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手機 App 不能拯救香港的士業

2016/5/23 — 12:3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由17個的士業團體,包括的士司機、電召台、車主、車行等等組成的「香港的士業議會」,最近推出名為「的士App」的手機軟件,聲稱會按乘客評分而向司機派發獎金或施以懲處,期望提升的士服務質素。

的士業界有這種構思,明顯是針對UberCetah等專車服務。乘客選擇叫私家車而不叫的士,原因主要是乘車體驗不好,所以Uber與Cetah等App,乘客都可以對司機評分,若司機的平均分數低於某個水平,便會受到「停機」的懲罰,嚴重者甚至會被剔除司機行列。

廣告

將這個機制照辦煮碗用在的士司機身上,又能否提升司機質素,改善乘車體驗?作為一個每天乘搭的士、Uber/Cetah的乘客,我認為就算有「的士App」的出現,都難以改變現狀。

乘客與的士司機地位不對等

廣告

乘客不喜歡的士的原因多不勝數,最根本的,就是「乘客與司機的地位不對等」。的士司機是「司機大佬」,乘客要去的地點若果不合「司機大佬」的口味,便會被認為是「麻煩客」。的士司機肯接載你,是皇恩浩盪,乘客「唔該前、唔該後」,將自己地位放在司機之下,好像這個不是一則交易,而是的士司機對乘客的恩賜一樣。

不喜歡的士的另一主要原因,是的士司機的駕駛風格。根據個人觀察,「有性格」的司機,風格主有兩種,分別為「賽車手」和「逃亡者」。前者cosplay賽車手,將汽車性能發揮至極限,每次換檔都令乘客感受到非凡的加速動力,在拐彎與緊急煞車同樣有激情演繹,帶來超級跑車的痛快感覺。

「逃亡者」風格的司機,則擅長為乘客提供驚險刺激的乘車體驗。駕駛時與其他車輛頻繁互動,在追逐之間加插火爆對白,既有本土風味亦能突顯駕駛者內心的控訴與怒火,那種由內至外再由外至內的感情轉換,完全能夠挑動乘客的每一根神經。

就算價錢貴仍會選擇專車

自從Uber及Cetah等開始提供服務,我便轉Call專車。Uber令我反思,為甚麼作為消費者,我要和的士司機進行地位不對等的交易?試過因為路程太短,由上車一刻被罵到下車,甚至拒載。就算是長途,亦不知為何有些司機老是要乘客坐得不舒服,不斷地加速、煞停,再加速。有次坐的士過海,下車後便開始作嘔,可謂「貼錢買難受」。

雖然專車收費較貴,而專車司機亦不及的士司機熟路,趕時間的話的士亦可以更快到達目的地。但的士已經由本來「最貴最舒服」,變成現時「又貴又難受」的公共交通公具,失去其應有的價值。所以只要有更好的代替品出現,就算價錢貴一點,司機不熟路,速度比較慢,乘客仍然會為了舒適的體驗而選擇乘搭專車。

「的士App」難救的士業

的士司機脾氣差開車快,只因開的士賺錢不多,工時又長,所以想跑多幾轉賺錢養家。而的士司機賺錢不多的原因,是由於過時的發牌制度,令大多數的士牌照落入少數人的手中。香港的士牌價以數百萬計,大部份司機都要向車行租車開工,每次的士加價,車租亦會上調,所以的士司機一直都處於被持牌人剝削的位置。

由車行和車主等既得利益者推出的「的士App」,不會解決到的士司機被剝削的問題。脾氣差的司機不會為了多幾張單而開車慢一點,因為接單App不止一家,司機同時用十個八個電話接單已是平常,還何需再受車行和Call台的氣?

再者,以「的士App」現時的質素來說,其設計所提供的用戶體驗實在強差人意。推出一個未夠水平的App,其實和「倒錢落海」沒有分別,因為做得差的App,用戶下載後覺得不好用,多數反應都是即時刪除。現代手機用戶要求極高,對一個App失去信心,就不容易再給予多一次機會。

所以我一直強調,做一個「好App」,在未開始寫程式前,先要做好介面設計(UI)和用戶體驗(UX),起碼要好到不會被用戶「裝完即刪」。而手機App的UI與UX設計,其實內裡大有學問,iOS與Android兩大平台每年更新,所以App的設計亦需要作出相應改變。好的設計品味能夠為產品注入靈魂,有靈魂的App才會得到用戶歡心。就如的士和專車,大家同樣提供類似功能,但哪一個能夠受到用戶歡迎,就視乎哪一個能為用戶提供最佳體驗,而不是哪一個更多功能或價錢較平。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