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哪兩類人難以被 AI 取代?

2019/4/2 — 16:3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我在上篇文章裏,指出了李開復的想法 — AI 能代替人類工作,而人類將享有更多自由時間,只是一種美好幻想,事關一個人的「忙碌」可能只是價值觀的體現,未必能以科技方法解決,同時,AI 亦不是如以往一樣,要取代最低級的勞動人口,因為初階專業人士同樣自身難保。

甚麼是初階專業人士?負責核對文件的律師、會計師,分析數據的分析員和審核員等等,簡而言之,就是一些需要稍動腦筋且相當耗費時間的工作,都極易被取代,因為當你要用三日三夜時間來整合文件中的要點,歸納當中的走勢時,AI 可能只需要三十秒就能做到同樣效果,甚至更為精準。然而,縱使 AI 如此來勢洶洶,亦必定會為人類的工作帶來翻天覆地的變革,但我相信,有兩類人卻是難以被其取代,其一是真正的專家,如企業高級管理層、作家、廣告策劃、政治家等,他們講求創意思維、憑經驗來管理、決策,在特定範疇內深入發展,能做到「由無到有」,是真正的「賣腦」,另一個面向,就是講求手藝、情感投入的前線工作者,諸如護理人員、保姆和工藝匠人等等,這些工作看似沒有難度,也不是現時大眾眼中的高級職業,但當中所包含的技術、手藝,以及由溝通、互信而制定的做法,都講求「有心」和「執生」,是「賣心」。

這兩類人當然並非完全不能被取代,問題只是取代的成本會比一般工作高得多、時間亦來得更長,因為「賣腦」和「賣心」都難以輕易量化,這對目前仍是將事物量化成數字,然後照辦煮碗執行的 AI 來說,仍有一段距離才可追及,要取代,亦更為遙遠。

廣告

AI 已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我們若要在這個洪流中自處,不是一面倒的反對、禁止這門技術的發展,而是要認清楚「賣腦」和「賣心」這兩個方向,增加 AI 取代自己所要付出的成本,同時,要對「優質教育」一事作反思。

最近有朋友跟我說起,他那正在唸中學的兒子不太喜歡唸書,所以他打算把兒子送到外國,將來好歹也算是外國留學歸來。我聽罷,驚訝不已,隨即勸籲朋友打消這念頭,替兒子另謀出路,諸如修車、學廚這些,務求有一門手藝傍身,發展一顆做事的心。只因當 AI 在未來數十年內,就會將律師、會計師這些今天看來頗為吃香的行業取代,難道大家就不需要思考,專業人士的光環到底還能維持多久?假如為了追求大學學位,到頭來只剩一張沙紙在手,高不成低不就,「賣腦」不成,「賣心」也沒你的位置,到時豈不更糟糕?

廣告

AI 的出現,未必能夠如李開復所言,做到「拯救人性」,但起碼能警醒大家︰任何工作都有被取代的可能,問題只是時間長短和成本高低,正因如此,我們更要盡快思考工作和人性的意義 — 到底是繼續要追隨社會的現有標準,大學畢業後每日安安穩穩的「扮工」?扺或認清自己的特質,專注往「賣腦」或「賣心」兩個方向探索?相信聰明的你,自有定論。

 

本文 4 月 2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