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erStory:Anna Botha

2016/8/16 — 16:05

田徑教練 Anna Botha (前,資料圖片)

田徑教練 Anna Botha (前,資料圖片)

「婆婆,因為安全理由,這裏禁止閒雜人等出入!請問你是運動員家屬嗎?」

「我是選手教練!」一頭白髮尤如棉花糖般軟綿的Anna Botha道。保安人員狐疑地望著眼前這名和氣的長者,客氣地著她返回觀眾席。

Anna後來對記者說,她試了跑場上多個入口均不得要領,大概保安們都無法相信,這位已年屆74歲的婆婆,居然是一名運動跑手教練。而那個晚上,她訓練的選手不但成功為國摘下金牌,更一舉打破塵封達17年的世界紀錄,「他在400米的跑道上『屠殺』所有對手!」傳奇跑手、被打破紀綠的米高莊遜如此評價他。

廣告

他是南非跑手Wayde van Niekerk,而她,既是他的跑步教練,也是他的心靈導師。

Anna生於非洲西部的納米比亞,當時仍為南非管治下的屬區。她年青時即與田徑場結下不解之緣,曾為短跑及跳遠選手。及至1968年退役,她選擇在自己的出生地成為一名田徑教練,第一批受訓的選手,就是她的兒子與女兒。

廣告

但她很快就放手讓其他教練去訓練自己的兒女,「他們已經達到一定水平,我想,用父母身份去訓練子女不一定是好事。」她輾轉在不同學校及田徑賽會執教,1990年,Anna走到南非城市布隆泉(Bloemfontein),出任當地大學University of the Free State的田徑總教練至今。

2010年,她在加拿大舉行的國際田聯世界青年田徑錦標賽上,首次看到一名中學小伙子的身影,對他的爆發力與潛能大感興趣。沒想到兩年後的十月,這名小伙子入讀了她所在的大學市場學系,並走到賽場上懇請Anna擔任他的訓練教練。

「他年前在南非全國賽200米奪冠的時間,已證明他是世界級水平的。當他問我時,我既開心也有點憂慮,因為我將會堅負讓他成長伴他同行的壓力。」Anna回憶道,而她最終還是決定,與Wayde van Niekerk一起踏上征服世界之路。

她的首課訓練已經讓Wayde意外:放棄你最愛的強項200米吧!富經驗的Anna和盤道出真相:200米路程所需要的爆發力對他的身體造成過大負荷,讓他此前經常受傷,反而400米跑能充份發揮他的力量,使他有機會攀上高峰。Wayde三思後決定跟從老教練的意見,並漸漸取得突破。

對Anna而言,訓練必須講求紀律,但這不代表她會對學生刻薄殘酷,有些學生初見Anna覺得她「似乎很可怕」,但後來漸漸發現,她永遠用心聆聽每個選手的需要、觀察他們的動作,不管是潛質新星還是初哥她都一視同仁,「她不將我們視為運動員,而是她自己的子孫。」Wayde說。

Anna一直都在國內訓練學生,從來沒有訓練世界級跑手的經驗,但卻成功訓練出400米之王,原來有兩項法寶:一個是她口中的特殊功能,「我愛讀透每個選手的想法,從他的身體了解他們的狀況,如果身體說應該要停下,我們就停下,或者讓訓練再輕一點,我覺得我自己有理解運動員內內外外的能力!」

而另一項,是她活到老仍然學到老的堅持。既然自己缺乏國際運動科學經驗,那就從名師身上偷師吧!2015年世界田徑錦標賽,是她首次以教練身份踏上國際舞台,面對身邊名將保特、基寧星光熠熠,老婆婆只將眼光放在場上,將人家教練的新訓練方法記進腦海與筆記,再帶回南非實踐,「我一定要將新意帶給運動員,引領他們進步。」

下年75歲的Anna,說退休不存在於她的本能內。「我很感恩呀!因為我至今身體也沒有甚麼大毛病!」Anna接受訪問時笑道,「你也知道我每天都跟年青人一起忙,情緒上是要跟他們一起high up的!」她的執教熱情,也同樣保持高溫整整50載。

學習永不言老,是這位首次踏入奧運賽場、即成為金牌斆練的「祖母」的人生格言。她還要帶領Wayde還有更多學生,在田徑賽場上一飛衝天。

 

資料來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