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NF 的原因

2018/3/24 — 6:43

美國有個瘋狂的長途山賽,Vol State Road Race 500K,中途沒check point,沒大會支援,每年七月在最熱最濕的田納西州天氣舉行。大會並不是不完全顧及跑者安全,它提供一個電話號碼,跑者想退出的話,隨時打電話通知大會,大會派車接走跑者。參賽跑者分兩類:自己安排支援隊伍和沒支援靠自己。跑者完成時間是四至十日,靠自己的跑者在沿途商店和油站自我補給。完成者之中,有支援抑或沒支援的比例較高?

這樣發問,你們估到這條問題有古惑,常理告訴我們,這比賽的難度接近危險,沒支援等於送死,完成率應該較低。2017年賽果如下,12名跑者有支援,6人DNF;76名跑者靠自己,9人DNF。跟往年賽果比較,2017年賽果正路,都是有支援的跑者DNF比例較高。愈困難,愈危險,跑者愈肯撐下去,有違常理,點解?

這瘋狂比賽Race Director處理DNF經驗豐富,他解釋,長途山賽跑者DNF的真正原因,不是怕辛苦,而是貪方便。以這比賽為例,大會資源有限,收到DNF電話,須分類處理,如果跑者想退出,但身體基本沒事,非處危險環境,只是不想再行下去,大會未必在短時間內處理,DNF跑者須等候一段時間。不止一次,跑者等得不耐煩,再打電話:「大佬呀,等死人咩,你哋再不來,我唯有行下去」。原來跑者最怕坐著呆等。

廣告

這位Race Director開始觸摸到跑者心理,跟跑者展開心理戰。2017年比賽,一位跑者在距離終點50K打電話DNF,Race Director勸他行下去,只差一點點,跑者死不肯,真的不想行下去。跑者說在公園找到一張長凳,瞓低休息,請儘快派人接他走;一小時後,跑者不耐煩,打電話追,大會回覆是,嚟緊;兩小時後,跑者再打電話,語氣開始不客氣,大會回覆是,嚟緊;再過一小時,跑者再打電話,好X悶呀,他會繼續行,請在沿賽道接他走。結果是Race Director沒派車接他,跑者行到終點,開心到死,絕口不提DNF這件事。

退出,是因為方便,我覺得非常有道理。我想起鋭礦坳,麥理浩徑行到這裏,筋疲力盡,想退出的話,有兩條路,短的向下行往大埔,但路面崎嶇,兩腳已經很軟,我還試過在墳場被狗兇,不想向下走;另一條路較平坦,走回城門水塘,但需差不多一小時。這刻不退出的話,捱上山,捱過四方山,捱埋上波波頂,便一條平路落去揾蓮姐,時間不錯是長一點,但重點是方便,兼且有成功感。操練時候,跑者甚少在銳礦坳退出,毅行者比賽日,銳礦坳有車走,考慮完全不一樣。

廣告

去年舉辦的Garmin 100,我做support兼陪行,CP5是停車場,有的士走,前行的話,是黑夜走上冰冷的八仙嶺,下個CP是荒山野嶺,沒車走,我親眼目睹一批又一批跑者DNF。毅行者先生KK陳國強說過,毅行者一個非常重要的支援位置,是大埔道,這裏不是CP,但非常危險,因為方便,毅行隊伍必須嚴陣以待,派出最精銳的支援人員,一路支援,一路以最凌厲的語氣催趕:「唔好望,快D起步,好快到終點。」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