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破樓蘭誓不還?

2016/11/20 — 18:47

華為是網主比較尊敬的一間中國企業。主要是因為他們的領導層比較重視基礎研發,工程師和技術人員在華為有較高的地位。華為的手機在德國口碑也好,我有三位親戚都是用的華為手機,他們都很滿意。

已經是半個多月前的新聞了,看了以後有話想說。華為掌門任正非先生在半個多月前親自送別公司裡的上千位算法專家和研究人員去到國外深入了解市場需求,深入接觸用戶場景,和技術人員們一起發誓做出好的產品以領導計算機視覺時代和雲化時代。他的壯行講話很長,用了很多軍事化的語言,總而言之就是鼓勵研究人員們排除萬難,銳意進取,在市場上攻城略地,“不破樓蘭誓不還”。

任總的出發點當然是好的。進取的態度也是動人。但是,搞基礎研究或者產品創新,跟做別的事情還是有一些基本的區別。

廣告

首先,科研或者創新的結果極為不確定。很多別的事情一旦確立了目標,執行的時候只要意志堅強,身體努力就能達到。比如跑馬拉松。就算從來沒有練過跑步的人,發下毒誓立下決心,就算跑不動了,走走停停,吃吃喝喝,總歸能夠走完全程。又比如小朋友做算術作業。答案都是確定的,總歸能夠算出全部結果,向老師交差。真正前沿的基礎研究,可能就是純粹探索未知。不光終點不太明確,有時甚至連方向都未必清晰。幾乎純粹由科學家本人的好奇心,價值觀,哲學視野,和技術能力,技術野心驅使,是不太受市場供求驅使的。一定向科學家們要求一個結果,要求一個business result,恐怕會令雙方失望。

再說到產品創新。任總送科學家們去到“前線”深入了解市場需求。但是真正引領潮流的創新產品,未必是一味迎合市場口味。說說過去大約20年來我自己最喜歡的產品之一,Google的搜索引擎(真的是每時每刻都在用啊<3 )。Larry Page在學生時代做這個東西的時候,只是出於一個在當時看來有點荒唐的願望:他想把人類的全部信息加以索引,方便自己也方便人們查找。沒有現成的算法,他就自己寫。最初的工程實現也是自己動手寫程序的。這個搜索引擎的商業化是後來的事情,也有專業商人在那裡運作。Page自己從小就喜歡閱讀喜歡編程。一直到今天,他都堅持以scientist自居,一直還在異想天開:怎樣改進人類社會,怎樣推動文明進程。真正“超越”的產品,是需要經手人有一點點遺世獨立甚至玩世不恭,我行我素的能力和膽魄的。“不管別人怎麼說,我堅信我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我堅信我做的事情令世界變得更美好,我就這樣做下去。”當然,個人認為科研能力和工程能力還是最重要的。我反复說過:“想像力從來不是憑空而來,而是許多科學上的知識,工程上的經驗,對社會對他人的熱情和誠意的積累。” 

廣告

老公是一位算法科學家,擅長的算法領域是計算機視覺,也寫出過極高效的H265解碼器和編碼器,並將源代碼公開。他就比較憑興趣做事。除了算法研究,他還很喜歡做電工,木工,紙工,編織女紅之類。兒子的許多積木玩具,是他自己設計自己製作。有一年我媽媽過生日,他買來媽媽喜歡的球隊T卹,在背後一針一線縫上我媽媽的年齡。以前剛剛交往的時候,我看到他整天宅在家裡沒完沒了擺弄數不清的電子元器件,曾經問他:“你搞那些東西有什麼用啊?”他頭也不抬跟我說,“你做人就那點追求。”在他來說那就是玩,就是fun啦,人生有創造有fun還是最重要,從此我再也不說什麼,他愛怎樣玩就怎樣玩。

針對任總的講話說點實際的。做創新產品,靈感不是不重要。而無目的的玩耍試驗,甚至發呆,可能也是靈感源泉之一。所以,我看到任總在壯行講話中說,他們的科研人員回到家裡,對住家人已經說不出什麼,因為在外面對客戶說得太多,已經沒有力氣。覺得十分心疼。也擔心長此以往事與願違,科研人員的創造力/性靈衰退,對日常生活的許多細節失去熱情和敏感,創新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無論是做科研還是做市場,最好是經手人有對那件事情發自內心的熱愛和熱情。有目的,無先見。有所求,無所怨。而不是出於外加的使命或壓力。

軍事化的管理,可能在產品質量管控上是很合適的,但好像不太適合科研或者產品研發人員。有趣的是,老公有收到過華為慕尼黑的求賢信。他一時懶得答,華為的人力部門就沒有繼續跟進。軍事化的管理好像是不太適合他。

嘮嘮叨叨說了很多,又似乎顯得十分傲慢,但我是一心想華為更上層樓的。市場需求和用戶場景很多時候就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之中,科學家們的身心不空則難靈。不管怎麼樣,衷心祝愿華為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們在專業上有很高的建樹,從工作中獲得極大的樂趣,同時也能照顧好自己和家人的身心,不破樓蘭也要時時還,充分享受你們的人生。

謝謝閱讀,下次再見。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