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Ohhh~Santi~cazorla

2015/10/13 — 12:08

1. 提起卡蘇拿,很自然地想起他親切的笑容,你很少看見他暴躁一面,即使被對手侵犯,很多時他都笑臉相迎,友善非常,除了偶爾射失幾球,臉上顯出些微不悅和抱怨,但整體來說,沒見過他怎樣發怒。不過,有時候看著他,我更會想起荷里活笑匠阿當桑迪拿。

2. 沒有一個球星的童年,不是被足球圍繞著。辛迪卡蘇拿自小就跟哥哥一起踢足球,家中不知多少隻窗和裝飾品都被他射破。有時媽媽收起足球不讓他踢,他就捲著襪子當足球踢。老師說他上課不專心,同事便說:「Take away what he enjoys — don’t let him watch TV」然而老師妙答一句:「他不愛看電視,除了足球,他甚麼都不喜歡。」簡單又直接地秒殺。

3. 身旁的人都說,卡蘇拿是個怕醜男孩,不管現在還是過去。他的好朋友Roberto Toral透露,有次他跟卡蘇拿落Disco,他竟一反常態,大膽地相約女生約會,卻無奈地因他太過矮小,反被「姐姐」質問:「Are you sure you’re old enough to have a girlfriend?」一句比收好人卡更難堪的說話,刺穿了心。

廣告

4. 不過卡蘇拿為人確實友善。兩年前,卡蘇拿的母會奧維多受財困影響,險被迫倒閉。後來他連同兩位曾在奧維多效力的英超兵-米祖及馬達,合資購股助母會渡過難關,當中以米祖最為關心,畢竟連同青年軍,米祖一共在奧維多渡過了13個寒暑。儘管卡蘇拿出道於維拉利爾,但不忘當年在奧維多青年軍的7年時光,那怕只是小小付出,已讓奧維多能夠營運下去。

5. 大概看過卡蘇拿比賽的球迷,沒有人質疑卡蘇拿的腳下功夫和用球能力。實而不華的腳法、穩如泰山的護球能力,有如膠水般痴腳,細膩的腳下功夫有賴童年時跟哥哥一起踢室內五人賽、跟比他年長3歲以上的隊友較量,從中學會在有限空間護球及盤扭,如今看他在場上時的走動,像隻小老鼠輕巧地在人群堆左穿右插、突圍而出。還記得去季作客伊蒂哈德球場時卡蘇拿的精彩表現嗎?那場比賽,卡蘇拿彷如施丹上身,千里走單騎情節記憶猶新,「施丹級」讚美,並不過譽,不僅成為卡蘇拿近年代表作,也將同為西班牙中場主力的大衛施華完全比下去,不過雙方若在全盛期,也是不相伯仲的中場核心人物。

廣告

6. 還記得當年伊巴在阿積士的一個經典1扭7的入球,經典之處不只有伊巴的盤扭功夫,也在於那球騙了防守球員之餘,也騙了攝影師。今天的卡蘇拿像當年的伊巴喜歡騙過鏡頭,每次看卡蘇拿埋門,防守球員總會被他的作狀射波的招牌動作騙過,騙你一次不夠,還要多騙你一次,左腳「吸」右腳,再「吸」回左腳,這麼簡單而看似容易破解的一招,在卡蘇拿腳下卻萬試萬靈。

7. 有些球員屬單蹄馬,有些則屬雙槍將,卡蘇拿曾經也是隻「單蹄馬」,從來都只用右腳踢波的他,有天右腳受傷,他便訓練自己用左腳踢波,還會在訓練後加操,務求左腳運用更加純熟,久而久之,便懂得用「雙腳」踢球,成為今天左右腳皆出色的雙槍將。仍未後墮為中場中的他,常在禁區外遠射冷箭得分,你可記得哪球是左腳,哪球是右腳?你只會記得,每一球的球速,都是那麼「行」。

8. Ohhh~Santi~cazor~la~Ohhh~Santi~cazor~la~,每當卡蘇拿入波,阿仙奴球迷總會唱出這句頌讚卡蘇拿的名曲,雖然只不過簡簡單單一句,而且歌詞更沒有甚麼特別意思,但普通一句Santi~cazor~la,唱出球迷對卡蘇拿的喜愛,畢竟球迷沒有忘記,沒有奧斯爾和山齊士來投之時,是誰擔任起串連球隊的工作,亦是誰代替離隊的雲佩斯單刀赴會拯救兵工廠?是辛迪卡蘇拿。雖然奧斯爾和山齊士相繼來投,光芒被「雙子」蓋過,但卡蘇拿在陣中的重要程度卻有增沒減,墜後任中場中的他,用球比過往更出色、更可靠、純熟,閱讀球賽能力,更上一層樓。

9.在阿仙奴期間的卡蘇拿還是在維拉利爾時期的卡蘇拿,轉會傳聞未曾間斷,無獨有偶,收購東家竟分屬馬德里兩支球會-皇家馬德里及馬德里體育會。2008年,皇家馬德里向效力維拉利爾的卡蘇拿「公開」了一份轉會條件,以利誘只有24歲的卡蘇拿來投,雖然不知有沒有8500萬x元的高價挖角,但多少錢也沒令卡蘇拿動搖。他隔空拒絕皇馬好意,更表示無意離隊他投,望能在維拉利爾成長,最後卡蘇拿在情歌球場渡過了職業生涯4個美好球季。2014年,卡蘇拿也跟馬體會連上緋聞,甚至一度傳出卡蘇拿於來季加盟,最後他本人站出來表示仍熱愛阿仙奴及倫敦生活,只要阿仙奴仍需要他,他仍然會繼續留效,最後他跟阿仙奴動筆簽約粉碎傳聞。果然,無論鑽石定黃金,都不及一片真誠與真心。

10. 過往卡蘇拿也曾多次為阿仙奴攻破大門,但要講到最深刻的一球,相信是足總盃決賽對侯城攻入的那一記罰球。凝視目標,踏順腳步,皮球沿著預定的軌跡,恰到好處地彎到網角上方,即使門將拍到皮球邊也無法阻止入球。那一記,是救命波,讓阿仙奴追近比分,不至於提早投降。後來,高斯爾尼的入波,和藍神的終結,助阿仙奴結束9年冠軍荒。美夢成真,始於卡蘇拿那記精彩罰球。

//幸有卡蘇然後變出夢幻 朝著夢想進發 瘋癲扭轉兩粒之差//

11. 準確無誤地將球送入網窩,然後笑容滿面地親吻手腕上的紋身,對於阿仙奴球迷而言,這是熟悉的一幕。原來慶祝背後,蘊含卡蘇拿的一個小小故事。卡蘇拿表示,紋身上的名字,是兒子的希伯來語,兒子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做的每件事都會獻給兒子,所以每次入波,他都會親吻手臂上的紋身,他表示,若不這樣做,他的兒子會很不滿。不過,除了一次。

12. 那時候在2007年,他的兒子還未出生,但他的父親卻不幸因心臟病去世,卡蘇拿心痛不已,因為他每天都會跟父親「講波經」,也會經常與父親談談自己每一場比賽,父親在卡蘇拿眼中,是個很要好的傾訴對象,失去父親,萬念俱灰。那時卡蘇拿在維爾瓦效力,主場迎戰桑坦德那場比賽他攻入一球,入波後他雙手指天,喻意將入球獻給逝去的父親。雖然父親未能目睹卡蘇拿的兒子出生,也未曾見證兒子今天的成就,但也許不需任何成就,卡蘇拿也是父親眼中,最厲害的足球員。

13. 最近,報導指雲加收購卡蘇拿是一場賭博,雖然未知卡蘇拿有何反應,但觀乎過去三季卡蘇拿的表現,以及今天在歐國盃外圍賽攻入兩球的精彩演出,他已用最佳的方法向教授證明,你的賭博,賭贏了。

 

原刊於足球說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