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眾籌」雙刃劍 初創集資須謹慎

2015/5/12 — 12:58

Arist是一部結合多種科技的全新概念咖啡機。

Arist是一部結合多種科技的全新概念咖啡機。

憑一部數碼咖啡機Arist打響名堂,香港初創公司Nbition Development既是成功的眾籌(Crowdfunding)模範,亦剛奪得2015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的全年大獎。然而事態的發展卻令一時無兩的聲勢變得疑雲滿布。

Arist是一部結合多種科技的全新概念咖啡機。藉手機App、雲端Data Base及咖啡機的聯繫,讓用戶可以「duk一duk」手機就能炮製出心目中的完美咖啡。Arist源自Barista(咖啡師)一詞,開發者希望集合上萬種配方,讓人人都化身專業咖啡師。這概念甫登陸知名眾籌網站KickStarter,一個月內就吸引了2,000多個Backer(顧客兼投資者)出資並籌得84萬美元,成為香港歷來最成功的眾籌方案之一。

然而就在奪得ICT大獎後,種種不利Nbition的評價開始在社交網站出現,剛巧公司表示遭黑客盜走設計圖等重要資料,結果被一些網民解讀為延期出貨的藉口。傳言四起下有人質疑,政府贊助的獎項怎麼會頒發予一間未有製成品的公司?是否在KickStarter破紀錄就夠條件贏出?甚至有立法會議員急不及待就此透過議會提出質詢,爭取表現。

廣告

眾籌買待開發品 贏精神鼓勵

能在KickStarter闖出名堂的確殊不簡單。眾籌有別於傳統VC(Venture Capital)或天使基金,資金由群眾在網上決定是否贊助或贊助多少,類似團購。不過,團購買的是現貨,眾籌則是買有待開發的新產品。未出世已創造了市場,很多人都看中眾籌既能集資亦能贏得精神上鼓勵的優點。通常這些概念孕育期需時幾個月以至一整年時間,萬一延期,開發者可能要向一眾backer退款,今次Arist的隱憂相信亦與此有關。

廣告

眾籌成功與否的關鍵,是能不能得到足夠backer的支持。那麼backer通常是甚麼人?為甚麼他們會投資虛幻概念?

Backers大多對科技有一定認識,當中不乏意見領袖,對新商品趨之若騖,希望搶當先鋒。他們同時也是很好的銷售員,一旦看中有意思的項目就會到處宣揚,證明自己獨具慧眼,產品面世時他們也將會第一時間擁有,並給予開發者第一手反饋。

Backer的存在已讓很多驚世概念誕生,例如比Apple Watch更早開賣的Pebble E-Paper智能手錶。原計劃籌10萬美金最終竟籌得1,026萬美金!即使今年面對Apple Watch面世,再集資依然集得2,000多萬美元超額完成。又例如極廉價的Form 1 3D打印機,通過眾籌集得近300萬美元終讓產品誕生,令不少行業及學校受惠。

眾籌集資 成也backer敗也backer

但企業利用眾籌平台面對backers,既獲宣傳機會,同時亦有風險。如果產品不能如期生產,或以當年預期的價格開售,又或功能不符,都有可能讓backer要求退款,而且失望的氛圍更會引起負面的公關效應。Backers本是意見領袖,只消說一句半句就讓事情變得壞透,即使再作解釋或補救都無濟於事。

事實上Startup面對的問題非常多,理想中的技術是否真的有效?工廠又能否按時配合出貨?Startup既要埋頭開發,又要分心應付萬分焦急的Backer的全天候查詢(畢竟他們全都是老闆)。種種問題,令眾籌成功沒想像中輕易。

天使基金 授經驗保商業秘密

所以對初創公司來說,用甚麼方式找投資也是學問。雖然眾籌是優秀的行銷平台,但由於大多的Startup存在很多未知數,加上經驗有限,眾籌未必是最佳選擇。利用傳統VC或天使基金,聽起來可能沒眾籌有聲勢,好處還是有不少。具規模的VC都是行內達人,他們能提供你未有的脈絡,過去的經驗亦有助解決各式問題,這些都是Startup獲得成功的寶貴資源;同時投資者人數少,協商的對象少省卻不少精力。也因為知情人少,商業秘密亦較受保障。

眾籌表面簡單前衞,亦有可能掣肘發展並反過來造成傷害。集資初期的決定往往都要修正,但群眾未必妥協。Startup揀選募資的方式必須仔細思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