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之後香港要遭網絡軟禁?

2016/2/22 — 9:22

旺角年初一爆發的大型警民衝突,震驚海外。當晚的導火線——捍衛小販夜市行動,事前並無議程,也沒有「佔中」式長時間醞釀發酵。整個事件彷彿由成立年多、區區數十人的本土組織「本土民主前線」,大年初一憑空唸咒就識自動上演的戲碼。一個事前既沒有主流媒體大肆渲染,亦不似會有「境外勢力」積極關注的議題,僅僅利用社交平台「吹雞」,便演變為一場旺角長夜的「魚蛋抗爭」,讓大家再次見識「網絡」的即時強大動員威力!

若在從前,政黨想在大年初一臨時「吹雞」,絕對是一場沒有勝算的仗。要動員號召群眾出來,必須老早開始籌劃,掛橫額、易拉架、派單張、打電話,通通都不能少!然而傳統動員對類似「魚蛋抗爭」的突發事件,往往缺乏充裕的準備時間。但回顧歷史,正正是突發性事件揭開序幕的抗爭事件的社會反響(moral shock)最大,絕非一般上街遊行可比。而「本民前」當晚吹雞手法也沒有什麼特別,不外乎Facebook、WhatsApp等社交群組工具!當晚凌晨過後,本民前在Facebook出posts動員,還詳細呼籲聲援群眾帶備眼罩、囗罩、消毒藥水、穿上保護衣著,更提供被捕與法律支援資料。就這樣不費金錢,單憑幾個帖子,靠網民一傳十、十傳百,在香港最重要節日之一的大年初一晚,居然短短一兩個小時,就有約三百人到場聲援。

事後回顧,除了強大的號召力外,社交網絡賦予抗爭運動的武器庫裡面還有極速「還原真相」這種奪取輿論制高點的力量。以前網絡未這麼發達的時候,大家只能把判斷真相的工作,全權委託給新聞從業員,相信他們有職業操守與良心道德。但現在事情可沒有那麼簡單!Facebook、YouTube普及,人人有智能手機、這些全民記者把所看到、所拍到的真相上載至社交網絡,再靠社交網絡快速彙總,篩選,拼湊,速度與效率不亞於CCTVB新聞組。你TVB說,「暴亂」中有暴徒故意挑釁,向警員使用暴力,結果警察才無何奈何下要開槍的嗎?我便立刻上載一段現場片段到Facebook證明,明明12點前還好端端,小販順利開檔、群眾都在惠顧夜市;之後警員忽然提高武裝,持盾衝入及企圖驅散人群,現場情況才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廣告

姑勿論真相如何,事不關己的大眾對「真相」的認知就取決於各方新聞工作者「還原真相」的速度比拼,就像「災後救援黃金72小時」,必須在事件「失焦」前競賽般拼出真相。只有TVB前一秒還在電視面前播着一些愚弄大眾的剪接片段,網民後一秒就在Facebook還原真相,甚至比主流媒體更快,TVB才正式失去TVB光環、成為人所共知的CCTVB!美國巳故大法官Hugo Black名言:「新聞自由的主要功能,就是防止政府任何部門欺騙人民。」Hugo Black若身處現時香港,也許會說:「社交網絡的主要功能,就是防止正常媒體淪為CCTVB後繼續以昔日的光環左右輿論。」

社交網絡再一神奇的地方就是可以令籌款工作變得簡單,每個議題都可以獨立籌款,極速負諸實行。舊日政治團體要籌錢,需望穿秋水等到元旦、六四、七一遊行等能勾起市民捐款意欲的特別日子。籌錢過程更是勞心勞力,沿途放個籌款箱,叫得聲嘶力竭、大汗滴細汗,也可能只是籌得皮毛。今時今日,團體利用社交媒體籌錢來得簡單,本民前約廿人於衝突後被捕,面對龐大律師費及堂費壓力,組織迅即決定透過Facebook公開籌款,用於被捕者的法律費用支援上,第一日便籌得10萬!10萬是個什麼概念?剛結束的維園年宵,公民黨擺了一星期攤檔,營業額扣除成本後,淨利潤才10萬之多。因此,社交媒網絡不但連結「人」,也讓單一議題籌款變得效率化,大大推動社會組織的活動。

廣告

坊間陰謀論認為是次政府是故意製造事端,對勇武派實行「引蛇出洞」,再一舉聚殲,除之而後快。筆者假設「陰謀論」成立,那麼事後只能證明,即使政府事前精密部署,早有預謀周密,開動了警察、司法、傳媒等機器,但結果仍然無法如願全面掌握輿論,把責任一面倒推給暴徒,因為社交網絡的抗爭整合力量實在強大。因此筆者大膽推測,也許這次「魚蛋抗爭」會讓立心不良的政府更加意識到,要攻瓦解本土派,必先殺掉網絡自由,才能釜底抽薪。因此加速通過「網絡23條」可能會成為首要任務。港人也許不喜歡旺角示威者,但不得不抗衡「網絡23條」,因為政府一旦強行通過「網絡23條」,隨之而來的就是步步進逼的網絡收緊,甚至到最後連香港人都要過上Facebook上不了,YouTube冇得睇的日子,難道我們真的能接受被「網絡軟禁」?

圖:Chung Tung Hok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utunghok

圖:Chung Tung Hok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utunghok

無謂君FB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