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禁韓令看韓國的「再伎生化」

2016/8/22 — 9:48

被譽為「韓國第一美女主播」的Yanghanna(微博圖片)

被譽為「韓國第一美女主播」的Yanghanna(微博圖片)

美韓兩國不顧北京反對,堅持部署薩德反導彈系統(THAAD),中國隨即傳出「禁韓令」,有傳廣電總局封殺韓國藝人,網上流出一份韓星、電影封殺名單,包括李鍾碩、池昌旭、Rain、李泫雨、崔始源等。消息傳出後,南韓演藝界風聲鶴唳,皆因在大環境驅使下,到中國掘金的韓星均身價暴漲,譬如朴海鎮,在中國登台費每場1.5億韓圜(約102萬港元),若然北京認真執行「禁韓令」,韓國娛樂業將大受打擊!

「韓流」在香港、中國等亞洲地區興起,不僅輸入藝人、文化、食品,最新進展:已經成為帶起千千萬萬個體戶海外搵食的招牌;例如之前就有報道指,逾萬名南韓女主播看中了中國網絡市場,紛紛轉戰中國平台,極速搶走中國網絡女主播的飯碗!

提起網絡直播,港人會聯想起黎明玩facebook Live,但在中國,網絡直播是一門新興產業,像熊貓TV、鬥魚等直播間,穿着性感的網紅、刺激的音樂、飛快的彈幕,吸引了多少網民深陷其中,無法自拔。隨着智能手機的發展,由去年開始,中國直播平台出現爆發式增長,據艾媒諮詢報告顯示,2015年,全國網絡直播平台約200家、用戶數量達2億,相當於總人口七分之一;預測今年市場規模達150億元人民幣,到2020年,會增至600億元。

廣告

中國網絡直播市場是南韓數十倍,在南韓,網絡女主播擁有逾千觀眾,已經算一線,但在中國,這個數字往往要翻上十倍、甚至百倍,加上中國流行「打賞」(港稱「課金」),意味着「錢」途無限:被譽為「韓國第一美女主播」的Yanghanna,今年3月上熊貓TV表演跳舞,另一位知名主播劉殺雞打賞了數千元人民幣禮品,熊貓TV老闆王思聰不甘示弱,隨即打賞數萬元禮品,向劉殺雞「挑釁」,兩人於是互相鬥送禮,結果Yanghanna一夜之間獲得逾40萬打賞,創下女主播單日收禮紀錄,激動得當場落淚。
中國「恩客」這種千金博紅顏一笑的闊綽,南韓女主播豈不羡慕,紛紛轉投大陸市場吸金。據內地報道,已經有逾萬年輕貌美、能歌善舞的女主播投身中國直播間,向熱血沸騰的網民「賣藝」;很多韓國主播其實是經過南韓「造星工廠」特訓過的「職業選手」,能歌善舞、訓練有素,和中國的素人女主播一比較,高下立見,極速搶走其捧場客。某位知名內地女主播,觀眾人數瞬間從百萬掉到不足一萬,當場在直播間痛哭!

話說回來:為何南韓會有大量專業、能歌善舞、V煞面的女主播呢?這要從當地「造星工廠」談起。南韓採取星探制度,由小學開始發掘潛在偶像,送到自設的藝人學院,投入大量資源,訓練唱歌、跳舞等各方面才能,每年基本要花費2,400萬韓圜(約16.4萬港元),如果額外加上語言、表演等,費用相應增加;而訓練期短則2年、長則8年,要訓練一個偶像,動輒逾百萬港元。而韓式藝人訓練相當苛刻,據一些曾到過當地接受短期訓練的中國藝人憶述,每天跳8小時舞、做錯被老師打頭、甚至用拖鞋掌摑、練習到骨折……各種削骨、微整形更是家常便飯。

廣告

在這麼嚴苛的訓練下,南韓一方面出產Rain、全智賢等全能偶像,但競爭激烈的環境,亦出現大量坐冷板凳的閒置「藝人」,恍如朝鮮時代的伎生。古代伎生從小在教坊接受樂器、書藝、舞蹈、文學、女紅等藝術訓練,擁有極高藝術造化,當紅的獲得在達官貴人的宴會表演和奉客機會,甚至獲垂青嫁入豪門,但沒有名氣的伎生,待遇慘淡,最終淪為妓女。

以朝鮮伎生的再世來比喻現今的娛樂網紅工業,也許有點誇張。不過,在今天韓國年輕人心目中的國家,其實是個「地獄朝鮮」、一個「沒有出口的地獄」。國家長期向大財團傾斜的政策,加上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十分一年輕人失業,找到工作的,三分之二是沒有保障與福利,每天工作14小時是等閒事,變成了拋棄戀愛、結婚、生仔、買樓、人際關係、夢想與希望的「七拋世代」(情況和香港很相似嗎?)。

在這個「地獄朝鮮」,稍有姿色、才藝跳脫的少女們,苦無出頭天,唯一旦發現,中國網絡直播市場如此火熱、恩客出手如此闊綽、網民又如此追捧韓流,於是轉投中國網絡這個宏大「金魚缸」,賺人民幣,也是常識吧?全球經濟每況愈下,年輕人出頭機會少,這種畸形的不對稱經濟長期永久化下,不僅韓國,估計港、台、日等青春少艾都統統要下海,重新演繹當代「伎生傳」!

原刊蘋果日報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