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創新及科技與價值問題

2016/1/23 — 16:17

創科局局長楊偉雄(左三)及特首梁振英(左四) (相:M21媒體空間片段截圖)

創科局局長楊偉雄(左三)及特首梁振英(左四) (相:M21媒體空間片段截圖)

【文:黃柏恒 恒生管理學院社會科學系講師】

二零一六年施政報告重點提到創新及科技,以至最近的施政ONLINE,我們可以看到政府發展創新及科技的決心。但從施政報告的細節以及局長的說話來看,政府對創新及科技的目標能否達成實在值得懷疑。舉例來說,報告中用字所顯現出的線性創新模式 (linear model of innovation) 是對「創新」的一種過時理解。報告中亦完全忽略社會科學及人文學對創新及科技的想法。大部份的科技與社會研究(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學者都會贊同,這種對創新、科技的理解會將它們本身的社會、政治價值問題抽離,換來新科技不能被社會所接受的後果。就此,學術討論裡有著各樣不同的解決方案;但課題涉及創新及科技的本質問題與科技與社會之間的關係,所以暫不在這裡作出詳細討論。這次想要跟大家討論的是,施政報告裡面的創科生活基金。

一般的研究資助項目的評審標準也包含社會影響,創科生活基金不同之處在於它希望發展科技「直接」改善市民生活。但報告中對創新、科技理解令筆者認為這個基金極有可能會失敗收場。首先,「改善生活」的標準是甚麼?我們需要有一個準則去決定何謂「改善生活」,在沒有明確準則之下政府又該以什麼條件作出基金發放的決定。 這些問題,都是創科生活基金必需解決的問題。

廣告

歐盟地區(尤其是筆者熟識的荷蘭)早已著眼創新科技改革生活的可能性,他們以「負責創新 (responsible innovation)」的範式開發新科技。所謂「負責創新」簡單來說是指在開發過程中考量新科技對社會、政治和文化的影響。換言之,他們並不將科技發展抽離於社會政治發展之外。舉例說,政府曾提及發展護理機械人 (care robot) 作為長者服務的一環,在過程中似乎把護理機械人當成舒解人口老化問題的萬靈藥。但,到底政府有否考慮引入護理機械人中所涉及的各種價值問題?如長者是否願意被護理機械人照顧?當中又有否考慮長者的尊嚴?對於護士專業會否帶來負面影響等等。

忽略這些價值考量會帶來什麼結果?我們可預期忽略當中價值問題會引來不同的爭議,亦導致原意為改善生活的科技未能被社會大眾接受的主要因由。

廣告

政府對科技的理解和創科生活基金的其中一個問題是政府完全忽略社會科學與人文學學者對於創新科技發展過程中的社會、政治和文化價值問題上的貢獻。對此論述,筆者有兩個建議:(1) 解決方法是在申請基金的條件加入社會科學與人文學學者的參與。香港政府可以參考荷蘭政府現行做法,他們的 Maatschappelijk Verantwoord Innoveren (Responsible Innovation Programme) 要求申請研究資助的項目必需有社會科學與人文學學者的參與,以確保社會、政治和道德價值得到充分的考量。(2) 作為一個創新科技的人文學者,我認為在香港的學者還沒有一個相應的學術網絡;正正是因為科技的重要性,身為研究創新科技的社會科學與人文學學者應該更緊密合作探討以上問題。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