其箇中辛酸實在不足為外人道。

 

後記:

問:為何要同時勝出四歲系列賽三關那麼困難?

答:香港經典一哩賽、香港經典盃和香港打吡大賽的途程分別為1600米、1800米和2000米。400米途程的差距,足以對馬匹的性能有不同的要求,且訓練的手法也不盡相同。當然,有些賽駒的射程範圍為1600至2000米,但賽馬除了看賽駒的自身實力外,還要看對手的狀況。比方說,若一匹能應付1600至2000米的賽駒面對特擅角逐1600米或2000米的對手時,牠便有可能敗給路程專家。在廿一世紀中,能夠同時在途程差距400米或以上的一級賽中勝出的賽駒,絕大部分也是馬王級的賽駒,例如日本馬王「滿樂時」(1600米至2000米)、前日本馬王「龍王」(1200米至1600米)、香港傳奇馬王「精英大師」(1000米至1400米)、「將男」(1600米、2000米、2400米)等。甚至乎,能在四歲系列賽連續三關跑入前兩名的「步步友」、「威爾頓」和「明月千里」也能夠成為香港馬王,而「俊歡騰」則能夠轉型為種馬。

此外,有些練馬師會安排旗下賽駒集中火力爭其中一項賽事的錦標,所以會提早在香港經典一哩賽或待香港打吡大賽的前夕在把牠們推至狀態的顛峯。若在香港經典一哩賽便把馬匹的狀態推至高峯(有些練馬師知道自己的賽駒的長力只適合跑一哩),便很有可能在第二或第三關無以為繼;若待香港打吡大賽的前夕才把馬匹的狀態推至高峯,便不能以最顛峯的狀態迎戰首兩關(例如明月千里)。

其實,即使一匹馬能同時應付1600米至2000米的路程,要把牠的最佳狀態連續維持兩個月也殊不容易。故此,若有一匹賽駒能夠打破多年來的宿命,勝出四歲系列賽的三關賽事,怎能不把牠當作傳奇呢?

問:2017年四歲系列賽對香港馬壇精英化發展有什麼重要性?

答:四歲系列賽向來為中距離途程精英賽駒的重要搖籃,而2014年更出現同屆具備兩匹香港馬王的情況,這把香港賽馬的發展帶往另一層次。然而,好景不常,2015年的打吡冠軍「戰利品」乃是馬壇三杉淳、牠與同屆的打吡亞軍「直震撼」和2016年打吡亞軍「凱旋生輝」已經退役,而2016年打吡冠軍「明月千里」在操練時企圖起腳襲擊其他馬匹撲空受重傷,能否重返高峯實為未知之數。香港近兩屆的國際賽重頭戲香港盃均由外隊馬勝出,可見香港馬在二千米的途程上出現青黃不接的問題。所以,能否在下一屆香港盃賽事扭轉局面,在很大程度便要視乎這批4歲精英的表現如何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