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ardasNayls

2016/5/7 — 9:00

Andy Naylor

Andy Naylor

老實說,朋友介紹參加這比賽的時候,只知道是一個難度頗高的山賽,環繞清水灣和將軍澳跑42K。報名後告訴別人將會參加這比賽,說不出名字,總之5月1日有個比賽。比賽背後有一個故事,原來香港曾經出現這位不平凡的人,在這麼多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HardasNayls玩食字,Hard as nails變成Hard as Nayls,Nayls黎耀朗( Andy Naylor)。

黎耀朗是英國人,1992年來港,加入警隊,升至警司。黎耀朗熱愛戶外運動,特別是長跑,路賽和山賽同樣精,馬拉松PB是2小時32分,是香港最出色的長跑者之一。黎耀朗太太指他並不是從小跑步,直至來香港後不斷贏得警隊跑步獎項,才發現自己的跑步潛質。黎耀朗2012年參加紐約鐵人賽的時候,游泳期間懷疑心臟病發遇溺身亡,享年43歲。

英年早逝,身邊人定感惋惜,有這麼多的可能性,但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結果。在繁囂都市,莫說是朋友,很多時親人離去後,感覺是忙碌很快蓋過悲傷,所謂紀念變得儀式化,轉眼又重投營營役役生活。我只能從其他人的文字認識黎耀朗,他不似是普通人,跑得快的人很多,過身後幾年仍有這麼多朋友和義工願意付出,為了延續他代表的精神,我肯定這個人生前活出不一樣人生。

廣告

黎耀朗家在西貢,每星期二晚聚集一班朋友練跑,他是中心人物,擔當搞手角色,不斷鼓勵他人,為初哥和老手設定訓練計劃。從朋友的回憶中看到,他永不吝嗇自己的時間,樂意花時間在朋友身上,以他的熱誠感染他人,藉着跑步認識人生。黎耀朗太太記得有一次他跑完一個15K賽,回家後特別興奮,比賽尾段他在三甲位置,身邊對手忽然慢下來,似不能完成比賽,他也慢下腳步在對手耳邊鼓勵:「Come on we are going to finish this」。最後對手第三,他第四,太太記得他回家後一臉滿足。在網上看到一幅很震撼的相片,黎耀朗去世後,他的警隊同事和朋友在西貢運動場為他舉辦一場紀念跑,幾百人穿上紅色衫,編織成一片紅海。

HardasNayls第二年舉辦,有42K、15K和家庭4K賽事,賽道是清水灣和將軍澳的大小山峰。最吸引是終於可領教聞名已久的鵲鳩山,現在知道上山是碎料,落山才是戲肉。怎好玩?不多說,各位試下,最過癮是落完大雨之後試。將軍澳也是我喜愛的跑步地區,這些年香港大力發展新市鎮,將軍澳是表表者,值得稱讚的是跑步徑做得不錯,市內四通八達。在香港練馬拉松令人頭痛,不容易找到連續跑20K或30K以上的地方,而且中間有水供應,將軍澳是練馬拉松的理想選擇。這條賽道應該是黎耀朗喜愛練跑的地方,這個Hard字實至名歸。

廣告

5月1號的比賽天氣算可以,5月仍未大熱當賺咗,不過地滑,有幾段路泥漿摔角。今年連續參加了幾個長途山賽,狀態不錯,這賽事視為暑假前收爐作,搏到盡,最後7小時49分完成,比預期快。明年仍舉辦的話,各位考慮報名,順帶認織比賽後的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