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訪以色列Startup ──「一個都不能少」的保育意識

2015/3/12 — 17:09

位於死海公元前一世紀建成的馬撒大高山古城(Masada)。圖:wikimedia

位於死海公元前一世紀建成的馬撒大高山古城(Masada)。圖:wikimedia

「這是殖民時代的建築,拆之不惜。香港已回歸祖國,英國管治的殖民歷史應該抹掉,為何還要留下這毫無價值的碼頭?」2007年某月某日當香港各大傳媒報道保留皇后碼頭事件,家中某年長親友,在電視機前看著保育人士為捍衛一個碼頭而絕食、靜坐,說出這句話,其思維模式,跟「維園阿伯」屬同一類,又或跟被譽為「拆那」知名文物保護專家阮儀三教授一般見識,認為:「在對待舊建築方面,中國與歐洲觀念不同。縱觀中國歷史,每次改朝換代之後,前朝的一切建築都會被摧毀,代之以新的建築。」只有「發展就是硬道理」的大前提下,為了締造GDP神話,不惜大拆大建,增加基建,提高就業,兼搞房地產好賺錢。

據第三次全國文物調查統計,四萬多件不能移動的古蹟於近30年來因建設活動而消失得無影無蹤。古建築難逃被拆或人為火災的厄運:雲南大理龍首關唐宋古城牆因擴建道路被毀、陝西韓城1500年古城因「保護改造」遭拆、香格里拉具1300多年歷史的獨克宗古城燬於無情火,北京的古城牆、四合院、老胡同,在經濟利益凌駕一切下又豈能幸免?而所謂的移建改造,乃以現代的材料仿古重建一座不倫不類、面目全非的贗品。

廣告

但走近以色列的死海及馬撒大高山古城,或會以為死海的沿岸像漁人碼頭般,開滿酒吧食肆、售賣紀念品及專售遠近馳名的死海美容和醫療產品的商店;又或會像某些旅遊區,無敵海景的酒店林立;甚或遍佈別墅的豪宅區,讓富豪可近水樓台泡浸死海這天然浴池。事實上,以色列的死海真如其名,波平如鏡的海,一片靜謐。附近只有一所青年旅舍(兼野外學校)及一間改裝為小型度假村的集體農莊,沿海一帶人蹟罕至。同行的幾位國內朋友,驚訝以色列政府何不大力包裝得天獨厚的死海,成為舉世聞名賺大錢的度假勝地,就如國內的萬里長城、絲綢之路、鳳凰古城……,但他們補充說,若一心想「原賓攄懷舊之蓄念,發思古之幽情」憑弔這些古蹟,不免會感到失望,因總是商業味太濃。

或許,如流傳猶太人的商業頭腦不太一樣,說實在一點,是他們的頭腦並不簡單,眼光亦不短淺之故,不求急功利近,絕不因賺旅客幾個小錢,大搞「聖地」購物中心吸引水貨客,而失自遠古保留下來的獨有自然生態與考古文物。生財的門路多著呢,何須破壞壯麗山河,珍貴文物?

廣告

以色列對考古的重視程度,許多國家望塵莫及。姑且撇開考古背後有些人會混雜了極端的錫安主義思想不談,因複雜的歷史非三言兩語可說明。1948年復國起從未停止考古挖掘,且至今仍繼續進行,其累積出土的文物多達二百萬件,全國共有30000多個考古遺址,其中最著名的是昆蘭古洞發現的《死海古卷》,去年十一月更於香港展出摹本。遠至史前時期的遺蹟,近至幾十年前英治時期的建築、名人故居,如:以色列宣佈獨立宣言的大廳(Independence Hall)等一概保存,就算是最繁忙的商業城市──特拉維夫,南部沿地中海的古雅法港(Old Jaffa)依然流露四千年前的文化氣息。每年吸引不少各地大學考古系並考古愛好者來挖掘先人遺留下來的寶藏。

創新科技不是多蓋幾個「聰明城市」,多建幾座科學園等基建而強行拆掉歷史建築,乃善用創新科技,協助考古,保留歷史,甚至活化舊建築物。

早於十多年前,以色列已聯合其他國家將文化遺產數碼化,同時使用多種高科技:回聲電磁波探測、無線電傳輸、溫度測量、DNA分析……等,其中較突破的考古科技,將3D列印技術闡揚光大,被稱為「第三次工業革命」。以色列與美國的Stratasys公司,透過創新意念,將3D列印應用各領域,如:時裝、醫療設備等,更正研究超越3D列印技術的可能性。希伯來大學電腦化考古實驗室的物理學家教授和幾位考古學家博士指出3D列印技術令考古研究更上一層樓,有助掃描儀考古文物,革新了傳統手繪紀錄,有效將資料進行研究。魏茲曼研究所考古系,正是將高科技應用於考古,如結合精算科學與考古學,準確分析以色列最古老的遺址烏貝迪亞(Ubeidiya)可追溯到幾十萬年前。3D列印技術最重要把殘缺的文物得以還原、復修、仿製,同樣可應用於現代醫療上,上月以色列醫院成功利用3D列印科技進行矯型手術,重造一名敘利亞難民因內戰導致破損不堪的下半邊臉,經三個月治療終可康復出院。

香港難得有考古愛好者,為有效保存敦煌各洞窟的壁畫和塑像進行數碼化,作出推動和募捐。國內亦有推廣敦煌文化,少不了用現代技術和數碼軟件等創新科技招徠,但總離不開強調供吃、住、遊、購、樂等消費項目為實的敦煌文化創意產業園。可喜的是,在地產霸權的脅迫下,香港古物諮詢委員會比外國將古蹟定義為至少百年以上的建築更有卓見,把1961年建成的邵氏片場評為一級古蹟,但會否只為了仿傚美國環球片場,打造新旅遊景點,繼續刺激自由行消費,保育觀念上,依然學不了人家的精髓。

曾經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昔日一城一個樣,各城各有其文化特色;今日個個城都一個樣,只是穹頂之下灰色一片的高樓大廈。其中「破四舊」那場浩劫,文物損失之慘重無法確定,據統計孔子的故鄉曲埠一地,從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紅衛兵共毀壞文物6000餘件,燒燬古書2700餘冊,各種字畫900多軸,歷代石碑1000餘座,其中包括國家一級保護文物的國寶70餘件,珍版書籍1000多冊;北京市1958年第一次文物普查時記載保存下來的古蹟6843處,中毀壞了4922處。

以色列民族經過亡國,故土先後被列國統治:巴比倫帝國、瑪代波斯、希臘帝國、羅馬帝國、奧圖曼帝國……,若有「拆那」學者的高見,早已把前朝的遺蹟拆得蕩然無存。緣於對考古的執著,對文化遺產的保護意識,方可讓歷史得以傳承,教育下一代「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勇於面對歷史的民族,免於重蹈覆轍,才有創新的可能。近月令人慘不忍睹的ISIS大肆破壞伊拉克被列入世界遺產且早於中國黃帝時期具3300年歷史的尼姆魯德亞述古城(Nimrud),考古文物該不該活,在乎遇上文明還是野蠻的民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