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屈機之城談何網絡挑機

2015/12/14 — 9:31

無綫新節目《網絡挑機》引起網民熱議,有份上節目的博客如伍公子等,炮轟無綫「河蟹」、呼籲杯葛節目。伍公子與王晶對談的一集,曾經談及,香港的職業Youtuber收入有限,「做一世都唔夠買樓」。然而,同人唔同命,放眼世界,全球兩個最大的互聯網市場,職業博客卻有價有市,甚至豬籠入水!

譬如上月高調退出Instagram的澳洲美女博客Essena O' Neill就爆出,有品牌向她支付400美元為報酬,就只需她上載一條身穿品牌連衣裙的照片,而後期甚至有品牌開價2,000美元(約1.6萬港元),就只需要她的一張相片。這個報酬,已經是不少香港打工仔一個月的收入!

在外國,主流廣告商很早就認識到,UGC(網絡用家自製內容)有廣告植入價值,故此樂意斥資在社交媒體進行推廣。事實上,社交媒體廣告市場持續直線上升:美國Strategy Analytics報告指出,上年全球社交媒體廣告市場達153億美元,預料今年將達198億美元,明年更進一步升至242億美元。職業博客(尤其是Youtuber),除了賺取Youtube廣告分帳,還得到廣告商的宣傳費,和其他各種企業贊助。

廣告

又例如《福布斯》最近公佈的「十大收入最高的Youtuber」排行榜顯示,排榜首的PewDiePie,年僅25歲,在YouTube開設打機頻道,憑著拍攝打機短片,吸引接近4,000萬粉絲、點擊率逾100億次,上年收入高達1,200萬美元,約等於9,300萬港元!排第二位的Ian Hecox 和Anthony Padilla,年入收達850萬美元,這個數字已足夠買下三棟美國加州豪宅!而他們的工作只需拍攝喜劇短片,放在Youtube上吸引觀眾。海外的Youtuber工業何等龐大,可見一斑。

那麼中國又如何呢?中國職業博客衍生了名為「網紅」(網絡紅人)這個詞,網紅界在電商、微商大潮推波助瀾下,近年已經脫離幫人拍照代言的階段,發展為結合營銷生產等環節,整合上、中、下流的生產線!稱之為「網紅工業」絕不為過!中國「網紅工業」的起源,來自淘寶店。因為人人都在淘寶開店賣貨後,競爭激烈,於是便有很多店主聘請一些剛畢業、初出茅廬的少女們,在淘寶post相賣衫,吸睛及增加銷量。在此後的微博時代有一些「淘女郎」,開始累積了成千上萬的粉絲而走紅,繼而吸引越來越多人加入「網紅」行列。進入微信時代,很多網紅發現,根本不需再拍住淘寶店檔主幫人打工,因為很多製衣廠上游批發商,爭住幫她們做白牌,由於朋友圈微商賣貨連淘寶皇冠鑽石等門檻都沒有,於是很多人索性變身老闆!邊件衫多人comment就微信接單打包叫廠或批發商一條龍發貨到買家手中,自己只需到處旅行換衫selfie。

廣告

排在前列的網紅有張大奕,她的微博有317萬粉絲關注,其淘寶店《吾歡喜的衣櫥》每月銷售額接近7位數,數字驚人。另外一個網紅少女董小颯,是個直播平台的網絡主播,每一次網上直播,都能獲得百萬人次的瀏覽量,她開的淘寶店,每個月賺取6位數以上收入。

不過也不要小看網紅工作的強度,不停換衫,自拍,post相其實和全職藝人一樣忙。據說網紅每天花上兩三小時在微博與粉絲們互動、更新微博內容,例如扮靚教學、日常生活和工作花絮,在社交平台談談天氣和心情、說一下昨晚看過的韓劇和綜藝節目、或是說說今天早上小狗打翻了牛奶。看似休閒,事實上她們要為每期即將上架的服裝拍片,經常工作至凌晨。每天整理相片、發微博,為的是維繫粉絲黏性。因此近年甚至出現專門提供網紅經紀人的一條龍服務公司。

美國、中國的職業博客,已經發展到成功結合上下游產業,把他們的吸粉、吸睛能力,系統地成功變現。反觀香港不乏擁有百萬瀏覽量的職業博客,但社會單一,企業思維落後,因此沒有什麼產業鏈整合的機會,攪到連筆者都曾有錯覺,以為香港的博客全部都是業餘選手!政府現在還打算通過「版權(修訂)條例」,打擊二次創作,完全是開倒車。PewDiePie打機可以年賺近億港元,香港也有一個「爆機達」,但假如通過這些惡法,「爆機達」不能再創作打機片時,香港「網絡挑機」不成,又要再被「潛水怕屈機」!

無謂君FB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