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我書寫,並不描述自己,而是書寫一個叫做羅蘭.巴特的文本!我是自己的象徵符號,即將發生一個故事,在語言中隨心所欲,那個代名詞「我」不必跟我相關,一切象喻都在當下,其實寫作很簡單,如同自殺!(作者 Facebook 圖片)
文化

羅蘭.巴特教曉我的事情

/洛楓2018/11/14 — 18:17

當我是教學人的時候,總疑惑學生怎樣讀書?一字一句的細讀?一段一段的快速瀏覽?一頁一頁的翻揭?讀懂了表面的字詞?有沒有洞悉底下的「潛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