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矽谷潮玩抄襲中國?

2015/5/18 — 10:39

過去十幾年,中國互聯都在走C2C(Copy to China)的道路,幾乎所有成功、上市的互聯網應用,都從美國複製,順手冠上一個「中國版Facebook」、「中國版YouTube」、「中國版Google」雲雲的別號,便跑出融資。這條C2C方程式可謂萬試萬靈,因為中央奉行「河蟹」監控,建立起一幅巨型網絡「防火牆」(Great Firewall of China),有意無意攔截美國新興現象級互聯網應用,防止國民受到資訊「汙染」,在政府有形之手的扶持下,內地互聯網大佬們當然C2C個不亦樂乎,樂得賺個盤滿鉢滿。

為此,中國互聯網業經常被矽谷同業詬病抄襲,淪為恥笑對象。不過既然大家都賺到easy money,養得肚滿腸肥,又豈會介意幾句批評呢?於是自我開解,發明了「微創新」概念——正如創新工場的李開復所言,大家只不過是「務實地」把一些類似產品進行本地化及提升,抄橋不算抄襲!

然而「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世事輪流轉,近年一些現象顯示,風向可能巳經出現轉變,不再是單向的C2C,矽谷居然也出現了「CFC」(Copy from China)。世上最先進的矽谷,竟然會向「抄襲大國」中國抄襲?Well,其實美國商人頭腦也是很靈活的,而且臉皮隨時比中國人還厚!

廣告

讓筆者舉幾個例子。此前Facebook 宣佈,率先在美國推出Android專用的電話 App「Hello」,專門用來阻隔和封鎖騷擾電話。當時筆者就詫異,這不就是搜狗「號碼通」嗎?此外,Facebook前月宣佈,在美國Messenger加入轉賬功能,只要綁定信用卡,便能和朋友們免手續費網上轉帳。網上轉賬功能在內地流行多年,Facebook何解要等到「微信支付」大熱才加入?再想想,2013年4月,Facebook發佈Android啟動器軟件Home,認真地想想,似乎也借鑑了久邦數碼的GO Android桌面系列應用。但在國際市場上,久邦數碼的GO絕對比Facebook的Home搞得成功。

一直走在科技尖端的矽谷,何解從被抄襲的對象,反過來冒出一些CFC苗頭,筆者分析有三種深層次原因:

廣告

一、互聯網+(即O2O) 地盤搶奪大戰越演越烈,已全面滲透生活服務,觸及人們日常生活百態最基層的「深水區」(筆者上篇文章「互聯網+是真正城鎮化2.0」巳提及),因此移動互聯網開始反映出,東西方現代都市文化生活的一些深層次差異也就不再奇怪。

舉個例子,中國主要消費人口的生活場景,集中在市中心(Downtown),相反,西方例如美國的主要消費人口,則散居在市郊(Suburb)。於是,O2O上門服務在中國能夠快速火熱發展,因為剛需強大;但在美國卻不溫不火,皆因O2O上門服務人員要長途跋涉開車上門提供服務,時間成本太高!

又例如share economy,西方人性格較開放,不介意和其他人共享,故此民宿網站Airbnb大行其道。相反,中國人不喜歡和陌生人分享東西,認為有失體面,又怕人家弄爛弄損自己東西。看看內地酒店房間損耗率奇高,誰敢開放自己住家來做Airbnb民宿?

二、近年,中國的網絡原生態已經羽翼豐滿。中國人喜歡一窩蜂趕時髦,一切新興原創玩法,因為有大量用戶池的存在,都有可能短時間快速形成實驗級市場。中國尤其勝在新興中產人群多,比較西方老齡化人口,更能接受新興事物。以網購為例,去年銷售額已經佔全國逾10%,超過大部份發達國家;於是多了國內startup,勇於嘗試各種奇奇怪怪的非C2C玩法,然後誤打誤撞成功了。

三、土豪搭上互聯網、資本重心遊戲主場有轉移跡象。融資從來都是Startup的「核心競爭力」,昔日,所有風投的金主都是歐美Angel、VC,內地互聯網創投要成功讓他們掏錢支持,當然要做一些他們明白、相信的東西,所以出現一大批「中國版XXX」。因為這才能最快把錢弄到手,難聽講句,和洋Angel講原創,等於跟市場潮流作對。但今時唔同往日,部份人快速富起來,出現一大批土豪,有財力也樂意當Angel——反正A股火熱,等兩三年把項目弄上市集資骨水便行,所以就沒必要搶「中國版XXX」的頭銜。

筆者以前也說過,科技泡沫比起其他泡沫健康,原因是,科技泡沫起碼會帶來真的改變。在新形勢下,世界巳經平得無以復加,硬要抱著外國月亮特別圓、中國Startup抄襲的犬儒思想,只會讓人視野狹獈,想想人家德國也有Rocket Internet,八個星期可以抄出一個Startup。以後當C2C和CFC的雙向潮流成為新常態時,這個世界可能更有趣!

無謂君FB Page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