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走訪以色列 — 傳統與創新並重的Startup

2015/3/11 — 18:47

《死海古卷》中保存最完整的《以賽亞書古卷》(The Great Isaiah Scroll,古卷編號: 1QIsaa)

《死海古卷》中保存最完整的《以賽亞書古卷》(The Great Isaiah Scroll,古卷編號: 1QIsaa)

不少人以為Startup必然「不尊重傳統,只尊重創新。」其實這句話可圈可點,與其說以色列Startup不尊重傳統,倒不如說其不甘於墨守成規,與時並進。事實上,猶太人對古老的傳統文化絕不輕視,多年來因亡國而分散各處,又經歷二次大戰幾乎滅族的邊緣,不論流亡海外,或是留居故土巴勒斯坦地的猶太人,賴以維繫民族性,就是世世代代對自古以來之傳統的遵從,其中從他們對民族的宗教經典──希伯來聖經之珍重,對傳統節慶的風俗一絲不苟的態度,對考古文物保育的執著,都可見一班。一個強調創新科技的國家,很自然會傾向重理輕文的教育,這亦是世界各地的趨勢,但以色列獨特之處,仍有為數不少的人醉心於研究希伯來聖經、猶太歷史、拉比註釋等古籍,讓這個國家既創新又傳統,使古老文化依然閃爍著光芒,令人嘖嘖稱奇。

以Google網上搜尋器之故事為例,其前任研發部主管約雅妮.瑪艾域(Yoelle Maarek,現為Yohoo駐以色列實驗室的副總裁)指出,研製Google網上搜尋器的過程裏,其中的靈感和意念竟源自於一部聖經字彙索引(Bible concordance),亦揭示了猶太人對事物尋根究底的一段歷史。到底何謂「字彙索引」呢?

廣告

在電腦還未開發的時代,研究經典內每個字詞出現的次數,必須依靠人手逐頁翻閱,一一細數,方能將統計的結果排列出來,可謂耗時費神的艱巨工作,譬如分析莎士比亞全部著作,可透過其字彙索引,找出哪些重複出現字詞之分佈情況,估計莎翁的故事重心。據知,人類歷史第一部「字彙索引」可追溯至十三世紀法國道明會主教聖切爾.曉治(Hugh de Saint-Cher)所编著的《聖經索引》(Concordantiae Sacrorum Bibliorum),為修士們方便檢閱拉丁文聖經(The Latin Vulgate)作教會聚會之用。《聖經索引》按拉丁文字母由a至z順序把字詞排列出來,排序方法與今用的英文字典無異。然而,本是猶太人的約雅妮所指的《聖經索引》並非拉丁文或英文版,乃是希伯來聖經(即基督教《舊約全書》),其字彙排序有所不同。

雖則《希伯來聖經字彙索引》按22個希伯來字母順序排列,但其動詞字根(verbal root)卻有一種規律,絕大部份由三個字母組成,而每個字根又可衍生其他同源字詞(cognate word),自成一個網狀的字群(word family)。後期《希伯來聖經字彙索引》甚至加增專有名詞(如人名和地名)及同義詞分類表。同理,若借用以上排序的理念,當網上搜尋器處理資料數據時,不只單靠字母或筆劃順序排列,還把字詞分門別類,以加快搜尋資料的速度,擴闊搜尋資料的範圍。若沒有第一代搜尋器的研發,今日豈能便利快捷用不同語言尋獲資訊,誰說古人的智慧是過時?

廣告

當談論典籍的保存,以色列古物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與國內外猶太學者可謂不遺餘力,善用資訊科技作推廣。早於1963年開始,由當地大學建立名為Responsa「希伯來聖經與相關猶太文獻」的第一代數碼資料庫,顧名思義,Responsa指一貫猶太拉比學道精神的問與答,所藏文獻也主要是歷代拉比對聖經的註解。1979年終可在大學電腦中樞系統內使用,1990年轉化為光盤格式(CD-ROM),更於兩年後市面出售,一直成為鑽研猶太宗教典藉不可或缺的軟件工具。當黑白電視尚未普未及的年代,已將古籍電腦化,相比那時候六、七十年代中國,還在大饑荒後進入風雨瀟瀟的十年。

近年,由兩位美籍猶太裔的年輕人開發類似《維基網》的Sefaria自助網上平台,其資料庫儲存大量古今猶太人詮釋希伯來聖經的經典,各卷不同版本及英語對照翻譯,加上不同學者的新增詮釋,讓公眾集思廣益。正如該網站創新的名字,源自希伯來文Sefer「書卷」,與Sifria 「圖書館」發音類近, 喻意這網站能達到「承先啟後」,成為「活生生的猶太經卷圖書館」,真正把猶太經典大眾化。

至於1947年起陸續發掘的《死海古卷》,單是以色列政府便保存超過15,000份文獻,其重要性在於打破固有的說法,鑑定希伯來聖經早於公元前三世紀前成書,被視為國寶級文物。故此,過去只限象牙塔內的專家方可鑑別和研究。自1993年開始,以色列古物局與美國太空總署(NASA)合作,利用紅外線數碼影像技術,將發掘出來《死海古卷》手稿模糊不清的部份提高解像度,逐一數碼化,第一期的成果更於2012年底公諸於世,致力將其古老的智慧薪火相傳,發揚光大。
除了透過高科技活化傳統外,當地教育極重視孩子自小認識歷史文化和經典古籍,就以上星期舉國歡騰的普珥節為例,正是記載希伯來聖經的一段歷史,幼兒園至中學都圍繞這節慶進行主題教學,年年重複這段國家歷史:一名卑微的猶太小女子,一擢成為波斯皇后,冒死拯救整個民族免於種族清洗。歷史課不只靠死記硬背,而是活現在生活中,令他們期待每一個節日的來臨,回顧民族走過的足跡。

西諺有云:「矮子站在巨人的肩膀上。」(Dwarfs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發展創新科技就要架空歷史、摒棄傳統嗎?古老的智慧能互補不足,孕育靈感,迸發創意,唯願別走回所謂「破四舊」反傳統的舊路。

發表意見