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C米蘭,他和我的朋友

2015/10/7 — 11:22

中學那時有位朋友,他超級喜歡意大利的AC米蘭。波衫印字還是主場朝聖,他都在18歲之前一一完成。那時的我,還是碌撚咁,莫講去歐洲,長洲都只是去過一兩次,連一件正版波衫都買不起。若問起關於AC米蘭甚麼事,大家很自然便想起他,然後一腳長傳將個波交到他腳下:「問乜呀邊個囉,佢最熟AC米蘭!」而他亦很樂意解答我們的問題,十足一個米蘭百科全書。

我沒有問過他為甚麼會知道AC米蘭那麼多事,也沒有問他為甚麼那樣喜歡AC米蘭,因為我知道喜歡一樣東西,有時候,的確沒有答案,就像我喜歡阿仙奴,我可以隨意答上一些原因,但這些原因都不是心底裡的最佳答案。喜歡,是一種感覺,可以沒有原因。所以,不必要知道他為甚麼如此鍾愛AC米蘭,只需知道他就是那樣喜愛紅黑軍團。

有天,在課室看到他,他悶悶不樂,臉如死灰。他不是毒撚,但跟很多毒撚一樣,都是單身寡佬,不可能因為失戀而惆悵或哀傷,而他成績一向不俗,很少為此操心,唯一能令他愁眉不展,大概只有AC米蘭。

老師:「呀班長今日做咩食咗苦瓜乾咁,咁唔開心?」坐在遠方、一個平日小息最喜歡拎住《大陽報》波經左度右度的「賭神」在位裡大叫:「AC米蘭歐聯輸波,仲要反輸呀,緊係唔開心啦!」

當年歐聯決賽,AC米蘭早早領先利物浦3:0,但下半場6分鐘內被連追3球,在加時賽中舒夫真高離門兩碼被杜迪克神奇擋出,未能絕殺之餘,更在十二碼大戰輸掉,手到拿來的歐聯冠軍最終拱手讓人,那年伊斯坦堡的夜晚,高唱著的不是《Milan Milan》,而是《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頓時間課室充滿笑聲,連一些不知道甚麼是AC米蘭的女同學都笑埋一份。朋友EQ一向不高,小小事都可以大發雷霆,但這次出奇地沒有發火,只是低著頭,紅著耳,默不作聲。連一點怒火都沒有,可想而知那時他有多傷心,但更傷心的是,無人知道他有多傷心。

後來,我找他聊天,談談AC米蘭的事。果然,他說得起勁,滔滔不絕,連珠炮發地將心中所有感覺都說出來。

「都唔明做乜搵舒夫真高射最尾個輪,成場都無態。」
「派路上半場都傷傷地仲搵佢射,痴線。」
「安察洛堤太老定喇,一收起基斯普玩完。」
「卡卡個場都救唔到米蘭。」

我不太記得當時怎樣回他,反正都不是重點,重點而是讓他說個夠。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因為AC米蘭失落冠軍而喊,但有喊與否,都不能否認他對AC米蘭的那份鍾愛。一個人,竟然可以跟一支球隊如此心連心,就連輸波會極度失落,即使相隔幾千里海洋,都願意陪球隊渡過艱難時刻。說起來,很白痴,很傻,但當你真正投入當中,便會知道這樣一點都不傻,反而覺得很熱血、很瘋狂。當年的我也沒有這份傻痴痴的熱血,直到近數年,我才開始感受到這一份感覺。

後來的事,我都記不起了,唯一記得的是,07年歐聯獎盃巡迴展香港站中,朋友特意前往朝拜。除了親身目睹這個當年AC米蘭也曾高舉過的聖盃外,還要為AC米蘭祈福,望他歐聯生生性性,順利晉級,再奪歐聯。就像去黃大仙祈福那樣,別人是為自己、為家人保祐,但他卻是為了一支與自己相隔甚遠,多一個支持者不多,少一個也不知的球隊祈福。

果然,AC米蘭在四強屠殺曼聯晉級決賽,無獨有偶,對手更是兩年前伊斯坦堡夜奇蹟反勝的利物浦。一場復仇戰,AC米蘭志在必得!朋友是這樣形容。那年歐聯,AC米蘭憑恩沙基兩個入球,以2:1擊敗利物浦,一報當年被反勝之仇,奪得第7座歐聯冠軍。這次,朋友終於笑得出,但我又好奇,若是落敗的又是AC米蘭,他又會不會崩潰?不過看到他笑逐顏開的樣子,即使你不是米蘭球迷,都會有一刻會心微笑,因為快樂,是會傳染。

一年後,大家失散於會考這試場,多年後都沒有再聯絡,直到今天亦然。屈指一算,已是7年光景了。這段漫長日子,美斯已從後備小子躍升為當今球王、C.朗拿度也從只顧賣弄不切實際的花巧技術,變成今天的入球機器、費格遜不再是紅魔鬼領隊、雲加也贏得近年第二座足總盃冠軍,然而AC米蘭,這7年間,又變成怎麼了?除了2010-11年奪得意甲冠軍後,好像就沒有其他重要成就了.....強要說的,只能黑色幽默地說,免簽方面,AC米蘭是世界級。今天的AC米蘭已缺席了兩屆歐聯,國內聯賽更淪為中游份子,早已成日球迷眼中的褪色班霸。

還能用班霸形容嗎?

從前星光熠熠、人材鼎盛、世界級的,今天卻是平平無奇、碌碌庸才,連找個能擔大旗的球員也不容易;以前不常看比賽也能說出陣中球員之名,今天除了熟悉那幾個外,其他的卻不太知曉;從前是球星老人院,今天卻老人院也不是,球星都不願加盟AC米蘭。球迷口中常說同樣已褪色的另一支米蘭球隊國際米蘭,已來個谷底反彈,在季初展現昔日的雄風,以5勝1和1負成績位列次席,反觀AC米蘭7場比賽中已錄得4場敗仗,過去一週更在主場大敗拿玻里0:4,繼續在中游徘徊,AC米蘭,還要沉睡到何時?

看著排在11位的AC米蘭,忽然,想起了我的朋友,7年過去,不知道他還是不是始終如一地鍾愛AC米蘭?

不知道,會不會有答案....

 

原刊於運動公社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