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REAKING2】2小時25秒完成全程馬拉松

2017/5/7 — 16:56

Eliud Kipchoge

Eliud Kipchoge

【體路專訊】意大利當地時間5月6日早上5點45分(香港時間5月6日中午11點45分), Eliud Kipchoge、Zersenay Tadese和Lelisa Desisa在意大利Monza正式挑戰了馬拉松2小時大關。最終,Eliud Kipchoge以2小時25秒的成績衝破終點線,比世界全程馬拉松紀錄快了2分鐘32秒,並比他個人的最好成績2小時03分05秒快了2分40秒,與2小時內大關亦只差26秒。

Zersenay Tadese也僅耗時2小時06分51秒完成了挑戰,成功縮短3分鐘50秒,創下了新的個人最好成績。Lelisa Desisa也以2小時14分10秒的成績到達終點。

Nike Inc.總裁兼首席執行官Mark Parker感言:「今天Eliud Kipchoge用2小時25秒這一史上無人能及的速度完成了42.195公里,這個成績的意義已經遠遠超出馬拉松本身。這個瞬間將激勵全球每個國家和地區的每位跑者不斷挖掘自己的潛能。」

廣告

Zersenay Tadese

這次挑戰,配速意味著一切。為了時刻提醒Lelisa Desisa、Eliud Kipchoge和Zersenay Tadese達到1小時59分59秒的目標所需要保持的配速,一輛不會排出廢氣的電動車在運動員和配速員6米前帶路,顯示當前配速、當前耗時以及預期的完賽時間。「這對於公路跑來說很常見,只是Breaking2的領跑車會在每200米進行一次提示而其他比賽是在每1公里或者5公里才會提醒一次。」身為Nike運動研究實驗室研究員和首席生理學家Brett Kirby博士說。

配速員團隊輔助運動員保持破2配速
為了突破馬拉松2小時大關,運動員的配速不允許比所需配速慢一絲一毫。為此,一支由30個配速員組成的團隊(由世界頂級長跑運動員組成,其中包括Bernard Lagat)輔助三位運動員保持破2的配速並形成一道擋風的屏障。配速員的選拔基於運動員的跑步能力和風格。「我們需要的是穩定的,能夠維持同樣速度的跑者。」 和Brett Kirby共同負責Breaking2日常科研工作的Nike運動研究實驗室探索研究團隊新產品總監Brad Wilkins博士說道。

廣告

30位運動員當中,18位會作為領跑配速員,6位被分配在第一組,另外6位則是在第二組。一次只會有6個配速員同時在跑道上,並會保持三角形的跑步陣形。

Lelisa Desisa

3位挑戰者和6位配速員起跑時會先排成一條直線並迅速形成三角跑步陣形。「配速員跑步陣形的決定基於Nike運動研究實驗室於2016年在新罕布什爾大學風洞和Winning Algorithms 合作進行的風洞實驗。」Brett Kirby解釋道,「結合計算流體動力學(例如,空氣動力學建模),我們選擇了最佳的配速員防風陣形。」

每個配速員會完成2圈(更長距離將導致配速員的疲勞以及節奏變化,這會降低他們的穩定性並出現絆跌),然後進行配速員的替換(在每4.8公里處)。每一次只會進行3名配速員的更替。陣形其實很複雜。「必須保證不會造成任何配速的降低。」Brett Kirby解釋說。

每一圈都會進行配速員的更換。每當運動員跑過配速員更換的那條線時,已經完成第二圈的配速員就會下場。此時,3位剛完成第一圈的配速員就會到陣形的最前面開始進行他們的第二圈,而另外3位新的配速員會在三角陣形的中間開始進行他們的第一圈。

補水策略個性化,為運動員補充能量
Lelisa Desisa、Eliud Kipchoge和Zersenay Tadese在正式挑戰當天擁有定制化的補水策略,來幫助他們抵抗因流汗導致的水分流失並維持能夠打破紀錄的理想的心血管狀態。

每一圈(2.4KM一圈)一個助動車遞手會將裝有定制的碳水化合物能量補充劑的補給瓶遞給運動員(如果運動員落後了,會由一名服務人員將補給瓶遞給運動員)。為每位運動員各自準備了17個補給瓶,60-100ml不等,其中有12至14瓶會是標準的飲品,3至5瓶將會是為每個運動員定制的補充劑。「每瓶特別的補充劑成分的佔比都並不相同,有的是糖分較高,有的是不同種類的糖,或者是糖和咖啡因的結合。」Brett Kirby解釋道。在如此完善支援下,Eliud Kipchoge、Zersenay Tadese和Lelisa Desisa才能完成今次的創舉。

惟Eliud Kipchoge以2小時25秒完成全程馬拉松此成績,由於賽事特設配套、不停更換配速員等設置,時間將不獲承認為世界紀錄。

資料來源:Nike

原刊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