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走投行、走進「矽谷」

2015/2/9 — 10:30

OneTeam系列:披露OneSky成員工作歷程

OneTeam系列:披露OneSky成員工作歷程

Amanda大學剛畢業就加入了投資銀行,她一向很聰明、成績很好,所有認識她的人都覺得她加入投資銀行賺取百萬年薪是最正常不過的事--包括她自己。不過她後來卻加入一家小小的Startup開荒,年薪雖然差很遠,但她沒有感到惋惜。

離開不是衝動

雖然在投資銀行和跨國公司工作看上去不錯,但她無法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和大部份大公司一樣,她無法改變總部的方針,只能每天營營役役地為她可能不同意的決定而奔波。

廣告

突然她收到了一封Email,是大學時期認識的OneSky的創辦人傳來的,詢問她有否興趣加入一個只有3個人、幾乎沒收入的工程師團隊。

見面詳談後她辭了職--成了那團隊的第4個人。不少朋友都說她「很衝動」、「很冒險」、「很幼稚」,她自己卻不然。因為她清楚衡量過了風險:包括團隊的背景、能力,甚至考慮到了公司倒閉後的後果--其實沒甚麼大不了,而且她覺得自己能在小團隊裏真正發揮所長。

廣告

「一個打十個」的升呢體驗

在一個只有寥寥4個人的團隊裏,Amanda是唯一負責賣產品的成員,和大公司很不一樣,沒有人教也沒有人幫,所有的事都只能自己學、自己做。除了自己找辦法學習一大堆聽不懂的科技術語外,她每天只能瞪著螢幕煩惱要做甚麼讓公司增加收入。跌跌撞撞三個月後終於有點成果,產品的收入開始慢慢地增加,團隊成員數目亦然。

「我就是要做所有和寫程式無關的事丫。」她如此跟朋友解釋她的工作,有團隊成員也常笑說「Amanda一個打十個」。

由於缺乏經驗,Amanda需要不斷吸收矽谷公司的成功例子、努力增值

由於缺乏經驗,Amanda需要不斷吸收矽谷公司的成功例子、努力增值

看著團隊成員數目從4變成30,看到自己對公司造成的巨大影響,她覺得很神奇,她認為這種滿足感是沒辦法在大公司感受到的。

「最近喜歡返工。」

曾經有朋友問她最近喜歡幹甚麼,她說:「最近喜歡返工。」那朋友應該覺得她瘋了。

「原來我沒辦法每天興致勃勃地看華爾街日報。」她說對工作沒有興趣是她離開投資銀行的主要原因,她覺得每天大部份時間對著沒有興趣的工作很不值得。

她在OneSky能嘗試各種可能性去達到目的,即使失敗了也不會受到責怪。團隊成員都很年輕很有熱誠,雖然整天嘻嘻哈哈,但工作時也可以盡全力衝刺。沒有辦公室政治,大家會互相幫助,逆難而上。因為環境滿是正能量,她覺得上班的時候並不像上班,能夠全力發揮,繼續進步。

明信片上的一句話,正是Amanda工作的寫照

明信片上的一句話,正是Amanda工作的寫照

找到更好的自己

團隊大部份都是程式員,她努力透過不同的方法和他們溝通。一直在學校裏當尖子的她開始接受自己有不懂的知識,盡力去瞭解各方面的限制。兩年多後,除了多認識了很多科技界的人與事,她笑言自己還變得有點「高登」。客戶大都來自矽谷以至世界各地,和世界知名的團隊交流也讓她獲益不少。

在矽谷見客期間,Amanda感受到何謂矽谷文化。圖為Facebook總部一隅。

在矽谷見客期間,Amanda感受到何謂矽谷文化。圖為Facebook總部一隅。

她說有很多工作會令人對生活失去憧憬,因為看不到改變結果的希望,最終生活和行屍走肉沒甚麼分別。但在Startup中卻有著無限的可能性,因為她的付出直接影響著整個團隊。加入創業團隊讓她不用變成「沒有夢想的咸魚」,不用日復一日做著相同的事情,她很想看到在將來的日子裏團隊能如何成長,繼續一起闖過一關又一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