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Run for no reason

2016/5/21 — 8:00

Standard Chartered HK Marathon facebook

Standard Chartered HK Marathon facebook

渣打馬拉松每年有7萬人參加,參加者都有一件印有渣馬標誌的跑衫。近幾年,渣馬宣傳口號是「Run for a reason」,印在跑衫背部,跑步時不斷見到着這件衫的跑者,這四個字深深印在腦海中。聽上去,Run for a reason多麼順理成章,跑者為了不同原因跑,例如健康、減肥、有型、挑戰自己、結交朋友等。跑道上幾萬人在做同一件事,但各人有不同原因。

對於大部分人來說,跑步是一件本身沒意義的事,它的意義存在跑步之外。跑步的性質尤如食藥,藥本身沒意義,食藥的意義是希望醫病。金錢也是一樣,錢是手段,成屋圍住金牛不會為我們帶來快樂,金牛換取的經驗,才能為我們帶來快樂。跑步、藥物、金錢共通之處是,它們是助我們獲取其他價值的工具。

對於不跑步的人,工具這解釋太明顯,跑者面部表情痛苦,內裏感受也好不得幾多,人是尋求舒適的動物,攞苦嚟辛必定有其他原因。問題開始出現,當跑步是達至其他目標的工具,跑者享受跑步的程度,受制於其他目標的得失成敗。例如跑步是為了減肥,減到肥的時候,跑者開心 ,萬事得心應手;然而,當跑步非但減不了磅,甚至愈跑愈肥,跑者受的打擊可大可小。對於這類跑者,因為跑本身沒意義,當不能獲得預期外部效益,繼續跑步的誘因立即下降。減不到肥的跑者遇上打羽毛球即減10磅的朋友,跑步成為追憶。

廣告

奈何跑步就是磨人的玩意,人人跑都減到磅,唯獨自己減不到,點解?唔知。做齊所有教練和書本教的方法,自問俾心機投入,總是跑不出應有成績,點解? 唔知。說好了的Impossible is nothing 呢?因與果之間撲朔迷離,跑步成為犧牲品。掉轉頭問跑者,世上有粒藥丸,吃完即減15磅,條件是不可跑步,會吃嗎?

跑步的人不少,不過「以前跑,現在不跑」的人更多。前跑者停留於「跑步作為工具」的層次,一直在追尋跑步以外的價值,不幸地,跑步特點在於它難,跑步以外的價值永遠若隱若現。對於追求實質效用的人,跑步是不可靠的伙伴。

廣告

痛完、傷完、不理家人勸告再跑,失望滿瀉,仍繼續跑下去,這樣的跑者已登上另一境界,這些人找到了跑步本身的價值。問這些人點解跑,答案是好玩,好玩很難解釋,總之是好玩。愈愛跑步的人,愈觸摸到玩的真諦。了解玩,不要看大人,留意孩子吧,孩子在玩的時候,那種投入,那些笑聲,是純潔的。孩子玩,不是想從玩中得到啟發或強身健體,是因為喜歡玩。孩子不需要原因去玩,玩本身就是玩的意義,背後沒有其他價值。孩子Play for no reason,跑者也可以Run for no reason 。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