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 You Are My Solskjær ”

2018/12/25 — 11:12

蘇斯克查(曼聯 YouTube 影片截圖)

蘇斯克查(曼聯 YouTube 影片截圖)

【文:阿倫史密夫】

對一班睇波年資較長的中佬曼迷(包括我),心中都會為蘇斯克查留下一個獨特的位置。論霸氣他比不上簡東拿 C 朗拿度;論明星風範不如碧咸傑斯;論入球數字亦不及朗尼高爾雲尼斯達羅……但很多曼迷都會視蘇斯克查為一個獨一無二的傳奇,而原因絕對不只因為他在歐聯決賽射入反勝拜仁慕尼黑的一球 — 他為球會的貢獻遠遠不只於此。事實上蘇斯克查就是那種每個人都想有的隊友,如你身邊有一個像他的人,這絕對是一個莫大的福氣。

從 1996 至 2007 年這 11 年來,蘇斯克查總共為曼聯上陣 366 場(150 場先任後備),射入 126 球(當中 33 球在比賽最後 15 分鐘射入),為球隊立下無數功勛。其中 28 個後備入球,位列球會史上之最,他異常冷靜的心理質素、超強的把握力,經常改寫戰局的能力,結合他那較為稚嫩的面貌,為這名超級後備帶來「娃娃臉刺客」的美譽。

廣告

要成為一個後備殺手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入場後要迅速投入比賽,在球隊危急之時扭轉局勢,除了心理質素和把握能力外,更要有優良的球賽閱讀能力。這點,領隊費格遜曾說過蘇斯克查和其他球員的分別。一般的後備球員,有的會在後備席內氣憤難平心內質疑教練的決定;有的會談笑解悶,或是充當啦啦隊緊貼著球賽戰況起伏或喜或憂;但蘇斯克查只會靜靜的坐在板凳,雙眼緊盯著對方後防球員的一舉一動,就像是狙擊手從長槍的瞄準鏡盯著對象,找尋對手的破綻及弱點,準備上場後給予對手致命一擊。無怪乎蘇斯克查往往能在換入場後扭轉戰局,完成使命。

但比較迅速入局的能力、一針見血的把握,更重要的,也是令他在球會歷史留名的,是他對球隊的無私丶忠誠、甘於為成就球隊而犧牲自己的精神。老實說,很多對比蘇斯克查能力更高的球員,在接連取得入球後開始不安於位,繼而和領隊角力,權力鬥爭甚或下堂他去的大有人在。蘇斯克查卻一直留在自己的崗位默默耕耘。或許在他心中,不時會重溫在他加盟球會初期的一幕一幕片段,慢慢回味當中情味:

廣告

1995 年,當蘇斯克查轉戰挪超球隊莫迪,在短短一季半內迅速崛起,莫迪的領隊也知道他終非池中物,便開始向不少歐洲較大型的球會求售,當中包括曼城和愛華頓。但不知是因為他那較為單薄的身型,或是覺得挪威始終是歐洲足球大陸的荒野,他們均拒絕了莫迪 120 萬英磅的標價,亦讓蘇斯克查最後輾轉以破挪超紀錄的 150 萬英鎊加盟曼聯。

只花了 6 分鐘,蘇斯克查便為自己在曼聯的入球賬目開了戶口。加盟的第一年他更以 18 個聯賽入球成為球隊的首席射手。可惜次季因為傷患而影響狀態,出場次數及入球數字均大跌;正值球隊在季尾崩潰式的被阿仙奴後上奪冠,球隊大幅度改革似是無可避免。剛巧球隊收到報價,主席艾華斯和熱刺主席阿倫蘇加達成協議,只待蘇斯克查簽名便可完成這宗 550 萬英鎊的收購。他沒有簽名,反而在費格遜的房間內談了很久很久,坦誠的分享了大家對球隊未來的願景,自己的角色及期望等等。之後的一切,便已成了今日的歷史。

或許就是這份知遇之恩,或是對費格遜信任自己的回報,又或是北歐人獨特的樂觀快樂天性,蘇斯克查便一直的留在球隊,繼續擔任著超級後備的角色,多次在危急關頭拯救球隊。他和費格遜之間微妙的關係是獨一無二的:費格遜往往把它留在後備席,但球隊命懸一線的時候,他都會將時刻交給蘇斯克查;蘇斯克查沒有強求他值得的先發位置,但留在關鍵時刻上場讓他贏得更多。二人之間的信任及默契,在現今經濟掛帥的球壇及球員自我意識膨脹的世代,大概是後無來者吧。

蘇斯克查在球迷心目中的位置是無可置疑的。以他的號碼(20)、名字(Ole)及傳奇身份(Legend)結合成的「2OLEGEND」橫額高懸在奧脫福的看台;歌頌他的歌曲《You are my Solskjaer (Sunshire)》仍不時在球賽中響起。估不到,在他退役的十一年後的今天,這名超級後備又再一次臨危受命,在球會危急之際接受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 擔任球隊的看守領隊。

任誰也知道曼聯在費格遜退休後百廢待興,球會深層次問題遠比想像中複雜:球員軍心不振、陣容不整、個別球員以自己凌駕球會、轉會政策紊亂等等,蘇斯克查還是接過了這個燙手山芋。但觀乎第一戰領軍對戰卡迪夫城,他似乎通過了第一重考驗。球隊踢出了久違了的清風送爽:球員在跑動、走位及創意上均有所改善;兩翼多次左右換位,中堅也可引球出擊;球隊三線比之前壓上多了,這些都是在雲高爾及摩連奴時代不可能看到的。普巴可以多次在 Final third 位置發動攻勢,貢獻了兩個助攻,造就了三個入球;靴里拉分擔了馬迪的分波及防守責任,球隊的攻守也變得更平衡;更重要的是見到球員展現了久違了的歡顏,也是自費格遜退休以來第一次一場比賽射入五球……這些都是蘇斯克查第一場領軍下令人欣慰的地方。

當然球隊距離真正復甦還有漫漫長路。畢竟,對手只是卡迪夫城,未受太大考驗,而只要一兩場表現欠佳,領隊承受的壓力便會極速飆升;而蘇斯克查的執教往績亦未能遏止質疑聲音:英超和挪超的質素相差甚遠;帶領莫迪多年仍未能建立穩固的防守體系;莫迪從未打入歐聯分組賽,他亦未曾帶領球隊在兩條戰線作賽(連莫耶斯也曾帶領愛華頓出戰歐聯);過往在轉會市場鮮有成功的例子等,更不要說他無私得近乎 egoless 的性格,面對一班被社交媒體吹捧及吸血鬼經理人教唆得極度自我的球員,是球員會被感染而學懂以球會為先,還是這班球員會得寸進尺變本加厲,還是未知之數。

無論如何,蘇斯克查今次的任命,就和他過去 20 多年來多次的臨危受命一樣,在球隊最艱難最需要他的時刻毅然上場,為球隊燃點希望,傳達出永不放棄的訊息。也希望蘇斯克查那樂天、真誠、燦爛的笑容,可以像陽光般,穿透這幾年在莫耶斯摩連奴等人領導下積累了的愁雲慘霧,照亮曼徹斯特寒冷的冬天。

 

作者自我簡介:熱愛足球,也熱愛思考。近年嘗試將兩者二合為一,用新角度觀賞足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