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

我也曾行使政治刪禁

/何慶基2017/12/8 — 10:50

對文化工作者來說,藝術上的政治刪禁是最可恥行徑。不過多年前筆者也曾為展覽進行政治刪禁,並且引以為傲。 九十年代初期在香港藝術中心工作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