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說UBI只能靠政府來推?企業究竟是否有責?

2017/10/2 — 10:2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矽谷最出名的startup「孵化器」Y Combinator早前宣佈,即將試驗「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以下簡稱UBI)計劃。藉此研究收取UBI的實驗參與者的生活質量和工作動機,會發生產生什麼影響和帶來什麼的轉變。Y Combinator發言指希望通過這項大規模的真實社會研究,為政府的UBI政策研究鋪路,以應付硅谷不少人認為「殺到埋身」的AI時代帶來的「量化失業」。

今次Y Combinator實測UBI計劃將會在美國兩個州進行,隨機選擇3,000人,將他們分成兩組:第一組為1,000人,每月無條件獲派1,000美元,為期五年;第二組為2,000人,每月無條件獲派獲得50美元,作為對照參考組。Y Combinator上年六月曾資助在奧克蘭進行的UBI一年實驗,向100名參與者每月發放1,000至2,000美元。今次研究將借鑒奧克蘭計劃的經驗,希望瞭解UBI如何影響人們的生活質量、快樂指數;在不需要工作、也能滿足基本需求的情況下,人們會如何安排時間,是會遊手好閒,還是能解放更多創造力,會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負責實驗的研究總監伊麗莎白·羅德斯表示,希望透過研究,分析參與者的個人時間分配、財務狀況、身心理健康等數據,了解在經濟波動和不確定的時候,UBI如何幫助人們應對。目前,UBI主要的應用數據集中在東非,今次的研究將是美國史上最大的實驗之一,為發達國家提供前所未有的數據。

筆者之前數篇AI文章多次提及過UBI,其概念是,不論貧富,有沒有付出工作勞力,你都能按數人頭拿到一筆金額,而金額的多寡,則視乎社會AI推動經濟的水準釐定,伴隨AI經濟效益的提高而逐漸提升,最後達到能應付所有人基本開支的水準。筆者認為,盡早研究相應的社會制度對策,推動UBI,才能應對AI帶來的去工作化經濟轉型。目前的主流意見普遍預見AI不但會造成大規模失業潮,還會粉碎下一代透過努力工作,實現階級向上的資本主義社會流動性,社會階級固化並演變為極端兩極分化,分成:掌握AI技術為其賺錢的階層、無法掌握AI的無用階層(Unemployable - 指僱用的成本效益無法與機器的人群)。科技巨頭Tesla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一早表態支持早日研究UBI。

廣告

UBI乍聽像共產主義,關鍵差別在於,UBI不求改變資本主義私有產權制度,也不干涉個人從事甚麼「工作」。你無需以溫飽、家人、未來為目的,每週工作超過50小時,做著無聊、沉悶的內容,UBI試驗的目的是試圖研究把生存的經濟誘因消除,讓每人都有一定的保險線後,究竟大部分人是否會像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 Hierarchy of Needs)推論的變得更純粹、更追夢,追求精神的自我實現。從而在集體追求過程中提高整個社會的價值。

現時,人工智慧遍佈各行各業,連傳統行業美心集團,最近也研究引入自動化技術,利用無人機送外賣。筆者認為,AI工潮勢不可擋,有遠見的政府應盡早支持UBI,加快腳步推行,試想一下,人類社會從資本主義社會架構,過渡至AI時代,原本個人能通過「高等教育」、「多勞多得」改善生活,但隨著AI大量取代高薪工作,實現社會流動性的方式,如童話夢般被徹底粉碎的時候,社會要如何運行?而且,在AI革命早期,必定有大量勞工不會甘願放棄工作,屆時只會造成社會動盪和民粹主義,令社會摩擦急升,實行UBI則可安撫失業勞工,讓他們心甘情願讓出職位,拿「退休金」,才不至於在科技推動社會前進的大潮流中,成為孤獨的陪葬品。當然,在社會經濟結構早已畸形僵化,年輕人缺乏多元化發展空間的社會如港澳者,UBI短時間未必能夠啟迪思維模式的轉變,但不代今後表企業在引入AI自動化升級的時候毋需考慮所帶來的社會負面影響。

廣告

無謂君Facebook (微信ID:i-qu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